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強暴我?」羅興亞婦女血淚控訴,翁山蘇姬無法回答

2017年11月19日 10:00 風傳媒
圖非當事人,緬甸軍方為了強迫羅興亞人離開家園,以強暴做為戰爭武器,被緬甸軍強暴的婦女不計其數。(美聯社)

圖非當事人,緬甸軍方為了強迫羅興亞人離開家園,以強暴做為戰爭武器,被緬甸軍強暴的婦女不計其數。(美聯社)

25歲的羅興亞婦女洛西達,脖子上有一道深紅色的傷痕,她回憶著緬甸軍隊對她的暴行,輪姦、殺了她的孩子,還差點將她活活燒死。在接受《CNN》訪問時,她的雙手和嘴唇因為恐懼止不住的顫抖,眼神中充滿著悲傷,她說:「如果我死了該多好,死了就不會記得這些事情。」

對於軍方長期燒殺淫擄掠羅興亞人,緬甸最高領導人、1991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翁山蘇姬不僅一籌莫展,而且至今奉行緬甸佛教徒社會主流觀點:緬甸根本沒有「羅興亞人」這種少數民族,只有「非法居留的孟加拉人」。

「如果我死了該多好,死了就不會記得這些事情」

緬甸西部若開邦衝突8月底爆發以來,緬甸軍方全力鎮壓信奉伊斯蘭教的少數民族羅興亞族,至今逾60萬羅興亞難民逃至鄰國孟加拉。緬甸軍方為了逼迫羅興亞人離開,以強暴做為武器,輪姦、性侵羅興亞婦女,聯合國強烈譴責緬甸軍方行為,甚至以「種族清洗的教科書」來形容緬甸軍對羅興亞人的迫害。

洛西達(Rashida Begum)是一名逃到孟加拉的羅興亞婦女,對《CNN》描述自己被緬甸軍人凌辱的過程,她說當時緬甸軍人在挖亂葬崗,她和另外4名帶著小孩的婦女被發現,軍人抓住她們將她們拖進房內,還將洛西達懷中的小男嬰搶走,當著她的面殺死他,洛西達尖叫痛哭,但軍人毫無反應。

圖為逃至孟加拉難民營的羅興亞小孩。緬甸軍方全力鎮壓羅興亞族,至今逾60萬羅興亞難民逃至鄰國孟加拉。(美聯社)
圖為逃至孟加拉難民營的羅興亞小孩。緬甸軍方全力鎮壓羅興亞族,至今逾60萬羅興亞難民逃至鄰國孟加拉。(美聯社)

性侵、殺嬰還打算活活將人燒死 緬甸軍暴行令人髮指

軍人劃傷她的喉嚨,開始撕掉她的衣服,強暴她和另外4名婦女,等到她們被凌辱到失去知覺,軍人才離開房間,還放火將房子燒了,打算將她們活活燒死。洛西達當時以為自己已經死了,但皮膚感覺到燃燒的痛楚,才會突然驚醒,全身赤裸地衝出火場。她說,「如果我死了多好,死了就不用記得這些事,我的父母也被殺害了,很多人都被殺死了」,講到這裡,洛西達臉龐流下兩行淚水。

記者詢問洛西達,她希望緬甸軍人受到什麼懲罰,她迅速的回答:「如果可以,我希望強暴我們、殺了我們父母的人能夠被吊死」,接著她陷入深長的沉默,雙唇和雙手顫抖著,雙眼凝視著遠方,然後才接著說:「我不斷的想起發生了什麼,我忘不了」。

圖非當事人,緬甸軍方為了強迫羅興亞人離開家園,以強暴做為戰爭武器,被緬甸軍強暴的婦女不計其數。(美聯社)
圖非當事人,緬甸軍方為了強迫羅興亞人離開家園,以強暴做為戰爭武器,被緬甸軍強暴的婦女不計其數。(美聯社)

資源匱乏 羅興亞婦女至今仍穿著被強暴時穿的衣物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組織16日公布的報告指出,大量婦女和女童被緬甸軍人強暴,但緬甸軍方矢口否認犯行。人道救援工作者表示,很難估算究竟有多少婦女被強暴,不過「無國界醫生」(MSF)已經開始在難民營中給予被強暴婦女心理諮商和治療。

無國界醫生的助產士沛菲爾(Aerlyn Pfeil)教導難民營中女性領導者一首歌,歌詞寫道:「強暴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被強暴後心中會惶恐不安,被強暴不是我的錯,被強暴後,3天內你需要藥物,3天後你需要諮詢醫生」,讓遭強暴的婦女知道她們可以向醫生尋求援助。受創婦女也開始向沛菲爾諮商。

圖非當事人,緬甸軍方為了強迫羅興亞人離開家園,強暴、殺嬰、活活將人燒死,手段殘暴。(美聯社)
圖非當事人,緬甸軍方為了強迫羅興亞人離開家園,強暴、殺嬰、活活將人燒死,手段殘暴。(美聯社)
圖非當事人,無國界醫生統計,接受心理諮商和藥物治療的被強暴羅興亞女性,幾乎一半是18歲以下的女孩。(美聯社)
圖非當事人,無國界醫生統計,接受心理諮商和藥物治療的被強暴羅興亞女性,幾乎一半是18歲以下的女孩。(美聯社)

沛菲爾說,有些向她諮商的婦女是第一次將被強暴的事情說出來,比起心理諮商,她們更急迫的想著如何生存、餵飽她們的孩子,且因為資源缺乏,她們大部分都沒有接受應有的醫療照顧,「她們當然擔心自己懷孕,擔心感染性病,但絕大多數人更安心自己的孩子挨風受凍,沒有落腳的遮蔽處」。

無國界醫生統計,前來接受心理諮商和藥物治療的被強暴女性,幾乎一半是18歲以下的女孩,由於資源匱乏,大部分的女孩還穿著被強暴時穿著的裙子,沛菲爾說:「三個月過去,她們還是只能穿著自己被強暴時穿的裙子,這真的讓我很痛心。」

圖非當事人,無國界醫生統計,接受心理諮商和藥物治療的被強暴羅興亞女性,幾乎一半是18歲以下的女孩。(美聯社)
圖非當事人,無國界醫生統計,接受心理諮商和藥物治療的被強暴羅興亞女性,幾乎一半是18歲以下的女孩。(美聯社)

勇敢說出自己的故事 羅興亞婦女:希望能有所改變,中止暴行

37歲的羅興亞婦女愛莎(Aisha)也選擇站出來,公開自己的故事,希望外界聽完他們的故事後能有所改變,中止緬甸軍的暴行。愛莎回憶,緬甸軍來到他的村莊時,她的丈夫因為害怕而逃跑,留下她一人和五個孩子。「那時兩名軍人守在我家門口,一個人走進屋裡,他們拿槍打我的孩子,把他們趕走,接著其中一人用槍指著我,把我的衣服脫掉,強暴我。他警告我,敢動就死定了」,愛莎眼淚忍不住落下,「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要強暴我?」

她後來懂了,「他們(緬甸軍)對村裡的其他女人也一樣,他們把強暴當做戰爭武器。因為我們不願離開家園,他們才這樣對我們,他們覺得這樣做就可以把我們趕出去」。愛莎的悲痛逐漸轉為憤怒,不只是對強暴她的人,更氣憤國際社會無法要求緬甸軍對犯下的暴行負責。她說,自己選擇站出來公開自己的故事,就是希望能中止暴行,要求公道。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