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坤良專欄:六十歲的四郎再渡風塵?

2017年11月16日 05:50 風傳媒
葉宏甲於一九五八年推出第一部諸葛四郎作品《大戰魔鬼黨》,立即造成大轟動,而後《決戰黑蛇團》、《大鬥雙假面》、《大破山嶽城》先後問世,是諸葛四郎氣勢最旺的時代。(取自童年漫畫)

葉宏甲於一九五八年推出第一部諸葛四郎作品《大戰魔鬼黨》,立即造成大轟動,而後《決戰黑蛇團》、《大鬥雙假面》、《大破山嶽城》先後問世,是諸葛四郎氣勢最旺的時代。(取自童年漫畫)

唸小學的遠古年代,若要舉一個事件作為童稚生活的代表,我很難選擇,因為讀書之外,玩耍的花樣太多了。如果能填兩個「志願」就比較容易發表「高見」了。我會毫不考慮地說「電影院像教室」與「諸葛四郎與真平」,就我個人的成長背景,這兩個志願是有些關聯的,因為要搶看每一期新出版的諸葛四郎,就必須「趕」到戲院前的「尪仔書」店報到。

葉宏甲於一九五八年推出第一部諸葛四郎作品《大戰魔鬼黨》,立即造成大轟動,而後《決戰黑蛇團》、《大鬥雙假面》、《大破山嶽城》先後問世,是諸葛四郎氣勢最旺的時代。這裡可舉《大戰魔鬼黨》的例子來印證當年葉宏甲的光芒。

四郎系列第一部作品的《大戰魔鬼黨》共分十四集連載,看過前十三集的猴囝仔,殷殷期盼第十四集完結篇,正版的《漫畫大王》尚未推出,已經有好幾個山寨版魚目混珠。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名字與葉宏甲相仿的人——葉它申,依葉宏甲的漫畫情節,完成他自己的山寨版《大戰魔鬼黨》,我也受騙了。

一九六二年《大鬥雙假面》拍成台語片,由邵羅輝導演,唐菁、康明分飾四郎與真平,其他演員還包括何玉華,這部電影沒在我老家戲院上映,我跟一群同學特地老遠地步行到幾十公里外的羅東戲院看電影。如果當時的中、小學考試出一題「誰是民族英雄?」,絕大部份的小學生一定會像後來的史豔文一樣,填寫「諸葛四郎」。

諸葛四郎最早都在《漫畫大王》(後改為《漫畫週刊》)連載,是這份漫畫書刊最具號召力的部分,每週固定出版一集。(取自童年漫畫)
諸葛四郎最早都在《漫畫大王》(後改為《漫畫週刊》)連載,是這份漫畫書刊最具號召力的部分,每週固定出版一集。(取自童年漫畫)

諸葛四郎最早都在《漫畫大王》(後改為《漫畫週刊》)連載,是這份漫畫書刊最具號召力的部分,每週固定出版一集,買《漫畫大王》、《漫畫週刊》主要是為了看諸葛四郎。記得當年出版社很精明,把諸葛四郎的漫畫紙頁連結,要看四郎,必須買了之後,再用刀子分開,防止在漫畫書攤隨便翻閱、看白書的小孩。

四郎漫畫上市記得是星期三(或星期四),時間一到,全台灣的孩童都在期待四郎、真平故事的新發展,出版社應該是前一晚全國漫畫店連夜舖書,才有如此驚人的效率。許多孩童蹺課去漫畫店購買或租借《漫畫週刊》,一本三塊錢,租金只需兩毛錢,我老家唯一的四郎「專賣店」大約在上午十點多、第二節課之後就有新書。

出刊前兩夜我就想孔想縫,用盡各種手段湊齊三塊錢,買《漫畫週刊》來向同學炫耀,想看的人都得看我的臉色。如果出刊那天身上沒錢,只好用租的,在戲院尪仔書店老闆視線範圍內坐在地上看,如果連兩毛錢都沒有,還是照常到尪仔書店找機會,一旦有人看諸葛四郎,也不管會不會顧人怨,大方地將身子貼近共襄盛舉。

