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君朔觀點:破解川蔡電密碼的最佳寶典

2017年08月01日 06:40 風傳媒
蔡英文總統去年底與美國總統當選人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通話(總統府)

蔡英文總統去年底與美國總統當選人唐納川普(Donald J. Trump)通話(總統府)

汪浩博士新作《意外的國父》是一部以三位台灣前總統的決策為主軸來詳細回顧台、美、中三角關係發展歷程的專書,在去年川普和蔡英文總統通話以及有關「一個中國」的推文引起喧然大波後,雖然媒體版面上迅速充滿了即時性的評論,但除了經濟學人在一月曾有探討美國「一個中國」政策前景的專文分析之外,並沒有其他夠份量的長文來仔細追溯台、美、中長期錯縱複雜的三角關係,直到這本專著的出版才填補了華語世界這個令人尷尬的空白。

目前的書評均肯定汪博士對於台灣國史館檔案的詳盡閱讀,分析,這邊想進一步指出的是,雖然汪博士有紮實的學院派根底,在本文的寫作中也運用了大量第一手官方檔案,但在實際寫作時,並沒有侷限於學院派科窠在正文中加入大量註角,徒增一般讀者閱讀的困難。另外在每一章的開頭,也以一個當前引起議論的政治性話題為開頭,引導讀者一步步走回時光隧道,了解台灣領導人做出重大、影響台灣命運外交決策的來龍去脈,每一章最後還有個小結,來幫讀者回顧這些繁雜的外交史中隱晦不顯的主軸,因此此書不論對專業人士或關心時事的一般人都極有參考價值。

除了提供未來中美台關係可能出現的大轉彎必要的「知識」彈藥外,目前還有一個台灣人文社科學界沒有做好的工作,便是提供大眾有學術論文般嚴謹,又通俗易懂的台灣歷史論述,需要這樣的書籍不是純粹出於文化上的原因,而是在對岸靠自己日漸增強的力量,開始提出一套對歷史與現況的重新詮釋時,台灣若沒有相應有份量的水準之作與之抗衡,便有被對岸「欽定」、學術讓位於意識形態考量的官方歷史論述所「統戰」之風險,這並不是杞人憂天,而是每一個在網站上和翻牆過來滿口狂言的五毛辯論過的人或是和對岸的朋友無意間聊到政治都會有的感嘆,因此這本佳作的出現,可以說正是時候。

《意外的國父: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與現代台灣》(八旗文化提供)
《意外的國父:蔣介石、蔣經國、李登輝與現代台灣》(八旗文化提供)

毛澤東在蘇維埃時期鼓勵台獨

在簡單點出汪博士這本書整體的價值後,接下來要很簡單的討論書中幾個關鍵論點對兩岸在各自詮釋歷史時的意義何在。首先非常精彩的是作者找到了毛澤東在尚未打下江山還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時期對於台灣獨立持鼓勵態度的談話,而且類似的表態不只一次。當然中共對於建政前的種種美好承諾在奪得天下後翻臉不認帳的並不限於台灣問題,然有此堅實的歷史證據,便是反駁目前三不五時中共對統一問題作出仿佛天經地義、千古不變的宣示時的可用利器。

其次作者也對1950年初期東亞錯綜複雜的強權算計作了簡要的綜述,並提醒讀者:

一、是毛在韓戰取得初步勝利後,魯莽拒絕聯合國停火決議案,也失去了在聯合國中討論台灣問題與中國代表權的機會。於是,杜魯門政府改變戰術,反過來力促聯合國決議中共為「侵略者」,形成了中美之間的僵局。

二、1954年9月毛刻意發動第一次台海危機來測試美國,但在美國出面援助金馬守軍後,毛被迫退卻,放棄攻佔外島,還導致了適得其反的效果;迫使美國與台灣簽訂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

三、1958年第二次台海危機,因為中華民國的堅定固守,迫使美國積極支援,導致毛不敢在挑戰美國協防金馬的承諾,為了保全顏面,毛對外宣稱,停火是為了擔心美國杜勒斯國務卿逼迫蔣介石放棄外島,切斷台灣和大陸的牽連,然而私底下,和美國談判的王炳南大使再三要求美國逼迫蔣介石撤退金馬。

