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今天》6月21日──「敵在本能寺!」日本戰國霸主織田信長殞命

2018年06月21日 07:00 風傳媒
明治時期畫家楊齋延一的畫作《本能寺燒討之圖》。(維基百科)

明治時期畫家楊齋延一的畫作《本能寺燒討之圖》。(維基百科)

人間五十年、化天のうちを比ぶれば、夢幻の如くなり。一度生を享け、滅せぬもののあるべきか?

(人生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較,如夢又似幻;一度得生者,豈有不滅者乎?)

 

織田信長在桶狹間出陣前吟詠的幸若舞《敦盛》段落。據稱他在本能寺的最後一刻,又意味深長地念了這段文字。

天正10年(西元1582年),在織田與德川聯軍的追討下,「甲斐之虎」武田信玄之子勝賴3月11日於天目山自盡,織田信長最忌憚的武田家走向滅亡,關東的甲斐信濃地區也終於落入信長手中。由於長子信忠擔任進攻武田家的總大將,信長3月27日甚至表示,打算要把「支配天下的權力」讓給信忠,織田家實現天下布武、一統日本的躊躇滿志表露無遺。

織田信長畫像。(愛知縣長興寺藏)
織田信長畫像。(愛知縣長興寺藏)

同一時間,織田家頭號猛將柴田勝家正在攻打上杉的魚津城,由於「軍神」謙信已經病逝,上杉家的前景看來不甚樂觀;羽柴秀吉(日後的豐臣秀吉)3月15日聯合宇喜多秀家,正式出兵攻打備中高松城,與毛利輝元(毛利元就之孫)的戰事再度白熱化;「織田四天王」之一的丹羽長秀與信長三子織田信孝則積極備戰,準備在6月渡海攻打統領四國的長宗我部元親。挺過「三次信長包圍網」的織田信長軍勢大盛,自應仁之亂以來,超過百年的戰國時代此時也露出統一曙光。

織田信長3月14日才剛親自鑑定宿敵武田的家督頭顱,任誰也不可能想到,短短兩個多月後,聲勢如日中天的信長竟在自家領地的核心地帶——作為京都居所的本能寺遇害,而且動手的人竟是織田信長的愛將明智光秀。那句向所有部下正式宣告叛變的「敵在本能寺!」(敵は本能寺にあり,語出一百多年後的《明智軍記》)、織田信長在得知叛變者是光秀後感嘆的「(那就)沒辦法了」(是非もなし,語出織田家臣太田牛一的《信長公記》),都成為日本戰國歷史的名句。

被認為是了解織田信長事蹟第一手史料的《信長公記》。(日本亞馬遜書店)
被認為是了解織田信長事蹟第一手史料的《信長公記》。(日本亞馬遜書店)

更讓人驚訝的是,明智光秀被後人認為「以智謀見長」,他在「本能寺之變」的戰術執行上確實近乎完美,信長與長子信忠都在6月2日(新曆的6月21日)凌晨遭到叛軍襲殺,分別以48歲與25歲的壯年殞命。但這位織田家的智將在大戰略的經營上卻近乎慘白。光秀對織田諸將的勸降幾乎無一成功,尤其織田四天王等實力派都不認同光秀舉動,朝廷雖任命他為京都守護,但根本無關大局。

岸和田市本德寺收藏的明智光秀畫像。(維基百科)
岸和田市本德寺收藏的明智光秀畫像。(維基百科)

本來在前線與毛利家對峙的秀吉得知主公遇害後,則是立刻與對手議和、並以急行軍返回畿內(史稱「中國大返還」,因爲毛利家是日本「中國地區」的大名),6月12日在天王山與叛將光秀遭遇,並以4萬人左右的優勢兵力勝出。13日深夜,明智光秀敗走封地阪本城時,據說被襲擊落難武士的當地農民刺傷,身受重傷的光秀選擇自盡,並由親信溝尾茂朝介錯後,將首級藏在附近的山溝之中。距離他2日凌晨發動叛變不過10天左右,被後世嘲笑光秀取得的不過是「三日天下」(實際上光秀根本連一刻也不曾統治全日本、即所謂「天下」)。

