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腥世界盃 巴西警民大火拚

2014年06月02日 13:01 風傳媒
一場世界盃,讓巴西社會相互憎恨殘殺(美聯社)

一場世界盃,讓巴西社會相互憎恨殘殺(美聯社)

看看近數個月來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的街頭。2014世界盃足球賽彷彿像面照妖鏡,照出巴西社會的巨大矛盾,也照出這個金磚國家的信任危機。如今,巴西政府再也無法用森巴嘉年華、華麗的足球場館等炫目事物來掩飾這些難題。體制的暴力,最終體現在警察與人民之間的對抗,一場相互殘殺的犯罪浪潮正在展開。

卡斯蒂洛的未竟之志

年輕的卡斯蒂洛(Alda Rafael Castiho)的夢想是成為一名心理學家。為了籌措學費,卡斯蒂洛選擇加入警察工作存錢。不過這個夢想卻在她27歲時破滅瓦解。喪命的那一天,她正在里約最惡名昭彰的貧民窟中的阿萊芒街區(Complexo do Alemão)值勤,一顆子彈鑽進她的腹部。根據她母親的形容,「槍手冷眼看著她倒地。她痛得滿地亂爬,像是一種奇怪動物。」

怵目驚心的畫面,很難與這個即將舉辦世足賽事聯想起來。估計開賽期間,里約將會迎來90萬名觀光客。隨著賽事接近,越來越多的劫案、凶殺案、殺警案頻頻發生。卡斯蒂洛的母親拿著照片,淚涔涔地說道,「那些政客滿口必稱舉辦世足將會帶來國家榮耀,如今證明只是一場恥辱……政府連警察的性命都無法擔保,更別提保護那些來到里約的遊客。」

巴西警察攻堅貧民窟#493949747 / gettyimages.com

殺戮輪迴啟動

今年已有110名警察遭到殺害,這個數據較去年同期激增了40%。今年5月,巴西記者特林達迪(Roberta Trindade)在短短16天便紀錄了14起警察槍殺事件。2008年里約市政府推動「綏靖警隊」(Police Pacifying Unit)方案,陸續收復數座由毒梟、黑幫分子手中控制的貧民窟。不過近來里約的動盪已讓和平警隊的駐警成為攻擊標靶。州政府高階治安官員羅伯托薩(Roberto Sá)指出,在其他國家,殉職警員通常會被當作英雄,不過在巴西,一名警察之死通常不會引起媒體報導。

一個可怕的殺戮輪迴已經啟動,黑幫對於員警採行無差別殺害,而員警則以無差別報復回應之。一些衝突激烈地區的汽車上都有坑坑疤疤的彈孔,駕駛人表示,這些彈孔都是警察在路邊胡亂開槍的結果,警察們正因為戰友死亡而亂槍洩憤。對於部分貧民窟居民而言,警察只是另外一種穿上制服的暴力黑幫。根據國際特赦組織(AI)的統計,巴西警察平均每年要殺掉2000人。

索薩之死

去年的「索薩之死」是警民關係生變的關鍵轉折點。索薩(Amarildo de Souza)只是一名平凡的42歲的建築工人,居住在全巴西最大的貧民窟羅西尼亞(Rocinha)。在一次警方的緝毒行動中,索薩遭到警察刑求至死。調查人員發現,索薩受到殘忍的電擊,且因頭部被套上塑膠袋而窒息而死。負責此緝毒行動的指揮官桑托斯(Edson Santos)為了避免惹禍上身,涉嫌收買2名目擊者,指證索薩是一名十惡不赦的惡人。巴西人民聞言無不激憤難當,引發大規模示威遊行。

索薩之死,引起巴西人民普遍不滿#175342442 / gettyimages.com

拉美式的現實

在如此緊張的警民關係下,根本無法維繫世足賽的維安。里約市政府已向國家請求調派5300名軍人,協助街頭巷弄的巡邏工作。如此的陣仗,已重現了2012年聯合國永續發展大會(UNCSD)時的維安層級。

在巴西,黑幫、警察、平民之間的愛恨情仇本就極度複雜。籌備世足賽所引發的爭議再度撕裂巴西社會。州政府資深維安官員羅伯托薩給了一個非常本質論的說法,「我們就是生活在拉丁美洲,一個充滿暴力與犯罪的地方……我們必須認知這就是拉美式的現實。」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