普立茲得主佛里曼:美國和中國才像「一國兩制」

2017年06月08日 17:30 風傳媒
美國頂尖思想家佛里曼和美國之音寧馨。(美國之音寧馨提供)

美國頂尖思想家佛里曼和美國之音寧馨。(美國之音寧馨提供)

美國政論作家佛里曼是多次普利茲獎得主,他對《紐時》說,今天的美國,不是川普的美國而仍然是前總統柯林頓的美國。他談到中國時說:在一個需要高智商冒險家的時代,禁錮思想的做法會讓國家付出沉重代價。而這位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在談到中國時還曾說到:中美才是「一國兩制」的關係。

佛里曼也是多本暢銷書作者。他長期關注中國,曾在2001年同《紐時》同行一道採訪了江澤民,並在2013年寄語習近平,指出中國當局限制新聞自由,是一個「極其可怕的錯誤」。

《紐約時報》(NYT)報導,佛里曼上周在中國同《紐時》分社記者交流,提到了對美國樂觀的理由,同時,他也指出,在一個需要高智商冒險家(high IQ risk takers)的時代,禁錮思想的做法會讓一個國家付出沉重的代價。

根據《紐時》的報導,佛里曼說,要想對美國保持樂觀,就「從下往上看美國」,而不要從上往下,「這樣的話這個國家看起來更充滿希望。」

至於中國,佛里曼說:他認為中國政府會發現,即使他們可以用網路和科技來控制國家和公民,在這個加速的時代,能夠最終保持繁榮強盛的國家,是那些不只開放、而且在最大限度保持開放的國家。他說:「因為越開放,就越能儘早獲得信號來知道哪些改變正在發生,哪些機會正在出現,這樣也會使這個國家吸引更多高智商的冒險家(high IQ risk-takers),而這些人能帶來豐厚的回報。

《紐時》報導說,過去20多年來,佛里曼多次訪華,發表過批評和正面評價中國的觀點。2013年,他在致習近平的一封信中說,中國因《紐時》和彭博社發表有關中共領導人家族財富的報導而拒絕發其簽證,這是習近平「眼看就要犯下……一個極其可怕的錯誤」。

而就在佛里曼發出此信後不久, 中國的《環球時報》做出了回應:「佛里曼理應很瞭解中國。他應該知道,資訊安全是中國的核心安全問題之一。中國願意與世界交流,但中國不會把自己的議程設置權交予西方媒體。」

《環球時報》還說:佛里曼應該理解,如果對西方媒體在中國的操作聽之任之,就是中國當局的失職。《紐時》還援引《環時》的話:「西方媒體將受到我們的智慧和意志的挑戰。」

不過,《紐時》去年報導,佛里曼也曾說過,中國的「一黨專制」也有其優勢,《紐時》說,他是在「一篇頗有爭議的評論中」談到這個話題的。

佛里曼是很少的提到美中關係也是「一國兩制」的美國作家之一。《紐時》去年報導,佛里曼在之前曾說過,中國和美國目前的關係,「我覺得用‘一國兩制’來形容很合適。不是大陸和香港,而是中國和美國。想想看,中美兩國在貿易經濟上是如此深的相互交織,那種緊密程度沒有哪兩個國家可比,美國與加拿大也沒有那麼密切,加拿大可是鄰國呢。」

佛里曼最近剛訪問過中國。他對《紐時》說,這次他訪華,有幾點印象深刻。首先,他覺得美國低估了中國,有人把中國崛起和強大的原因,歸咎於美中的貿易逆差---中國在進行不公平貿易,犧牲了美國的利益。佛里曼說:中國飛快聰明地吸收採用新技術,特別是移動網路技術。

美中之間的貿易糾紛,很可能有個歸根結底的關鍵因素,那就是美國2001年讓中國進入了世界貿易組織(WTO),放中國人大舉進入了美國市場。他說,美國給予了中國保護自己市場的權利,理由是中國為發展中國家。這些理論的出發點是:中國已經改革開放,已經成為和我們美國差不多的市場經濟,其商業壁壘以及政府對企業的保護已經逐漸不復存在。

佛里曼說,中國已經快速進入了無現金社會:大家都在用手機來付款:不管買什麼都是如此。他還說,中國報紙甚至還報導說,有些城市出現這樣的高科技乞丐:他們把四維碼放在乞討碗中,以便施主掃描把錢送到乞丐的存款帳戶中。佛里曼的一些朋友告訴他,他們一隻手機走天下,再也不用把錢包帶在身上付款了。

佛里曼在中國採訪了幾位高端人士,包括百度總裁張亞勤、美團網老總王興、 中信建投證券高管郭心以及軟通動力老總方發和。

這些人告訴他,中國公司成長壯大後將走向世界。中國已經規劃「2025中國製造」願景藍圖:到時中國在如下方面領先全球:電動汽車、新型材料、人工智慧、半導體、微生物藥物、5G移動通訊以及其他領域。

反觀美國,佛里曼說,川普當局退出了巴黎氣候協定,而中國正逐漸減少對煤炭的依賴。美國在華商會最新年度調查資料(今年1月公佈)表明,有多達80以上的商會成員認為,他們在中國的受歡迎程度,已經今不如昔。佛里曼認為,這些美國商人對中國是否能繼續改革開放,普遍信心不足。

佛里曼採訪了一位在中國居住二十多年的中國通麥健陸(James Mcgregor),這是一位非常關注中美關係的旅居上海的美國觀察家。佛里曼引用麥健陸的話說:中國告訴世界,其政策是「改革開放」(reform and opening),但實際則愈來愈像「改革關閉」(reform and closing)。

佛里曼說,如今,中國的「阿里巴巴」可以在美國設立其雲伺服器,但是,美國公司亞馬遜和微軟卻不可以在中國這樣做,儘管中國剛剛開始同意讓美國信用卡公司Visa卡和MasterCard公司進入龐大的中國市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時早就答應這樣做,但這些年來一直在磨磨蹭蹭,拖著不辦。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