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陽具算猥褻物品嗎?電視台怕罰打馬賽克 NCC成打壓性平教育幫凶

2017年08月15日 08:40 風傳媒
公視為避免遭NCC開罰,在《有話好說》節目訪問國小老師劉育豪時,將劉教導性平課程的假陽具、保險套等教具卻打馬賽克,此舉坐實了衛道人士「假陽具、保險套屬猥褻物品」的主張。(資料照,取自《有話好說》畫面)

公視為避免遭NCC開罰,在《有話好說》節目訪問國小老師劉育豪時,將劉教導性平課程的假陽具、保險套等教具卻打馬賽克,此舉坐實了衛道人士「假陽具、保險套屬猥褻物品」的主張。(資料照,取自《有話好說》畫面)

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12日落幕,「性別友善的司法」項目全數未列入共識,婦女團體難掩失望,在此同時,一個活生生的案例正在發生,高雄市港和國小三年級導師劉育豪,因為今年3月公視受《有話好說》節目訪問,公視為了避免遭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處罰,將劉課堂上使用假陽具與保險套等教具,全部打馬賽克,然而,打馬賽克卻坐實了衛道人士「假陽具與保險套屬猥褻物品」的主張,刑法「公然散佈猥褻物品罪」不僅成為打壓性教育的工具,甚至在媒體在處理具性意涵議題時,一律「先馬再說」,形成了寒蟬效應。

諷刺的是,「猥褻」的法律定義為何?司法官大法官會議過去20年,針對《刑法》第235條「公然散佈猥褻物品罪」,先後做成釋字第407號617號解釋,卻仍然無法為相關爭議劃下句點。

今年8月,高雄地檢署依據民眾檢舉約談劉育豪,檢舉人以公共電視3月22日播出的《有話好說》節目訪問內容為佐證,強調劉育豪在課堂上,以假陽具、保險套,教導學生「安全性行為」,還出示男男、女女、男女性交等文字內容,檢舉人主張,公視將假陽具、保險套打上馬賽克,顯示上述教具不宜在晚上8點的「普級」時段上呈現,換言之,劉育豪將假陽具、保險套等具性意涵的教具,用在課堂上的教導安全性行為,形同公然散佈猥褻物品。

劉育豪事件,高雄市教育局與教育部都站在力挺教師的立場,高雄市教育局還將動用公務預算,協助劉育豪處理後續法律訴訟

以校園設保險套販賣機為例 教部官員:整體法規對性仍保守

教育部國教署官員表示,《性別平等教育法》規定,國中小學每學期至少要實施至少4小時性別平等教育,不管是性平教育或是性教育,都應該隨時隨地而教、因材施教,如同國英數理化等課程,教師依據學生程度不同,決定授課內容深淺一樣,教育部對於國小學生幾年級開始,可以實施保險套等「安全性行為」課程,並沒有硬性規定。

對於公共電視在訪問劉育豪時,將保險套、假陽具等教具打馬賽克,教育部官員認為,公視的作法可能是擔心,會有比小學三年級更小的兒童看到,因此才會以馬賽克處理,但現在網路時代,兒童資訊取得這麼發達,課堂上不教小孩子一樣可以看到,從教育的觀點,不管是老師或是家長,碰到「性」相關議題,就應該隨機教育,外界少數人對於性教育內容,用去頭去尾取中間的方式解讀,這樣做法並不妥當。

國小教師劉育豪,因在課堂上教授性別平等課程,遭反同團體提告。(取自劉育豪臉書)
劉育豪事件,高市教育局與教育部都站在力挺教師的立場,教育局還將動用公務預算,協助劉育豪處理後續法律訴訟。(資料照,取自劉育豪臉書)

不過,教育部官員也坦言,台灣儘管在大法官會議針對同婚議題,認定《民法》親屬編違憲,整體的法規架構,對於「性」本身,仍然是相對保守甚至是抵制的,「以投幣式保險套自動販賣機,是否該進駐校園,就可以看出。」

然而,整個事件不僅暴露出國中小學實施「性教育」過程,教師動輒得咎的問題,新聞媒體長期以來受到《電視節目分級處理辦法》,普級節目不得出現「性行為、色慾、裸露或具性意涵之內容」,實際處理相關議題時,反而被迫更保守、更謹慎,新聞媒體保守的做法。

