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前瞻的布魯特斯之刃,殺傷力最大的「敵人」是自己人

2017年06月13日 08:10 風傳媒
自己人與盟友對前瞻的批判殺傷力最大。由右至左為陳博志、柯文哲、郝明義(林韶安、顏麟宇攝,風傳媒影像合成)

自己人與盟友對前瞻的批判殺傷力最大。由右至左為陳博志、柯文哲、郝明義(林韶安、顏麟宇攝,風傳媒影像合成)

為了推動前瞻建設計劃,小英總統才要政務官下鄉,要「更用力」的宣傳推銷之際,驀然回頭,卻發現對前瞻計劃造成最大殺傷力的「敵人」,竟然是來自盟友、甚至自己人。

前瞻計劃從推出之後至今已3個月,藍營當然是批判最激烈,甚至在立法院中發動「肢體戰」抵擋;藍營的許多前政務官也出面批判。但憑心而論,藍營對前瞻的殺傷力雖非全無但還不嚴重,因為藍營支持度低,在許多綠營支持者眼中,他們就是一群「逢蔡即反」的政客,即使那些前政務官們的許多發言,內容是本於專業而非政治,但對綠營鐵粉而言,仍難接受,其影響擴散有限。

不過,扁朝時的經建會主委、台灣智庫榮譽董事長、也是總統府資政的陳博志日前接受媒體專訪時,對前瞻提出不少批評,甚至對蔡政府最為堅持的軌道建設,說出「這個4200億元的軌道建設一定要緩下來」的重話。

外界批評前瞻計劃是草率、突如其來的計劃,蔡政府辯稱是「是從《十年政綱》衍生出來的」;身為《十年政綱》起草人的陳博志直言「這兩者應該沒什麼特別的關聯;還既嘲諷又開玩笑式的說: 《十年政綱》當中唯一提到的一個「軌」字,就是台灣要與國際接軌的「軌」;《十年政綱》裡頭並沒有提到要在首都圈之外去發展軌道建設。

陳博志在國民黨威權時代,就是「解構黨國資本主義」的推手之一,曾是李登輝總統的財經小組顧問群;政黨輪替後擔任扁朝的經建會主委,當時其副手就是今日軌道計劃的操盤手張景森;離開官場後負責綠營財經智庫,算是綠營重量級的財經人物。綠營大概不會有人懷疑其專業、更無從質疑其「顏色」,陳博志那句「軌道建設一定要緩下來」的話,對蔡政府而言無異是千斤之重的壓力。

另一門「重炮」則來自台北市長柯文哲;柯文哲先前已對軌道計劃發出不少批評,例如對淡海輕軌就說「以後會虧到不省人事」;在前瞻推出後,也多次提出質疑。這次他在接受電視訪問時說出他當面對林全說:「感覺你們只是想花錢、不是想做事」、「國家的錢不是這樣花」、「以後不是蚊子館了是孑孓館,因為連蚊子都孵不出來」。

雖然行政院馬上出面否認,指柯文哲未當面向林全講這些話,但重點是「當面」與否已不重要,重點是這番話他已然講出傳達給社會,而其漣漪、影響也持續發酵中。

台北市誠然是這次前瞻計劃的「魯蛇」,只拿到區區數十億元,或許有人可懷疑其為酸葡萄心理;不過台北市的捷運早已成路網,原本就已無太大增建空間,拿得少也算合理。但柯文哲是全台坐擁最豐厚捷運資源者,兼之又被視為綠營盟友,不論是先前指北市只有初期5條路線現金流平衡的發言,或是這次對前瞻「只想花錢不想作事」的指責,都是力道十足;而其以台北市工程執行率只有66%的數據,更讓人對前瞻執行能力大打問號。

而就在為通過前瞻而要加開的立法院臨時會開議前2天,出版人郝明義找來一批專家召開記者會兼投書媒體,對前瞻提出多項批評與質疑,雖然用語不像其它人火辣尖銳,但那句要執政者「全面檢視前瞻條例和計畫」就看得出其反對意思。

對意志堅定、己鐵了心要讓前瞻通過上路的蔡政府而言,多了這幾個人的反對,其實無礙大局;前瞻一定要通過、而且一定會通過。但該注意與警覺的是:那些藍營的批判與質疑無論專業與否,先天顏色的不對,讓其批判顯得蒼白無力,在社會的影響相對不是那麼大。

但來自自家人與盟友口中,如此強烈又犀利的反對聲,對「社會觀瞻」與影響程度,卻絕對不能與其它聲音等量齊觀,其殺傷力遠遠大於其它聲音;縱然立法院順利通過前瞻計劃法案,甚至計劃開始上路推動,這些自己人與盟友的批判聲卻已嚴重削弱前瞻的合理、合法、與正當性了。

就如刺在凱撒身上的最後一刀來自最親近的布魯特斯一樣,最致命的那一刀,時常是來自盟友甚至自己人之手;如果前瞻最後只剩下那些分到大塊「肉餅」的綠營諸侯在挺,未來即使強行通過,擺在後面的路恐怕更難走,前面「加速推動」搶下來的時間,在後頭全部賠出去、搞不好還要倒賠哩。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