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台觀點:民主能否當飯吃?

2017年12月17日 06:40 風傳媒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出席民進黨中常會,針對空汙議題做專案報告。結果民進黨的結論是中國要為此負責。(顏麟宇攝)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出席民進黨中常會,針對空汙議題做專案報告。結果民進黨的結論是中國要為此負責。(顏麟宇攝)

今晨閱報後有一道深刻的提問:如果專制復返可以讓我家人衣食飽足,那麼還需要民主嗎?

由大處、遠處說,幾天前普丁宣布參選俄羅斯總統,預料將繼續掌權到2024年,對照阿拉伯之春、柏林圍牆倒塌,檢視這些近代史上發生的種種,說明幼弱的民主政體隨時可能面臨獨裁專制復返;由近處說,民進黨在台灣搞的所謂「轉型正義」也正以另一種專制面貌收割台灣幾十年的民主成果,進而鬥爭「敵人」以求長期執政,民主這麼難以呵護,為什麼要民主?

最近,北京整頓違建、群租戶,整出了「低端人口」的大問題,為了空氣品質達標,搞出了「大躍進」一般的「誰燒煤,就抓誰」的高效能;無獨有偶,連日來全台灣為空汙所苦,史所罕見的紫爆,爆得台灣老百姓忽然發現以前所謂的山明水秀是鄉下景緻,如今卻高度反差,鄉下連空氣都吸不得,真讓人心頭淌血。海峽兩岸都為空汙困擾,民主和不民主,恰恰由這項重大公共政策可窺比一二。

中國北京市政府藉機驅趕低端人口,民眾忍無可忍上街抗議(AP)
中國北京市政府藉機驅趕低端人口,民眾忍無可忍上街抗議(AP)

為什麼說北京也有台獨?國家機器為達政策目標不計毀譽、不擇手段、不惜代價去犧牲一部分人的權益以滿足其他人,這種思維正是中共擅長而台灣人最厭惡。看看攝氏零度以下的寒冬中,驅趕「低端人口」致其流離失所,絕對是為反中、倡議台獨添薪加火:台灣人絕不想和這樣粗暴的政權為伍。所以,非民主的北京政權,政治機制中沒有制衡和約束的力量,完全倚賴中共自我覺察、自我修正,加上血統中有搞運動的基因,這正是新時代中國特色政治體制的危機。

台灣呢?姑且不論民主化這麼多年,被民進黨利用民主又搞起新世紀的政黨專制,單就處理空汙這件公共議題,就可以看出執政黨左支右絀、無能無為,一旦治不了空汙,就推說是在野黨的選舉操弄,在這裡,吾人卻又看透了民主政治中最劣質的「騙票」核心,禁不住懷想起「非民主」的好處。如果「非民主」可以解決生活難題,可以豐衣足食,可以這樣那樣地讓升斗小民安居樂業,可以吸一口乾淨空氣,為什麼非要民主咧?

219環保團體要發起反空汙大遊行。(取自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臉書)
219環保團體要發起反空汙大遊行。(取自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臉書)

問題在於,「非民主」將由「上邊」決定你下被犧牲的那群「低端」,還是被照顧的那群;筆者認為,民主的重心不在「投票」,而在於政策是否能細緻地考量到每一部分,即使是最底層、最弱勢人口,藉由一人一票的機制,理想上,他們的聲量和政治角色也不會被稀釋;更進一步地說,如果民主制度出現了變種,成為只有「投票」的外觀而達不到民主的核心,也就不是民主;今天的台灣,就有淪為這種樣態的可能。

換言之,北京政權由於要處理的人口太龐大,需求經緯萬端不一而足,單是倚靠中共一黨專政,很容易就產生論者所謂「一刀切」、「沒人性」、「好事辦砸」等新大躍進,畢竟古今中外面面俱到的政策又有幾人辦到?

真正可惜的是,北京當權者此前一一撲滅了民間自發的良善能量,壓制了民間組織可以在粗暴政策推展過程中,形成的柔軟緩衝;因此最最可憐的就是這些被驅趕被逼迫的低端人口,成為「中國夢」前導的惡夢。搞出惡夢的中共高官等於是為台獨提供素材,說是台獨在北京的潛伏者也不過份。

北京的雷厲風行,雖有微調,殘酷不變;台灣的民主則成為粉飾政黨專制的糖衣,在公共政策方面疲軟,在政治鬥爭方面,則以民主取得政權統治正當性,執政的民進黨正致力將權力用到極限,擁有民主─更正確的說是「幼弱民主」的台灣社會,正在為得到民主付代價

兩岸對比,能不有所慨乎嘆乎!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