還原決策過程 陳信聰:擔心遭投訴使議題失焦,才打馬賽克

在劉育豪遭約談之後,陳信聰表示,《有話好說》在處理該則新聞時,內部的確有很長的爭論,最後決定將保險套與假陽具以馬賽克方式處理,考量到整集的目的,是要討論反同團體當時質疑的性別平等教材與國高中教導性行為,劉育豪在課堂上教導小學生使用保險套的報導,僅是校園性教育、性別光譜教材的其中一則報導,有鑒於安全性行為,並非該集主要討論議題,如果當天未將保險套與假陽具馬賽克,隔天可能會遭到民眾投訴,讓整個議題因此失焦。

2017-08-14-國小老師劉育豪在課堂上教授保險套知識,遭公視打馬賽克-取自《有話好說》畫面
陳信聰表示,在處理該則新聞時,內部有很長的爭論,也是擔憂如果當天未打馬賽克,隔天可能會遭到民眾投訴,讓整個議題因此失焦。(資料照,取自《有話好說》畫面)

陳信聰表示,從性教育的角度,是否該教導小學3年級學生使用保險套,這是一個可受輿論公評的事情,但從近年愛滋病感染年齡最小降到13歲,安全性行為的觀念應該早一點教育,但由於《有話好說》播出時間是晚上8點,實際收視的年齡有可能比小學三年級學生還要小,公視雖然可以事後爭論,保險套與假陽具,並非《電視節目分級處理辦法》所規定之「性行為、色慾、裸露或具性意涵之內容」,但製作團隊擔心,如果觀眾只看到該集的爭議畫面,沒有把整集的脈絡看完,反而很容易誤會。

然而,《有話好說》將保險套與假陽具打馬賽克的「新聞自律」,某種程度上卻進一步落實了衛道人士對性別與色情言論的箝制,以公共電視為例,公視過去幾年因《電視節目分級處理辦法》遭NCC裁罰的案例,常引發社會各界廣泛討論,從播出電影《黑狗來了》性愛劇情,到紀錄片導演古國威,拍攝素人春宮漫畫家陳朝和的紀錄片《狂顏》,NCC的相關裁罰都被質疑「管過頭」。

陳信聰表示,NCC過去幾次裁罰案件,在公視內部都引發廣泛討論,以古國威為例,他為了呈現陳朝和的裸體畫作,最後選擇用水果遮住男性與女性性器官,卻因為在下午3點到4點重播,遭到民眾檢舉,「NCC的裁罰,確讓新聞節目在處理『性』相關議題時,產生了寒蟬效應。」

「與其防堵,不如提供正確知識」

婦女新知法律部主任秦季芳表示,公共電視當初播出劉育豪在課堂上,以保險套與假陽具示範安全性行為,以馬賽克方式呈現,應該是考量到如果如實播出,可能會引發保守人士抗議,甚至是NCC媒體審查,基於避免爭議、保護自己採取較保守做法,但婦女新知在該事件中更關心的是,教師是否透過性平教育,傳達正確的性觀念。

秦季芳表示,有些家長團體擔心學校的性教育,會不會老師亂教傷害小孩,婦女團體也不希望國中小性平教育,過度誇耀「性」的意涵,導致「性」污名化變成性解放,但婦女團體更在乎兩性教育能夠被正確教導。目前部分家長抗拒國中小性平教育授課內容,卻忽略了孩子在課堂以外,取得「性」相關的資訊管道反而更多,與其全面防堵,還不如透過國中小學性平教育,提供正確的知識。

20170110民進黨立委蔡培慧、尤美女今(10)日召開「從印尼漁工案檢視我國司法通譯之弊病」公聽會,婦女新知基金會法律部主任秦季芳。(陳耀宗攝)
秦季芳指出,部分家長抗拒國中小性平教育,卻忽略了孩子在課堂以外,取得「性」相關資訊的管道反而更多,與其全面防堵,還不如提供正確的知識。(資料照,陳耀宗攝)

秦表示,劉育豪在實施性教育以前,已經徵得家長同意,授課過程也是以中性客觀敘述。反同團體不該以「去脈絡化」方式,片面指控劉育豪在課堂上,使用保險套、假陽具,涉嫌公然散佈猥褻物品。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