所以從以上的敘述可以看出,對岸目前以民族復興大業旗手自居的政治宣傳其實禁不起史實的檢驗,和毛對內屢屢過度自信實行災難性政策讓生靈塗炭一樣,毛同樣對外實力不足卻好大喜功,關鍵時刻屢屢決策錯誤,一手促成台灣和大陸的長期分立,但中共官方的口徑卻一脈相承,把帝國主義干預當作自己實力不足的代罪羔羊,今日更趁其力量壯大時,把這種荒謬的神話用各種方式灌進人民的腦中,讓人民用簡單的帝國主義與民族自強二分法來粗暴的看待歷史,這樣令人憂心的現象如果持續擴大,不啻為現代版的紅色義和團再度復活。

瑞金沙洲壩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人民委員會、中央執行委員會舊址。(Zhangzhugang /維基百科)
瑞金沙洲壩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人民委員會、中央執行委員會舊址。(Zhangzhugang /維基百科)

美國務院並未回應台灣人公投決定台灣地位方案

第三個汪博士書中的亮點在更詳實揭露了當中美開始暗中眉來眼去,最終導致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席位不保的前後, 蔣介石並沒有如一般人想像的死守着大中國的教條,反而很務實的願意考慮在聯合國中改採一中一台或是兩國中國的方案。更驚人的是,和蔣經國關係密切的外交部次長楊西崑在台灣退出聯合國後,曾找美國駐華大使馬康衛密談,傳達了蔣介石救台灣的策略,策略中最大膽的一步便是 以「中華台灣共和國」發表聲明宣布在台灣的政府和北京的政府毫無關係,此外還打算凍結憲法、解散國會,改成國會一院制,並把三分之二席次保留給台灣人與進行公民投票決定台灣地位,只可惜美國國務院對此方案後來並無回應。

第四個值得讀者注意的是汪博士在精簡的回顧了確立中美關係最重要的綱領性文件上海公報的複雜談判過程後,以上海公報的內容為基礎,進一步比較了中美建交公報與後來雷根時代簽訂的817 公報中英文版本中有關中美雙方對於一個中國的文字敘述來呈現美中對於此核心問題的角力,和之前的研究只強調美國認識到兩岸都主張一個中國與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相比,汪博士提醒了讀者:

一、在上海公報的文字定案前,美國國務卿羅吉斯曾經想要把海峽兩岸的所有中國人都主張只有一中國的所有兩個字拿掉,但遭到中方的激烈反對。

二、中共後來把英文版公報中的acknowledge 從認識到改譯為承認,還把Chinese 從中國人改譯為中國,造成中國一般民眾以為美國承認了中共對台灣地位歸屬的立場。

換言之,美國是想要在敏感的中美台三角關係上留下一些迴旋的空間,無奈在最初中美重新開始接觸、談判的過程中,急於立功的尼克森和季辛吉已經秘密承諾了一中與台灣屬於中國並表示現在與將來都不會支持台灣獨立運動,而中共更是見縫插針,從美國那邊要不到的東西就自己硬竄改,只求讓人民相信他是民族利益的最佳守護者。

而在中美建交塵埃落定,對台灣的前途形成有史以來最大考驗之際,汪博士敏銳地指出當年蔣經國在台灣關係法進入立法程序時,強調希望美國國會用「台灣政府」取代條文中毫無法律效力的台灣人民一詞,開了中華民國認同與台灣認同互不排斥的先河,也是書中第五個值得注意的重要歷史細節。

1972年2月27日,中美兩國政府在上海簽署《聯合公報》,2月28日發表,又稱《中美上海公報》,簡稱《上海公報》。(取自中國評論月刊網路版)
1972年2月27日,中美兩國政府在上海簽署《聯合公報》,2月28日發表,又稱《中美上海公報》,簡稱《上海公報》。(取自中國評論月刊網路版)

兩國論為防堵北京宣告,兩岸將在一中原則下政治談判?

在結論前的最後一章談李登輝時代的兩岸政策時,汪博士詳細的敘述了海峽/海基兩會中歷次協商中對於一個中國原則的爭議,並對目前藍綠持續爭執的「究竟有無九二共識」作出了回答,他認為從一路上海基會的回應看來,台灣固然願意考慮在進行各種事務性協商前先對一個中國內涵進行單方面的口頭聲明,但為了避免落入對岸力求把一個中國「文字化」的圈套中,台灣始終沒有答應和對岸針對要各自發表的口頭聲明內容先進行協商,因此覺得有共識存在恐怕是對岸的一廂情願。

