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元就能買到純天然花生醬!她扛下50年老店堅守良心美味 拒讓台灣人花大錢吃假貨

2017年12月01日 10:23 風傳媒
問起為何接班,黃筑憶嘆:「知道同業滿多內幕的,很怕會不會我們收起來就沒這種東西了……」(謝孟穎攝)

問起為何接班,黃筑憶嘆:「知道同業滿多內幕的,很怕會不會我們收起來就沒這種東西了……」(謝孟穎攝)

花大錢就能保證吃得安全嗎?當老店紛紛凋零之際,7年級生黃筑憶卻毅然回鄉接下阿公創立50年的老油行「金弘麻油花生行」,問起為何接班,黃筑憶嘆:「知道同業滿多內幕的,很怕會不會我們收起來就沒這種東西了……」

金弘的花生醬300毫升只賣80元,是新竹知名品牌價格一半,自備容器的話就算只買5元的份量也賣,將花生烘烤後整顆直接磨成醬,不額外添加油、糖、香精,香氣醇厚而紮實,麻油亦是100出頭就能買到,種種製品深受屏東潮州鄉親喜愛,在地老店牛肉福、燒冷冰都是常客。

從小看著媽媽做油品,黃筑憶曾以為吃東西就該這麼單純,作法簡單又不貴,上大學她才發現,竟有那麼多人分不出天然或偽物:一支上百元香精花生油要排隊3個月搶購,也有「天龍人」同學花3000元吃大餐,卻連一罐進口花生醬的油耗味都聞不出──談起種種食品問題,黃筑憶話總是說得很急,也很氣。

天然油品比不上一大桶200假油 媽媽曾打算等她畢業收攤不幹

「外面有些很浮誇啊,賣我們2、3倍價錢,也跟我們批原料,他們只有資本、沒有技術!」一談起食品加工,黃筑憶話就說不完,從花生採收、烘焙到某些同業混油、加香精的問題,她停不住。

大學離家去讀食品科學,黃筑憶坦言,過去從未想過要回潮州:「誰想要在潮州啊,拜託!」潮州小鎮就業困難,年輕人大概只能做服務業,飲料店開出8、90元違法時薪也時有所聞,即便有家業,孩子也不想接:「很多人寧願去做土水,因為錢很多又不用負擔什麼責任,這幾年老店就關了10家以上。」

20171031-屏東潮州金弘麻油花生行(謝孟穎攝)
金弘的花生醬只賣80元,是新竹知名品牌價格一半,將花生烘烤後整顆直接磨成醬(謝孟穎攝)

然而也是在大學時期,黃筑憶常當背包客四處旅行,在全台各地發現觀光客瘋搶的排隊名店,不過是在地人日常而已:「像台南牛肉湯,潮州也有10幾家,其實我們東西都不會輸人家,那為什麼人家能排隊排成那樣?我們也是兩代、三代在傳啊!後來發現,我們是輸在宣傳。」

因為輸在宣傳,家裡老是接代工把品質極佳的原料賣給大廠,大廠再用2、3倍價格炒作上架,也因輸在宣傳,外地商家會選擇某爆出食安問題的大廠一大桶200元混油,質疑金弘一桶2000的天然油太貴,讓媽媽一度打算在孩子大學畢業後就收店。

20171031-屏東潮州金弘麻油花生行(謝孟穎攝)
黃筑憶大學時期見過種種食品亂象,很怕自己家「收起來就沒這種東西了」(謝孟穎攝)

黃筑憶大學時期見過種種食品亂象,很怕自己家「收起來就沒這種東西了」,因此決定回到曾以為不會回去的家鄉:「想要做自己的東西,讓別人看到」。

「大家懶得了解是很可怕的事情」3大秘訣揪出黑心食品

談起食品業亂象,黃筑憶感嘆一大問題是消費者吃不出來、也很少花時間去理解自己吃了什麼:「大家懶得了解是很可怕的事情,明明現在生活這麼方便,可以用更短的時間做更多的事情,大家卻懶得把時間拿來學習……如果連吃了什麼都不關心,那你還有什麼該關心的?」

