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齊柏林vs.川普—老天真要消滅人類嗎?

2017年06月12日 06:30 風傳媒
空軍司令部在臉書放上救護隊與齊柏林的合照,過去齊柏林與空軍合作密切,曾協助空軍拍攝紀錄片和微電影。 (取自空軍司令部臉書專頁)

空軍司令部在臉書放上救護隊與齊柏林的合照,過去齊柏林與空軍合作密切,曾協助空軍拍攝紀錄片和微電影。 (取自空軍司令部臉書專頁)

乍聞齊柏林墜機噩耗,首先浮現腦中的是「出師未捷身先死」,繼而想到的是「為什麼,好人不長命?」。由於齊柏林是關心大地、生態的典型模範,再想到撕毀巴黎協定的川普,兩相對照,於是出現了本文標題。

孔子在顏淵死時大慟,說:「天喪予!天喪予!吾道不行矣。」顏淵是孔老夫子最喜歡的門生,可是孔門第子三千、七十二賢,死一個顏淵有那麼嚴重嗎?是孔老夫子偏心,還是怎樣?

答案其實就在《論語》裡。

《論語‧雍也》:子曰:「回(顏淵名回,字子淵)也,其心三月不違仁;其餘,則日月至焉而已矣。」簡單說,顏淵可以堅持仁道三個月之久,而其他弟子大部分「偶爾達到」,少數可以行仁道「一個月最多了」。而夫子之道最重要就是仁道,那是孔子處於「王綱解紐」(周公制禮作樂訂定的舊秩序崩解)的年代,為復興周禮而提出來的改革主張(也就是新時代的倫理思想)。

孔子為了推銷他的主張,周遊列國卻「困於陳蔡」時,隨行弟子情緒浮躁,孔子對他們個別開導。《史記‧孔子世家》記載了孔子跟最重要的三位弟子的對話。

第一位是子路。孔子問:「依你之見,我們為什麼淪落至此?」子路說:「人們難道還不相信我們主張的是仁道嗎?」孔子說:「如果仁者就一定能讓人信服,那怎麼還會有伯夷、叔齊的事情呢?」(註:伯夷、叔齊因「義不食周粟」而餓死)

第二位是子貢。孔子問:「依你之見,我們為什麼淪落至此?」子貢說:「夫子之道太偉大了,因此天下莫能容(列國都還不能接受)。老師是否考慮稍微『修正』一下?」孔子教訓他:「君子只能修自己的道,不能為了讓人接受而修正自己的主張。如今你不修道卻求別人接納。你的志向太淺短,走不遠的!」

第三位是顏淵。孔子問:「依你之見,我們為什麼淪落至此?」顏淵說:「夫子之道太偉大了,所以天下莫能容。」到此為止,顏淵跟子貢講的一樣,可是後面就不一樣了。顏淵說:「然而,別人不能接受我們的主張,卻不需要灰心喪志。如果所主張的不對,那是我自己的問題;如果主張廣大且完備,卻不得到採納,是那些『有國者』(國家領導人)的問題;人家不採納,對我們何傷?」

聽了顏淵的回答,孔子欣然而笑。以上故事說明了孔子為什麼那麼器重顏淵:因為顏淵能夠堅持且不走「修正主義路線」。

回到今天。

人類自工業革命以來,濫用地球資源的結果,已經陷人類自己於危險境地。全球減碳只是人類自救的主張之一,而人類自救就是今天的「仁道」。於是乎,川普撕毀巴黎協定,就是孟子口中的「不仁哉梁惠王」,且川普口口聲聲「美國優先」,也跟梁惠王念茲在茲「我的人民為何不增加」(當年人口多就是國力強)一樣,想的不是天下人,而是自己一國利益。

為了喚醒人們愛惜大地而拍攝「看見台灣」的齊柏林(現代「仁道」的典型),卻因拍攝「看見台灣Ⅱ」而墜機身亡;破壞全球減碳救地球行動的川普,卻囂張橫行,在美國乃至國際上呼風喚雨。體會孔子的心情,身為人類,心懷拯救地球的我們,不禁起疑:老天真要消滅人類嗎?不也想吶喊「天喪予」嗎?

*作者為專欄作家。更多好文請看〈公孫策說不測風雲〉臉書紛絲專頁。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