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不到東芝的鴻海 到底會如何?

2017年07月04日 23:00 風傳媒
鴻海總裁郭台銘。(商業周刊提供)

鴻海總裁郭台銘。(商業周刊提供)

6月中,距離東芝公布旗下子公司「東芝記憶體」(簡稱TMC)最終競標結果倒數兩週,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在台北家中接受日本《每日新聞》專訪,直批日本政府介入競標,處處給自己「穿小鞋」,不惜槓上日本官方。

郭台銘此番發言,不免讓外界揣測:鴻海成功攻下東芝的機率正在降低,否則他不會如此心急的為自己抱不平。

事實上,日本對於郭董的防禦情結,確實遠比台灣本島看到的重。

今年春天開播的日劇《社長室之冬》,開頭便以「日本大型機電公司被台灣企業收購,進行大量裁員,但改善公司營運」影射夏普收購案,雖然裁員一事為虛構,卻投射出日本人自19世紀打開國門後,如今將再度被來自台灣、美、韓等「黑船」撞開國家經濟大門的恐懼。

今日,日本政府讓夏普賣給鴻海,已受到輿論壓力,若真讓東芝記憶體再賣給後者,向國民交代的壓力恐更重。

只是,如果郭董買不到東芝記憶體業務,結果會如何?先說結論:未能加分,但不會對鴻海帝國帶來扣分,或威脅。

若有遺憾,是原本鴻海若買下TMC,進一步跨足半導體,可讓其營收已四兆的帝國,再補上一塊拼圖,進逼三星在科技領域的霸業。

此外,東芝記憶體確實深具價值,才會讓鴻海與IC設計巨頭博通和各路人馬搶親,甚至連鮮少購併的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也坦承曾於年初審慎評估此案。

就財務面,TMC雖是東芝主要獲利來源,2016財會年度僅占全集團約15%營收,卻貢獻5成營業利益,約合新台幣3百億元,但這並非鴻海的著眼點,因為若加上該事業每次製程轉進動輒數百億的資本支出,等於賠本。

重點是,東芝所生產的快閃記憶體,是未來數年將稀缺的關鍵零組件。

全世界只有三星、東芝與威騰、美光與英特爾、海力士,這四大陣營有能力生產快閃記憶體。根據Trendforce統計,東芝與威騰市占率合計約35%,僅略低三星近2個百分點。換言之,誰拿下TMC,等於在記憶體戰局,擁有與三星匹敵的籌碼。

如今,這場競標戰局進入倒數階段。

目前看來勝算最高的是,由日本半官方單位產業革新機構(INCJ)主導的美日韓陣營,這是日本政府和記憶體業界的眾望所歸。若此一陣營得標,對東芝未來的營運、供貨改變最小,不會改動既有利益結構,更重要的,是能讓東芝記憶體「根留日本」,顧及民族情結。

勝算次高的博通陣營,若拿下TMC,一位伺服器產業的總經理看好,博通可能成為與英特爾在資料中心產業抗衡的另一強權,「以後除了資料中心的處理器,從存儲相關晶片到快閃記憶體它要全吃。」

這也可能讓台積電與台灣半導體供應鏈受惠,因相較英特爾多數高階晶片採自製,博通則無晶圓廠。

這一場搬演近半年的東芝競標案即將落幕,若最後真是INCJ得標,郭董也是雖敗猶榮,因為他再度挑戰了不可能的任務。只是,這場標案的發展也再度彰顯著:在商場裡,理性的利益並非一切,關係人的情感,雖然看不到,但仍是最重要,無法迴避的決定關鍵。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商業周刊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