好的油品與花生醬該如何分辨?黃筑憶表示,第一是先聞聞有沒有油耗味,她也順便吐槽了大學同學:「同學大部分都是天龍人(台北人),他們去越南買回來鐵罐花生,想說跟同學要一罐來吃吃看,一打開『臭油埃味』撲鼻而來……他們動輒吃飯3000塊,卻吃到這麼不好的東西!」

20171031-屏東潮州金弘麻油花生行(謝孟穎攝)
黃筑憶與母親(謝孟穎攝)

第二,則是應小心「過度的香甜味」。黃筑憶說,天然的食物風味應是複雜而醇厚,香精卻只能仿出單一香氣,若送驗就會發現,添加香精的食物一開始香氣的曲線衝得很高,但很快就掉下去了,就像麥X勞「聞起來很香,吃起來不怎麼樣」。

「這一行香精的問題很嚴重,我學弟做食品純度的研究,那種要排2、3個月的文青花生油,打出檢驗報告一樣有加香精!不懂為什麼他這麼沒自信,他的東西可能是天然的,但他還要加那支香精!」談起業界普遍添加香精的狀況,黃筑憶很激動。

關於香精,黃筑憶認為問題可能還是出在「消費者對味道有過度的幻想」,導致連花生油、芝麻油都要加香精;黃筑憶感嘆,其實台灣本地花生品質非常好,糖份極高,做成油品或抹醬本來就會有甜味,實在不必多此一舉。

20171031-屏東潮州金弘麻油花生行(謝孟穎攝)
金弘的花生油以冷壓法榨油,可保存油品的完整營養(謝孟穎攝)

至於花生醬常見的黃麴毒素問題,黃筑憶表示問題出在原料保存。台灣自產花生品質極佳,冷凍技術又是亞洲最強,一採收脫殼就直接冷凍,避免長時間堆放發霉;進口花生未必比較差,但若在常溫下保存就有風險,想躲掉黃麴毒素,也可注意原料來源。

「我們不是服務業,是工匠,對消費者最好的說服就是『吃吃看』」

持續教育消費者是黃筑憶的主要任務,她常舉辦食安講座與參訪,也歡迎客人盡情試吃:「我們的工作就是把這麼簡單的東西做得很好吃,但又不要添加,我們自己定義不是服務業,是工匠,對消費者最好的說服就是『吃吃看』。」

身為第三代接班人,黃筑憶有許多想法跟長輩不一樣。例如,她改變傳產學徒普遍低薪的狀況,應徵許多食品相關科系的學生來打工,時薪開到150元:「我們應該是夥伴,不是上對下的概念,我們自己是年輕人,很了解年輕人遇到的困境,上一輩普遍家族企業會萎縮,就是因為他們普遍自我以為中心。」

此外,黃筑憶也經營臉書粉絲專頁、一手包辦網購,讓不住屏東的人也能吃到金弘的天然好滋味。她也鼓勵環保,若客人自備容器,就算只買5元份量的花生醬也賣:「現在能吃的很多,我們不會鼓勵客人買很多,重點是要新鮮。」

20171031-屏東潮州金弘麻油花生行(謝孟穎攝)
金弘全員合影(謝孟穎攝)

好吃的東西應簡單而且不貴,這是金弘50年來的信念,黃筑憶也會守下去。黃筑憶也引述花蓮「正當冰」老闆過去發言,表示「希望真實食物的味覺門檻不要那麼高,他沒有浮誇的價錢跟宣傳,差別在你了不了解、有沒有用過。」

東西好不好,吃過就知道。黃筑憶不怕客人吃也不怕比較,她要繼續守著阿公的招牌,延續屏東鄉親記憶裡的好味道,也期盼潮州小鎮發光發熱的一天。

Info│金弘麻油花生行粉絲專頁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