其次汪博士回顧了當九二共識被蘇起創造出來後,是如何慢慢的也被對岸接受使用但對岸又把這個共識詮釋成兩岸對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有共識,但台灣這邊的認知卻是兩岸同意保有對一個中國的不同詮釋,再度落入雞同鴨講的巢臼,並持續引發藍綠的口水戰。

在此章的後半段,汪博士對於李登輝為何要提出兩國論提出了更精細的解釋,有別於到目前為止其他討論中美關係的著作將李登輝這麼做的理由歸因於要反制柯林頓訪中時重申的不支持一中一台、不支持台灣與不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汪博士認為李這麼做是為了先發制人,以防江澤民在中共建國五十周年國慶日當着多位外國領袖的面宣布,汪道涵訪台時,兩岸將在「一個中國原則」下展開政治談判,當然這看法和李登輝要去衝撞柯林頓訪中時重申的上海公報原則並不衝突,是一種更注意到歷史細節的解釋。

在點出了本書各章比較獨到的一些發現後,最後要給予這本書一個綜合性的評論:中美關係原本已是國際關係或是中國研究中的一個重要領域,近年來因為中共的力量增強更是成為顯學,重要著作不計其數,汪博士用很流暢的文字,不但總結了許多現有權威性著作的精彩內容更添加了自己解讀台灣方面檔案史料的心得,使得讀者能以更全面的視角去看台灣在中美兩大強權博弈的地位起伏與台灣領導人的應對之道,這是對台灣知識界的寶貴貢獻。

其次,握者這本像是羅盤般的深入淺出好書,如果行事風格真得極為詭異而難以捉摸的川普真的忽然決定去改變以三個公報和一個中國為基礎的中美關係,以汪博士書中的內容當思考的基礎我們可以很明顯知道:這必定會激發中共的強烈反應,因為表面上中共總是很強硬的主張台灣問題完全是中國的內政問題,不容外人置啄,但實際上中共非常希望能逼迫美國放手,停止給予台灣各方面的支援。

談到對於台南市長賴清德日前說出「親中愛台」的看法。李登輝說,「賴清德你這樣愛中愛台,你要怎麼愛,我嘸知啦。」(李登輝辦公室提供)
前總統李登輝當年提出兩岸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是為防堵北京片面宣告要在一中原則下進行政治談判?(李登輝辦公室提供)

台美聯手發想,迫使北京接受新型兩岸關係?

美國過去在尼克森/卡特還有雷根時期,因為有聯中製俄的考量與其他因素而勉為其難同意用一個中國當緊崮咒套在台灣身上,到了克林頓時期因為在後冷戰時期缺乏新的大戰略又決定以維繫和中國經貿關係優先再度犧牲台灣,更糟的是小布希與歐巴馬執政時期因為反恐/阿富汗與伊拉克三場戰爭讓美國焦頭爛額無暇他顧而讓中共再度坐大 (這個問題的深度分析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閱八旗出版的另一本好書「美國如何丟掉世界」),現在的確是台灣要做好充足的準備,並開始努力游說美國讓美國能改變他的外交政策思維,逐步不要再把台灣看成美中關係的一個附屬品。

雖然這樣的觀點總是會引起萬一中共動武的質疑,而且的確習近平在馬習會時也公開說出,如果統一無限期拖延,人民會起來推翻我們,但其實汪博士已經提醒了我們,中共從毛開始,對於很多議題,表面上有完整的理論體系,實際上是看什麼方便就說什麼,再對照當今中共高層維繫團結的根本在於有機會共同掠奪人民資產換取高官個人極為奢侈的生活享受,民族主義只是控制人民的魔咒,而人民其實毫無反抗這個貪腐政權的想像力,所以如果台灣和美國能攜手想出一個有創意的辦法來掙脫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魔咒,並在國防經濟上做好相應的準備,在中共實力仍遠遜於美國又極度依賴美國的情況下,未嘗沒有機會改懸易轍,迫使中共只能想出另一套自我安慰的說詞,配上已經極為純熟的高壓手段來強迫人民接受新型的兩岸關係。

值此百年一遇的大局,以上並非是不切實際的空想。反之,抱着崇高的信念、勇氣,配上智慧與實力為自己的命運奮鬥,以筆者淺見才是讓華人真的揚眉吐氣,贏得世界尊重並復興民族的關鍵而不是靠一面爆買別人的東西來炫富,一面用扭曲的歷史自我陶醉。

*作者社會科學愛好者,業餘書評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