楊齋延一在《真書太閤記》中繪製本能寺燒討圖。(維基百科)
楊齋延一在《真書太閤記》中繪製本能寺燒討圖。(維基百科)

信長雖在天正10年(西元1582年)6月初遇害,但日本統一的進程並未耽誤太久。由於信長與信忠都死在京都,在6月27日討論織田家主的清州會議上,討死光秀的秀吉成功推舉信忠長子、信長嫡孫,年僅兩歲的三法師(織田秀信)為織田家繼承人。秀吉在織田家的內鬥中展現了舉世無雙的政治判斷與軍事才能,接連擺平柴田勝家、瀧川一益、織田信孝等人,成為織田信長真正的接班人。秀吉後來受到天皇賜姓豐臣並就任關白,並在本能寺之變的8年後(西元1590年),迫使北條氏在小田原開城投降,日本全境終歸統一。

京都本能寺內的信長公廟。(PlusMinus@Wikipedia/CC BY-SA 3.0)
京都本能寺內的信長公廟。(PlusMinus@Wikipedia/CC BY-SA 3.0)

雖然死後不見屍首,但織田信長死於部屬明智光秀的叛變,這一點幾乎沒有異議。但眼看織田家就要一統天下,光秀為何要鋌而走險?以「下剋上」為主調的日本戰國,智將光秀的大膽叛變卻又顯得如此無謀,以至僅能擁有「三日天下」,這也讓「本能寺之變」順理成為日本歷史上的最大謎團。

探討本能寺之變的日文書籍《本能寺之變的真相》。(日本亞馬遜書店)
探討本能寺之變的日文書籍《本能寺之變的真相》。(日本亞馬遜書店)

日本學界與民間對於「誰才是殺害信長的主謀」就有超過50種說法,包括豐臣秀吉(從掌握信長已死情報、與對手談和、中國大返還、擊敗強敵光秀,秀吉竟在10天內一氣呵成,當然令人起疑)、德川家康(擔憂武田滅亡後,自己失去利用價值)、正親町天皇(因為信長無視傳統權威)、各宗派佛教徒(信長素稱「佛敵」)都是嫌疑人。就算明智光秀無人策動、自己就是「主犯」,他為何選擇謀反也有「怨恨」、「不安」、「野望說」、「討伐暴君」、「守護朝廷」等十多種假說。

探討本能寺之變的日文書籍《織田信長與本能寺之變》。(日本亞馬遜書店)
探討本能寺之變的日文書籍《織田信長與本能寺之變》。(日本亞馬遜書店)

值得一提的是,「信長行徑招惹光秀怨恨,才會惹來報復」的說法如今已深植人心,但這些細節幾乎都出自成書於元祿年間(西元1688年~1702年)的《明智軍記》。像是信長發現負責接待家康的光秀處置失當,命森蘭丸等侍童拿扇子當眾敲打光秀的頭;又或者信長命令光秀增兵前線時,指示光秀要聽從秀吉指揮;甚至是信長表明光秀得勝之後,可以取得出雲與石見等毛利領地,但同時要取回光秀原有的丹波與近江,種種事跡都讓人感受到光秀的怨恨與憤怒。不過《明智軍記》成書時距離「本能寺之變」已有百年之久(德川幕府時代中期),而且日本歷史學界一般認為該書錯謬甚多,沒有什麼作為史料的價值。

《繪本太閤記》中,描繪信長解除光秀饗食奉行職務,並且讓森蘭丸敲打光秀頭部的插圖。(維基百科)
《繪本太閤記》中,描繪信長解除光秀饗食奉行職務,並且讓森蘭丸敲打光秀頭部的插圖。(維基百科)

「本能寺之變」的真相究竟為何?在有力的新史料被發現之前,歷史家、小說家與劇作家所提出的各種精彩假說與推理,恐怕永遠難有定論。不過歷史謎團雖然難解,信長與光秀的後裔卻在今年3月「握手大和解」。織田信長的第17代後人、花式滑冰選手織田信成,以及明智光秀後代、美籍男演員克里斯佩普勒(Christopher Daniel Peppler),近年竟在東京「相見歡」,由於是茶飲活動的宣傳活動,兩人互動已全然不見先祖們在435年前的肅殺與仇恨。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Friedrich Nietzsche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