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不要成為「自作孽,不可活」國家

2017年07月31日 07:00 風傳媒
「中國709大抓捕2週年-讓李明哲及709人們回家聲援」記者會(甘岱民攝)

「中國709大抓捕2週年-讓李明哲及709人們回家聲援」記者會(甘岱民攝)

一場抬出神明示威的「滅香」假議題,在政府全面讓步下,宮廟團體大獲全勝,示威真正目的達到,內政部主動宣佈宗教團體法「不急著推動」。而同樣中共不斷打壓、弱化、統戰、分化台灣,也看不到政府採取積極回應。歷年涉案匪諜全數輕判、緩刑,退休金照領。退將上大陸「兩岸一家親」,退役軍官及台方人士上陸媒「為匪張目」、掲台灣內部瘡疤,通通無事。至於軍中採購大陸劣質軍品,害死演習國軍、禍害國軍戰力,也只見法辦幾個士官了事。

以上這般遇強即懦、遇抗爭即髪筴彎、遇中共打壓及破壞現狀(近日新華社發布最新修訂版新聞禁用詞,即包括「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及「中華民國」,意思是台灣談「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中共媒體必須一律去掉「一中各表」,而無論誰提「中華民國」,這四個字都一律不准出現,讓它永遠消失)仍堅持「維持現狀」(有如縮頭烏龜)、對國家興亡及民眾福祉無斦作為的政府,不會造成孟子所謂「自作孽,不可活」(依最新政治學用語相當於「失敗國家」)嗎?

20170723-史上最大科、眾神上凱道,眾家神明於台北市中心大會師。(盧逸峰攝)
眾神上凱道,結果宗教團體法暫緩。(盧逸峰攝)

中共圖謀台灣,無所不用其極。不只是繞過執政黨及現政府搞「國共合作,對付台獨(意思是對付民進黨政府)」;而且連學術界也搞分化、「藍綠有別」;連商界、年輕人、基層民眾也釋出利益,加強推動「三中一青」「一代一線」,扭轉國家認同;最近還廣邀台灣中小學校長「參觀內地改革開放成就」(單獨邀大學校長及中央研究院院士等更是司空見慣)。更可怕的是,針對台灣的軍事登島及斬首行動,中共已不知演練過多少次,也放話要限時「解決台灣問題」了!

面對這些「溫水煮青蛙」,台灣政府依然老神在在。儘管募兵制及軍官學校招生員額嚴重不足,政府(國防部長)仍正式預告明年一月一日停止徴兵,視美國反對我停止徴兵如馬耳東風(全世界具戰爭及被侵略急迫性的國家,沒有放棄徵兵的例子,除非已準備投降)。這樣員額不足、飽受滲透、又士氣低落的軍隊能打仗嗎?而解放軍恣意進出我防空識別區(更不用說中共空軍繞台飛行、突破第一島鏈已成常態),我國防部派出經國號戰機監控,掛載的響尾蛇飛彈居然是無法發射的練習彈,完全不把共機犯台當一回事!難怪我方戰管人員要求對方離開我防空識別區,中共戰機駕駛員會漫不在乎說:「自已人哪!」

20170721-中國轟六戰機繞台,我經國號戰機近距離伴隨監控。(國防部提供)
20170721-中國轟六戰機繞台,我經國號戰機近距離伴隨監控。(國防部提供)

政府對中共犯台如此不「戒慎恐懼」,對中共迫害人權之「事不關己」亦可想見。今年四月中國維權人士張向忠來台旅遊,因讀到李明哲事件及妻李淨瑜《給台灣人民的一封信》,對李淨瑜的不畏強權、鼓舞人心大受感動,決定脫隊尋求政治庇護。沒想到台灣政府的「維持現狀」竟成為不敢接受政治庇護、畏中共如虎的同義字。張向忠被火速遣返大陸,完全不顧他死活,也不顧他已被中共獄方打瞎一隻眼,這次遣返可能凶多吉少!

甚至無辜被捕、不准家屬探視的李眀哲案(這和劉曉波寃案沒有多大差別),中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也說台灣政府過於軟弱,面對中共「就是要積極」,要有「不怕流氓」的心態,如果只是戰戰兢兢應對,中共絕不會買帳。

政府的軟弱及不作為,連外國人都看出來了。台灣媒體駐日特派員指出,日本主要媒體對蔡政府上任一年的評價是「讓人失望的出乎預料」,雖然以「維持現狀」努力討好中共,但中共仍肆行打壓,絕不手軟;而日本派出日台斷交以來第一位內閣副大臣訪台,蔡英文卻「好像沒有什麼感覺」(怕有感覺會得罪中共);而且蔡政府獲得大多數人民支持完全執政,與美日關係也處於最佳狀況,「小英總統反而可以動而不敢動」;日本某大記者更說,被打也要懂得喊痛,小英居然連痛都不敢喊,例如WHA事件,小英就該親自召開國際記者會,控訴中國欺負台灣,或用總統名義,在世界各國媒體刊登廣告。

中國異議人士張向忠(AP)
中國異議人士張向忠被遣返後即被公安帶走。(AP)

外國記者能看出來,台灣記者更不待言。有人就說台灣要正式加入WH〇甚至聯合國,並非不可能。巴勒斯坦經過四十年努力,成為聯合國觀察員國,獲全球一三六國家承認。反觀台灣,條件比巴勒斯坦好太多,有自己的軍隊、租稅、經貿地位、主權獨立政府等,為何國際處境竟劣於巴勒斯坦?原因就在蔡政府缺乏主動出擊的思維,沒有從馬政府的外交模式中重新開機,每遇困難動輒歸咎中共,反而平白損失了台灣的可用優勢。

孟子有一段話,在反共抗俄時期備受台灣中學師生重視、人人朗朗上口,還曾做為高考及大學聯招作文考題,其文字是:「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也。」翻成現在意思就是:「如果國內沒有力求法治(包括根本大法的憲法)之士、直諍敢言之人,國外沒有要侵略我們的敵國及養成對抗侵略的憂患意識,國家將極易滅亡。然後我們才知道,國家的生存是由憂患奮鬥而來的,國家的死亡是由安樂中的怠惰招致的。」

孟子這段話用在至今仍沈㓎在「外交休兵」及「維持現狀」幻象的台灣,只有另一段孟子的話可以形容:「天作孽,猶可違 ;自作孽,不可活。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資深政論家、專欄作家。 早年參與黨外及海外民主運動思想啓蒙多年,在海內外各大報刋撰寫甚多專欄。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