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咸浩專文:迎接憂喜交加的AI年代,別忘了還有「愛」

2017年06月30日 07:00 風傳媒
人工智慧以其超越人類理性的方式,快速尋找出新的思維、探索出新的天地。(截圖自Youtube)

人工智慧以其超越人類理性的方式,快速尋找出新的思維、探索出新的天地。(截圖自Youtube)

AlphaGo擊敗世界第一的中國圍棋高手柯潔之後,一個全新的時代已經來到。這其中充滿了對人工智慧各種可能性的想像,從解決疑難雜症到緩解地球暖化都可獲得良方,仿佛新天堂樂園只待轉過街角。但值此同時也有知名學者、小說家、哲學家,甚至企業家(如Space X的執行長穆斯克)不斷提出各種警告。

我在國中時曾看過一部印象深刻的電影,片中描述一位美麗的女子在一座人工智慧中控管理的大樓中上班。一日她交往未久的男友來辦公室找她並略有親密行為,事後獨自離去時,卻不幸被電動門夾死。對此,女子質問大樓之人工智慧何以會發生此事,後者允諾詳查並予以補救。好不容易女子又交了男友,卻又被電動門夾死,女子痛責人工智慧之失職並質問何以有此疏忽時,它竟然回答:「Because.... I.. love you」。從該片中的中控系統,到庫伯利克的《2001太空漫遊》中的超級電腦「豪爾」,到最近的電影《機械姬》中的複製人,在在都指向人工智慧可能帶來的「反烏托邦」未來。因此,要如何因應雖一時難有清楚的原則浮現,但設法看到全局卻是現階段刻不容緩的工作。下文對此略有觸及。原發表於中時,此為長版,並有大幅增修。

人工智慧軟體AlphaGo,今日與中國棋王柯潔進行最終戰,AlphaGo連下3場大獲全勝。(截圖自Youtube)
人工智慧軟體AlphaGo,今日與中國棋王柯潔進行最終戰,AlphaGo連下3場大獲全勝。(截圖自Youtube)

[AlphaGo對人文的啟示]

據聞台灣最新的教育改革,有意在未來把寫程式列為「人人」必學的學科,加上最近有所謂「未來產業」的專家也大肆鼓吹寫程式的能力,一時間這項教育「改革」似乎勢在必行。然而,所謂「未來產業」到底看到了未來沒有?

其實,最近AlphaGo擊敗世界圍棋第一高手柯潔之後,已經無異宣佈了一個更新的未來已經來到。過去的圍棋程式之所以無法超越人類,是因為程式設計者是以人的知識範圍及思考能力來設計,故程式的智力當然極難超越人。但現在的圍棋程式則是在一個簡單的框架下,讓程式自己透過大數據進行深度學習,因而能深入人類無法進入的領域。留日名棋手王銘琬在新書《迎接AI新時代》中指出,圍棋高手對圍棋的奧秘掌握不過百分之六左右,而今AlphagGo竟似輕易已潛入所剩的百分之九十四之中。柯潔更認為,人類研究圍棋雖已幾千年,卻「連其表皮都沒揭開」。基於此,AlphaGo會讓對弈過的頂尖高手覺得從程式學到了新的圍棋知識,就不足為怪。

換言之,人以其固定的思維方式,有時而窮,要有突破也需相當的嘗試錯誤,但人工智慧卻能以其超越人類理性的方式,快速尋找出新的思維、探索出新的天地。這意味著人工智慧已不再居於輔助人的角色,人反過來要向人工智慧來學習認知世界的方式。而其關鍵就是跳脫人向來引以為傲的理性思考模式,以強化柯德威爾所言的「未經思考的思考」。這種「思考」幾可謂訴諸「直覺」──即經驗累積到一個地步時的跳躍性認知突破──也就是「創新」所需的觸媒。

無論是無形體的人工智慧程式、或是有形體的高科技機器人,「人工智慧」的聰明程度都超乎想像!(示意圖取自YouTube)
無論是無形體的人工智慧程式、或是有形體的高科技機器人,「人工智慧」的聰明程度都超乎想像!(示意圖取自YouTube)

雖然,人工智慧讓不少人(如霍金)擔憂其衝擊,確係良有以也,但如果(這可能是一個機率不算大的「如果」)我們能善用,或許更能有助於我們進一步了解人真正的可貴之處。首先,人工智慧雖能提醒我們創造的方向,但仍無法如人般全然無中生有的跳躍式的創造。更重要的是「愛」的能力。電影《人工智慧》何以開宗明義就探究「愛」的問題?正是因為人類和人工智慧的差異就在於此:不是「理性」的能力(這反而是人工智慧的擅場),而是情感的能力。

這個關於人性何所在的思考,杜斯妥也夫斯基在《地下室手記》中早已探究過。他指出人如果變得全然理性,人就不再是人,而無異於一只琴鍵,根本無自由意志可言。人類的感情雖然並非時時都高尚可敬,然而卻正是這種不可預測性讓人類變得特殊。人類才能藉由情感不時的衝擊,看出所謂每一個時代眾人所認知的「理性」,往往只是一時的框架與規範,進而帶動人類社會的變革。

總之,短程看來,人類有了人工智慧型可以共事與學習之後,密集運用工具理性的工作,甚至具創發意義的程式設計工作,必會大量交由人工智慧處理(先進國家已有不少人工智慧所撰寫的各式分析報告甚至新聞)。而如何更細膩貼心的處理感情面向,反而會成為人類最優先的關懷。換言之,未來人類會更注重如何有效的溝通、有情的處世、有意義的創造(比如醫生未來會變成「愛」的給予者,而非資料的儲存與判讀者)。綜上可知,未來教育重點反而應該更置於人文社會學科才是。

長程看來,人工智慧相關的倫理問題,更應成為未來世界的核心議題。這就更需要人文社會科學對此進行上位的、全面的關注,before it’s too late。

走筆至此,需不需要「人人」都學寫程式,應該已經不言而喻。當然,人人都能寫程式的一天也許終究會來到,但那時候寫程式必然已經變成了一件如吃飯喝茶般的易事──只要想想看電腦從dos發展到windows到智慧型手機的過程可知一斑。但人人都應關心人工智慧的發展倒是真的。

*作者為台灣大學教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