葉宏甲以漫畫揚名,卻不願子女走這條路,因為「太辛苦了」,葉家一男三女都很會唸書,也會畫漫畫。老大佳龍漫畫畫得很好,但仍遵照父親指示以讀書為至高目標,交大電機系畢業後,留美取得電機博士,而後從事科技業,十幾年前才回台灣定居,他可作為「看漫畫的孩子不會變壞」的最佳例證。

諸葛四郎《大戰魔鬼黨》、《決戰黑蛇團》、《大鬥雙假面》席捲全國的年代,社會風氣還很保守,政治禁忌亦多,諸葛四郎的敵人不少,「處境」困難,不僅僅要對抗魔鬼黨、黑蛇團、雙假面,更重要的是政府單位(例如國立編譯館)審查制度。另外,望子成龍的家長,也加入「反漫」的陣容,不須等待政府頒布禁令,就限制孩子看尪仔書,縱然如此,我這一代的小朋友還是非常捧場,人人競說諸葛四郎。

作者指出,今年是諸葛四郎問世六十年,葉宏甲的書籍、手稿多流落在外或灰飛煙滅,但葉宏甲當年的創作空間與工具、用品,仍塵封在屋宇的一隅。(取自童年漫畫)
作者指出,今年是諸葛四郎問世六十年,葉宏甲的書籍、手稿多流落在外或灰飛煙滅,但葉宏甲當年的創作空間與工具、用品,仍塵封在屋宇的一隅。(取自童年漫畫)

諸葛四郎出生較早,未能在電視螢光幕與史艷文一較長短。紙本的諸葛四郎系列漫畫,跟電視布袋戲「雲州大儒俠」影像就像手工藝和科技產業之別,葉宏甲本人似乎不太想在電視螢幕上求發展,繼續手工畫他的諸葛四郎。四郎系列我最喜歡的是《大戰魔鬼黨》、《決戰黑蛇團》、《大鬥雙假面》——特別是前二部。不久台灣進入電視時代,許多小朋友移情別戀,我從《大破山嶽城》、《大戰雙騎士》之後,就少看諸葛四郎了。

葉宏甲當年作品圖稿在送交出版社之後,就沒有收回,年久月深,散佚甚多。一九七一、一九七七年他兩度出版諸葛四郎專集精簡版,抽掉了許多內容,從繪畫風格可以發覺,除了部分出自葉宏甲手筆,有很大的部分是徒弟照舊版描繪模仿,畫風很不統一。

最近葉宏甲之子佳龍與妹妹經過多年蒐集、整理,將葉宏甲創作的諸葛四郎系列之三《大鬥雙假面》出版,刻意保留當時的印色方式以及有趣的廣告頁面,也以電腦軟體呈現泛黃的質感,希望能讓現在的讀者感受六十年前諸葛四郎的風采。在《大鬥雙假面》復刻版重現的記者會上,葉佳龍拿著三巨冊的精裝本幾度哽咽,說父親生前一直希望能出版一套完整的版本,今日終於完成父親遺願。

原籍新竹的葉宏甲,後來搬到台北市,並在康定路的巷弄內蓋了五層樓當工作室與住家。我不知道新世代有誰看過葉宏甲的諸葛四郎?像我這樣走過四郎年代的人,擁有許許多多回憶,也透露了年齡。我至今都可以從空氣中嗅到一九五八至六○年之間,翻閱諸葛四郎的心情與時空氣味。

人生際遇各有不同,許多藝術家未能在生前受到政府禮遇,現在登錄的「人間國寶」,一技在身而且長壽,踏到好時機,堪稱台灣流行漫畫第一人的葉宏甲卻生不逢時,無緣與文化資產沾上邊。今年是諸葛四郎問世六十年,葉宏甲的書籍、手稿多流落在外或灰飛煙滅,但葉宏甲當年的創作空間與工具、用品,仍塵封在屋宇的一隅。

這位一代漫畫家的文物如何保存?文化部、台北市政府文化局責無旁貸,應派專家探勘,看能否利用閒置空間或其他方法設立葉宏甲的漫畫博物館或故事館,並審視台北市康定路的葉宏甲故居以合適的方式給予一定的定位。

*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曾任文建會主委、中正文化中心(兩廳院)董事長、台北藝術大學校長,為國內著名的作家、舞台劇編導、戲劇學、戲劇史學者。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