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民進黨組建法案「神風特攻隊」 轟炸台灣民主

2017年12月19日 07:20 風傳媒
國民黨團總召林德福(左二)、書記長林為洲(右二)召開「獨裁蔡政府 國會已死!民主已亡!」記者會,左為立委王育敏,右是立委曾銘忠。(陳明仁攝)

國民黨團總召林德福(左二)、書記長林為洲(右二)召開「獨裁蔡政府 國會已死!民主已亡!」記者會,左為立委王育敏,右是立委曾銘忠。(陳明仁攝)

定案前的對話,叫溝通;定案後的放話,勉強謂之疏通。先溝通再定案,叫民主;先定案後疏通,是獨裁。在獨裁環境下企盼民主,淬煉的是深刻文學;在民主環境下美化獨裁,成就的只能是浮面文青。

很遺憾,蔡英文政府治下,任期未滿二年,「文青治國」即成定論,如此定論批評的還不只是幕僚的「表面文章」做得太密太滿,而是這個民進黨政府只能以「表面文章」美化其治理粗糙,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其發稿頻率以及與現實的落差,讓「文青」二字不折不扣成了「貶義詞」。

文青式囈語說多了即成謊言

隨便舉例,上周二,立法院三讀通過降低門檻的公投法修正案,蔡英文總統在臉書發文強調,「公投法立法多年以來的各項缺陷就此走入歷史…打破鳥籠、還權於民,這是人民作主的歷史時刻。」公投立法以來的各項缺陷,是否就此走入歷史?大大有疑問,包括民進黨市議員梁文傑、立委郭正亮、乃至前立委林濁水都對此提出「警示」,難道連民進黨內不同意見都進不了黨內決策,就是「人民做主的歷史時刻」嗎?這樣的發文,不但是「文青式的囈語」,甚至進一步「囈語」幾乎成了「謊言」。

就在蔡英文發表「人民做主的歷史時刻」的四十八小時後,立法院又迅雷不及掩耳地,將兩大重要法案,包括農田水利會全面改官派,以及攸關賦稅正義的稅改相關法案,全部「逕付二讀」─意思是,這些法案的修正內容,不必經過委員會的討論,立委有任何不同意見或修正提案,都不可能透過委員會審查,與相關的主管機關討論之,遑論調整之。

20171215-立法院15日審查「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國民黨委員將「水利會官派,民主大倒退」標語拋向空中。(顏麟宇攝)
立法院15日審查「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國民黨委員將「水利會官派,民主大倒退」標語拋向空中。(顏麟宇攝)

先不要說這是否符合立法院長蘇嘉全就任以來聲言的「委員會中心主義」(此刻很難不懷疑,蘇嘉全到底懂不懂什麼是委員會中心主義?)不讓代表不同民意的立委講話,和蔡英文心目中的「人民做主」,距離也太遠了吧?還是蔡政府準備讓立委以後都不必審查了,所有重大法案逕付二讀、三讀,直接交付人民複決投?好讓人民做主?如果不然,那蔡總統的臉貼文,豈不正是囈語變謊言的最佳例證?

壓縮立委議事空間不是人民做主

立法院議事規則,的確容許議案(包括法律和預算)逕付二讀,一般而言,不是單純無朝野爭議,就是複雜且朝野有重大爭議非打一架不可,但這兩個極端類型都有一個不可或缺的前提:朝野沒有共識,也要有相當的認知必須如此處理,行政院案子提交立法院會付委(委員會審查)是基本程序,通常都是立法院會期(包括臨時會)結束前,既為法案清倉也為立委做業績,沒爭議又來不及審查者,在朝野協商中提出一股腦送進院會;至於重大爭議者,不進入委員會審查又如何知道朝野歧見大到非在院會表決不可?不審查,又豈知立委會不會被行政部門說服?或者不審查又如何讓行政部門查知立委的補充修正真的有可能比原案更好?

農田水利會全面改官派是何等重大之事?蔡政府一對「公法人」無知,一個法條把公法人變公務機關,還一舉把選舉產生之會長改為「官派」,甚至上兆自治資產大筆一揮就畫歸政府管理;難不成把農田水利會當國民黨附隨組織?即使是國民黨附隨組織,還有個轉型正義的名頭,政府大口一張就要吞掉農田水利會資產管理,甚至不給法案審查空間,是嫌國民黨不正義轉不夠要留個後手,三五年後轉民進黨的不正義嗎?

農田水利會時特殊的法人團體,或謂一般人可能不知與己何干,反正關心的人不多,民進黨一不做二不休,逕付二讀只打一架就搞定,省事;那稅改法案呢?稅改法案提出後,相關財經學者論辯已多,蔡政府是嫌打出委員會的勞基法修正案引來靠攏資本家的批評不夠力,還要加碼堆出顯然圖利資本利得者、勢必擴大貧富差距的稅改方案?

20171215-國民黨立委賴士葆、費鴻泰、曾銘宗、羅明才15日召開「鴨霸蔡英文,只照顧股市大戶」記者會,並於桌上擺放「平民稅改」標語。(顏麟宇攝)
國民黨立委賴士葆、費鴻泰、曾銘宗、羅明才15日召開「鴨霸蔡英文,只照顧股市大戶」記者會,並於桌上擺放「平民稅改」標語。(顏麟宇攝)

逕付二讀把立委異議當空氣

農田水利會是委員會初審機會都無,就被民進黨表決逕付二讀,稅改法案是已經在委員會審查中,民進黨團竟然可以「審查遲遲無終期」為由,硬生生抽出逕付二讀,這意味著之前所有在委員會審查中的立委意見、立委修正提案都跟放屁一樣,唯一期待民進黨團「大發慈悲」,准不准在逕付二讀時併案審查,問題是,立委未經討論遑論審查的修正條文如何與主管機關提出條文比拚?若非朝野協商取得共識,其下場,就是打一架或不打架而表決後,戰死沙(議)場留下紀錄而已,這樣的紀錄就現實而言,沒有太多意義,因為促進不了法案品質,只能再添一筆台灣民主議事粗糙的紀錄而已,比方說逕付二讀的前瞻基礎建設預算特別條例。

民進黨不枉在野多年,的確精通議事規則,就像勞基法再修案,竟然可以用經濟與衛環委員會聯席審查,直接跳過衛環委員會已經進行中的審查─當然也包括立委的修法提案;聯席審查有爭議又是直接表決送出委員會,法案爭議之論嘎然而止;「逕付二讀」成為民進黨動員強渡法案關山的利器,或謂國民黨執政也常有法案逕付二讀的案例,那麼民進黨應該回頭看看藍綠執政易位下的朝野協商,民進黨的協商紀錄能看嗎?不讓審又沒協商的「法案神風特攻隊」,轟炸摧毀的是台灣民主與國會議事品質。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