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周年》紫陽花不謝 日本社會持續反核

2014年03月10日 19:14 風傳媒
2012年7月發生在東京街頭的反核「紫陽花革命」。(取自網路)

2012年7月發生在東京街頭的反核「紫陽花革命」。(取自網路)

2011年9月19日,日本福島「311」地震核災後半年,一向沉默內斂、遵循集體秩序,連逃生都要排隊緩進的日本民眾終於忍無可忍,6萬人湧向東京明治公園,促成震災之後規模最大的「脱原発」(反核電)遊行,發起人是76歲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我們能做的只是集會、遊行,希望大家踴躍跟進。」

大江在《紐約客》雜誌裡的一篇文章闡述這場災變。他說,一切出於巧合,大震他寫了一篇文章刊在《朝日新聞》,講起1954年一名日本漁民在比基尼環礁島,受到美軍試射氫彈產生的輻射而死亡,那枚氫彈的威力,是廣島原子彈的1000倍。

大江健三郎(取自網路)


名人號召 反核遍地開花

從廣島到福島,宛如歷史重演,大江如是說。「311」後,不少日本老一輩民眾帶著當年廣島核災的夢魘挺身反核。而年輕的一輩呢?僅管災後有逾七成民眾贊成關閉核電廠,但一開始社會上對這項議題仍多噤聲,很多人擔心,一旦明確表態反核,可能會被面臨職場或團體中的社會壓力、被「秋後算帳」,災後近一年間,不少民間反核示威,規模都難以超過200人。

到了2012年夏天,反核運動急速增溫。旅居紐約的日本電音與電影配樂大師坂本龍一,與一群音樂人在家鄉千葉縣舉辦「No Nukes大型反核音樂會」,獲得20多組樂團響應,上萬人參與,也喚起了廣大民眾對反核的熱情。


紫陽花革命 20萬人圍官邸


引發民眾再度集結的主因,是因為2012年5月,日本原本停止境內所有核電廠,宣稱進入「零核電時代」,但不到兩個月,關西的大飯核電廠就重新啟動,「無核之夏」破功。反核人士靠網路串連,以紫陽花(繡球花)為標記,稱作「紫陽花革命」,紫陽花的花團盛大,但由一莖莖小花束組成,象徵這場運動是一個個微小的個人匯集力量而成。20萬民眾包圍首相野田佳彥官邸抗議,規模之大讓官方動用鎮暴車來「維持秩序」,最後政府仍以夏季供電吃緊為由重啟核電站。

在首相官邸前集結反核,並非像煙火般倏地而逝,也沒有因官邸易主而改變。反核人士每周五晚間都會聚集在這裡抗爭已持續三年,每周至少仍有500人左右,成為日本社會持續最久的公民運動。


13萬災民 至今無法回家

福島核災三年,目前仍有13萬人無法回家,3月3日,在宮城縣避難的58名災民以失去家園、承受精神痛苦為由,向日本政府與東電公司提起訴訟,要求賠償24.5億日元(約合7.17億台幣),類似訴訟在東京、名古屋、札幌都一一出現。

即便日本民眾對重啟核電抗爭不斷,但也是民眾讓自民黨的安倍晉三重新執政、讓同黨的擁核派舛添要一當選東京都知事,顯見有一股沉默的力量悄悄反制「零核」的聲浪。

大江健三郎則是繼續力呼眾人抵制安倍的「核電再發展」政策,「兩年半前的(反核)決心正在消失殆盡嗎?如果這半年、一年放任不管的話,就再也無法阻止核電廠重啟的勢頭了。」也許正像家園崩毀,看不到重建之路終點的福島居民一樣,這場核電的拉鋸戰仍然會持續進行,直到下一次歷史的重演。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