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觀點:把蔡英文、柯文哲團結在一起的反年改運動

2017年08月21日 06:10 風傳媒
世大運19日晚間舉行開幕式,反年改團體與獨派發放旗子的人員於會場周邊起了爭執。(顏麟宇攝)

世大運19日晚間舉行開幕式,反年改團體與獨派發放旗子的人員於會場周邊起了爭執。(顏麟宇攝)

凡有國際重大賽事,不管誰是舉辦國,都會面臨在地居民的抗議示威,賽事被阻撓,歡樂的節慶氣氛中,總有股冤戾徘徊在舉辦城市的上空,心懷憤恨者當然想藉著國際媒體聚焦的難得時刻,向外人哭訴。例如巴西奧運,開幕當天民眾在馬拉卡那那體育場外抗議,燒巴西國旗、奧運志工衣服,點燃煙霧彈。奧運開幕前一月,巴西警察還集體示威,在里約熱內盧國際機場高舉「歡迎來到地獄」布條,嚇壞了國際旅客。

但事有例外,近年國際賽事有一場最順利圓滿,和諧沒干擾:2008年的北京奧運。北京長期是中國大陸人民上訪請願的京畿重地,但上訪民眾由於手頭拮据,衣衫襤褸、流落公共場所與街頭,與「新北京、新奧運」形象形成強烈對比,奧運開幕前的8 月 5 日晚間,北京上訪村再次展開大清查,拉開北京奧運清場的序幕。為了不丟中國人的臉,北京政權遮掩社會內部矛盾,對外一致展開風和、日麗、天藍的新形象,為中國大陸在國際社會上掙了個面子。

里約奧運,主辦城市民眾示威抗議也是奧運「項目」之一(AP)
里約奧運,主辦城市民眾示威抗議也是奧運「項目」之一(AP)

但對於那些上訪的群眾,國家的面子比不上個體的生存來的重要,當國家不把他們當自己人時,憑什麼要他們委屈自己為國家掙面子。因此,對於在世大運與警察爆發衝突的反民進黨版年金改革者,我雖不支持,卻有同情性的理解,面對這場景,我也不覺得是把臺灣的臉都丟到國際上了。在臺灣,我們應該自豪,因為我們不是集權國家,所以『中華民國』、『臺灣國』等各式立場的標誌與呼喊在場館、在選手村周遭都可以看到、聽到。也因為我們是民主國家,所以2009台北聽障奧運會揭幕時,有獨派團體「台灣教授協會」闖進小巨蛋會場,舉起海報大聲喊「馬英九下台」,驚動多國聽奧選手。

但此次跑到世大運開幕會場陳抗的反民進黨版年金改革者,仍應該受到譴責,他們不自量力,錯估形勢,讓公共政策不見了,只剩下『國家顏面』的討論。反年改團體的公信力大傷,柯文哲與蔡英文得以藉臺灣為名,繼續遮掩社會問題,號召臺灣人團結在他們的領導之下。

李來希等人領導反民進黨版的年改運動以來,一直很稱職地扮演著民進黨提款機的角色,除了激化運動、到處樹敵以外,本應該與全教總等團體廣結善緣,擴大聯盟、強化社會基礎,卻反而讓運動愈走愈窄,沒能讓反年改的訴求獲得臺灣社會多數人的理解與支持。運動愈窄,就只好愈激進化,愈激進化,結果是走得更窄,惡性循環。也所以近來社會大眾已分不清反年改團體與高唱軍歌的深藍團體,到底有何差別了。

20170819-世大運19日晚間舉行開幕式,反年改團體於總統車隊抵達現場時與員警發生推擠拉扯。(顏麟宇攝)
世大運19日晚間舉行開幕式,反年改團體於總統車隊抵達現場時與員警發生推擠拉扯。(顏麟宇攝)

反年改的有些訴求是有道理的,最明顯的是,民進黨政府總是把公教人員應得的酬勞,也就是退休金,與社會年金綁在一起談。前者是在職時領的多,退休後相對也會領的多一些,在此國家是雇主,軍公教是受雇者;而後者是國家保障人民基本生存權利的義務,錢不會很優渥,但必須普及所有人民,跟受雇者退休後的酬勞是兩回事,這點反民進黨版年改者,絕對有著力的空間,可以深入基層草根爭取支持,而不是頻繁動員核心支持者,靠著少數人激烈的造勢,企圖以小博大。但李來希等領導之下,只讓反年改運動的形象愈來愈討人厭,讓民進黨政府推動的年改愈來愈順暢。此次某些人挑世大運抗議,更是刺激到了臺灣國族意識的敏感神經,原來批評柯文哲沒把世運準備好的輿論,瞬間豬羊變色。反年改運動昨日的行動讓柯文哲成為世大運的最大贏家,而且還作了球送給蔡總統,讓她得以強勢嗆聲、展現魄力,一掃停電爭議的陰霾。

1999年時西雅圖當地主舉辦WTO部長級會議,各國顯要都出席,超級國際盛事,美國反全球化的抗議團體帶頭組織了抗議活動,堵住了各國部長,阻撓了會議進行,會場與飯店都被團團包圍,史稱西雅圖之役。當時美國左右派的輿論對這場抗議的討論都非常深刻,不是在那裡講什麼丟臉、讓美國沒面子、不愛國、臉都丟光了之類的,而是與參與的環保團體、職業工會等就全球化與保護主義尖銳對話。為什麼,因為參與西雅圖之役的群眾超過四萬人,不是四十人。

20170615-多個反年改團體15日於立法院群賢樓外抗議,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於台上發言。(顏麟宇攝)
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領導的反年,竟成了民進黨的提款機=? (顏麟宇攝)

當運動的領導者是艱辛的,一開始一定得勇猛激進,才能把基本盤先鞏固在身邊。因為群眾追隨的是勇氣而不是智慧。但是在運動發展到一定的實力,足以與當權者對話時,需要的是可以合縱連橫、找出解決方案的領導者。這時候原先衝鋒陷陣的領導人,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改變風格,從『衝組』變身為調和鼎鼐者,另一個選擇就是被取而代之,把領導權拱手讓給溫和派,不管是哪一條路,下場都不會很好。

例如愛爾蘭的建國英雄麥可‧柯林斯Michael Collins,他曾是革命激進派,領導特務組織暗殺英國軍官,獲得愛爾蘭青年愛戴,聲望如日中天;等他轉身成為與英國協議的協商代表時,他盡力了,但所獲致的結果被批評為過度妥協,終於導致他被自己的愛爾蘭同胞暗殺。這也是李來希等人的困局。如果只是要維持個人的聲望,那就很難在年改爭議上取得具體的成果,他們可以繼續在媒體上主動披露黨政高層,例如吳敦義主席,曾私下與他聯繫,顯示自己的身價儼如可以與主流政黨比肩,但也失去了與政壇各方勢力合作時所需要的信任;他也可以藉著激進的行動來穩固核心的鐵衛軍,維持一定的媒體曝光,但距離與各方達成協議就更遙遠,最後的結果就是民進黨全贏。若要換條路線,溫和甚至感性地走向一般群眾,要不就得轉換風格謙卑轉身,要不就得把權力拱手讓給新的領導班子,讓整個議題有新的發言人、新的形象。

這是個艱難的困局,早就該面對,此次的世運會衝突只是將之引爆而已。

*作者曾任行政院中部辦公室副執行長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