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漢中觀點:士官出身的法學博士和律師

2017年08月04日 06:50 風傳媒
作者要求國防部長馮世寬把制度弄清楚,並質疑請問馮把「大學士官受訓10週升任少尉」想法規劃好了嗎?不會又是再次「轉型正義」,把這些士官轉軍官的年輕人又耍了一頓。(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要求國防部長馮世寬把制度弄清楚,並質疑請問馮把「大學士官受訓10週升任少尉」想法規劃好了嗎?不會又是再次「轉型正義」,把這些士官轉軍官的年輕人又耍了一頓。(資料照,顏麟宇攝)

看到新聞以下這則報導:國軍基層尉官大缺員,軍方大開後門。國防部決定,只要具大學或大專學歷的士官,不用去讀官校,只要申請轉任,受訓10周,即可直接升任少尉軍官。

這項政策出爐後,一位軍方將領認為是「削足適履」,部隊軍官多不贊同;國防部則強調計畫頒布後,深受基層單位與部隊士官支持與鼓勵,能滿足士官轉任軍官的夢想。解決基層軍官荒開後門士官轉任軍官,是國軍人事一項重大變革。不過有軍方官員說,這又重回幾十年前專修班的老路,而士官的素質較專修班軍官更低。這位官員說,儘管專修班出了陸軍司令王信龍,但僅是一特例,如今,士官不經兵科教育就升軍官,會是軍隊的惡夢。根據國防部日前統計,國軍中、少尉的編制人數為8771人,但目前卻僅有4762人,編現比為54%,基層軍官嚴重缺員。

看了這則新聞,坦白說,只是無奈這些國防部的官員,是不是因為都在辦公室吹冷氣,腦袋凍了!誰不知道軍官和士官的出身及教育截然不同!「我」因為家父所經營的生意在民國64年失敗,不得不在12歳就去送報貼補家用,最後又咬著牙根去讀士校,尤其去空軍虎尾新訓中心入伍前,在板橋火車站前歡送吹著「驪歌」,著實讓我窒息,直到上了火車,再到進入虎尾中心的隊伍!年僅14歲的我,能夠知道未來是什麼?

想起教育班長有理沒理一頓打,同學豬頭皮不敢吃,連長看到命令全部集起來給他一人吃,而我們在同時30秒內必需吃完桌上所有的飯菜!可能嗎?沒吃完就到連集合場交互蹲跳,結果就是把吃的全吐出來,請問這是您「大鵬」軍官知道的?當年的「老頭班」(也就是專修班)不就是我們這些士官出身的跳板?用意是什麼,因為您們很清楚,沒有拼命的士官,何來您們這些裝模作樣的少、中、上將?士官的日子是如此的不堪,不要再用什麼「總士官長」的頭銜去編織美夢!也不用以什麼「大鵬」的代號彰顯自己,沒名沒姓嗎?士官就是最基層的廉價勞工,這些高高在上的軍官和上將軍們不知道嗎?

我從14歲就是軍校的士官基層人員,班長打,學長罵,軍官對我們無理的處罰,一樣也沒有少過!我反抗,再反抗,最後只能告訴自己去讀書考試,去當軍官!可是當了軍官又如何?沒有未來,只有認命,因為又是一場官場的鬥爭,而我只能無奈的承受,最終選擇考律師,給自己找一條出路,但是我的同學呢?只能說人各有命,或是用「不勝唏噓」形容吧!

是這樣嗎?軍人本在這個社會地位廉價,再努力也不過三顆星、四颗星!好吧,有個五顆星又如何?二千三百萬人中可以擠出一個?還是幾億人口中自己自擺一個,說穿了也只是因為兵源不足,找個理由讓這些無知的年輕人跳入火坑罷了!畢竟未來的日子是什麼?「大鵬」先生,說說看唄!請先說清楚十年後這些人又該何去何從?該不會又是一次的「轉型正義」吧?

我的父親跟著國民黨逃來臺灣,為的是蔣中正的「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勝利」而期待回家!我則是充滿當一位成為飛行員為榮的小孩,豈料父親事業失敗,是値鼓吹進入軍校,又有補貼,還有柴米鹽油的福利下,什麼也不想去就對了!結果如何?惡名化,每月不幹事還有退休俸、十八趴?真不知道是我當年射鏢投劍選對還是選錯,現在躺著也有錢拿,害死我的女兒們要去拼命賺,否則「債留子孫」這個頭銜如何承受!

日子一天天過,我知道我再不努力,只是憑著軍人的福利,永遠站不起來!所以我每天只睡三小時,去補習,去考試,沒有家人的團聚,紅白喜帖一概禮到人不到!這是什麼日子?「大鵬」先生,您當過士官?士官真的要當軍官才光榮?請您把制度弄清楚,要您回到士官被打被駡的日子是不可能,但至少不要活在自己「大鵬」鳥的日子,請問您把今天的想法規劃好了嗎?不會又是再次「轉型正義」,把這些士官轉軍官的年輕人又耍了一頓!畢竟我曾經是士官,不需要制度的欺騙,拿出有用的能力和做法,「大鵬」二字留著用供緬懷足矣!

*作者為永嘉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