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信觀點:耶路撒冷案一敗塗地,川普急躁造就對手

2017年12月27日 06:30 風傳媒
2017年12月21日,聯合國大會通過要求美國收回成命的耶路撒冷決議(AP)

2017年12月21日,聯合國大會通過要求美國收回成命的耶路撒冷決議(AP)

川普的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談話在聯合國的投票,從安理會15席只有美國自己投了自己一票外,其餘14全部投了反對票。同樣的議案在交付聯合大會表決時,儘管事前美國大使海利嗆聲要「記名」、川普則「威脅」要中斷金援來杯葛反對美國的國家,然而結果是128票贊成譴責美國,9反對35票棄權。對川普來說可以是一敗塗地之外,更要緊地是美國在國際影響方明顯在式微。

對於川普在這一戰的表現,巴勒斯坦指控,美國採取「在聯合國外交工作上史無前例、未曾聽聞的伎倆,包括黑函和恐嚇」。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則痛罵,美方威脅「醜陋且不可原諒」。美智庫「外交關係協會」學者派崔克則形容,「這是美國自討苦吃、完全沒必要而笨拙的外交舉動」。

以色列總理坦雅胡表示已有幾個國家考慮要將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相對地有57個國家成員的伊斯蘭合作組織領導人承認東耶路撒冷是巴勒斯坦國的首都。十多年來美國與聯合國所致力推動的「兩國方案」至此已明顯「破局」。以色列還在嗆聲,「要和平就來談判桌上爭取和平。」巴勒斯坦表明拒絕再上檯和美以對話,當然更杯葛了美國副總統彭斯的中東行。

去(2016)年12月22日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在網路上發表一篇文章寫道,一份來自美國五角大廈的備忘錄顯示,川普團隊的國防重點,先是提到伊斯蘭國(IS)、敘利亞、伊朗、北韓和中國,但卻不見俄羅斯的蹤影。當時曾引發外界聯想,是否川普想要親近俄羅斯。

不久,川普即宣布艾克森美孚石油公司執行長提勒森出任國務卿,提勒森素來就與俄羅斯關係良好,當時就有人預測川普政府企圖靠他,來改善歐巴馬總統執政期間日趨惡化的美俄關係。

深陷「通俄門」風暴的美國總統川普(AP)
深陷「通俄門」風暴的美國總統川普(AP)

一年下來,「通俄門」鬧得沸沸揚揚,川普團隊遭特別檢察官穆勒步步進逼,現階段顯然對於與俄改善關係或接近是不太可能的事(提勒森對俄的作用顯然降低,隨時都有可能被川普「開除」)。在敘利亞、伊拉克IS已經潰散(後IS時代已開啟,美俄等競爭勢力已經展開);北韓的飛彈危機相對地讓東亞緊張起來成為紅色警戒地區,是今年讓川普最頭痛的危機,川普急著與中俄日韓等國協商對策。11月的亞洲行(11月3-14日)川普自詡是豐收,可是一回到美國,川普在12月12日簽署經美國參、眾兩院整合後的「2018年國防授權法案版本」(NDAA),美國未來可望強化美台軍事交流,讓台灣維持足夠的自我防禦能力,並考慮重新建立美台海軍艦艇互訪的適宜性與可行性。北京立即反應是中國外交部表示相關條款不具法律約束力,但違背「一中」原則,中方堅決反對,並已向美交涉。

接著12月18日川普任內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出爐,明指中國大陸為戰略競爭對手,稱俄羅斯與中國大陸是「修正型強權」(revisionist powers),對美國構成挑戰。這回北京在兩天內就有四撥人馬跳出來做出強硬回應,分別是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大使館發言人、外交部和國防部。

基本上,川普的國安戰略布局就像他自己說的一樣,「全球現進入一個新的競爭時代,美國會贏」。基本上就是一個以美國優先為主軸,推翻了歐巴馬時代將氣候變遷視為國安威脅,強調經濟安全為國家安全。在報告中,川普談到的新競爭時代指的是世界各地正在進行軍事、經濟與政治競賽。整個報告4個支柱分別是:保護美國本土、促進美國繁榮、以實力維護和平、推展美國的影響力。

值得注意的是川普沒有用「圍堵」字眼,而是使用「區域內的權力平衡」的說法,一位參與這份報告寫作的官員表示,「區域內的權力平衡」,即沒有一個單一權力可以獨霸那個區域,從印太地區、中東到歐洲,國家主權應被尊重,美國會與盟邦會談以確保達到這個目標,這不代表圍堵。

2017年12月,美國總統川普引爆耶路撒冷爭議,全球穆斯林強烈抗議(AP)
2017年12月,美國總統川普引爆耶路撒冷爭議,全球穆斯林強烈抗議(AP)

川普把中俄視為戰略競爭對手,並非是敵手,川普所強調的是美國與中國在各個層面的互惠,希望見到更多互惠的關係,報告中沒有為美中關係定義新的框架,因為這是一個廣泛的戰略,但報告提供了美中新方向的大綱。北京在意的是這份報告中將北京的戰略意圖用過時的冷戰思維「零和」博弈來看待。殊不知就像川普退出TPP、巴黎氣候協定、  頒布禁穆令等類似,川普深信區域內的權力平衡,國與國之間的互惠就是最大的合作基礎,不必搞什麼大型或跨國性的區域合作。例如在中東地區後IS時代,伊朗會是另一個可怕的敵手,能夠在這個區域與之對抗的只有以色列,所以川普不惜打破「兩國方案」,直接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讓美以形成更堅強的聯盟關係來穩定中東局勢。

同樣地處理平壤問題,中國與俄國一定要被拉進來,做為區域內權力平衡的三角關係,而日本與南韓還有台灣成為第二線來支援美國,好讓金正恩走回談判桌。川普對北約、聯合國這類的國際組織參與興致不高,主要是賺不到錢(反倒是要出很多錢)。玩個別的地區權力衡時,軍事是最重要的和平基礎,經濟則是另一個重要武器,兩者若能相輔相成,美國所能做的生意就會是面向全世界,同時又是美國優先。這和一年前的川普團隊所規畫的國安戰略,最大的不同就是川普融入他的企業經營戰略,使得在政治外交上的談判與施壓,能夠讓軍事與經濟的區域互動下更加激化與活絡,好讓美國在世界的市占率不斷提升。這應就是川普認定的美國對世界影響力與美國優先的意涵吧!

2017年11月中旬,美國海軍出動尼米茲號、雷根號、老羅斯福號3大航空母艦打擊群,進入西太平洋朝鮮半島海域,威懾北韓金正恩政權(第七艦隊臉書)
2017年11月中旬,美國海軍出動尼米茲號、雷根號、老羅斯福號3大航空母艦打擊群,進入西太平洋朝鮮半島海域,威懾北韓金正恩政權(第七艦隊臉書)

然而,就像前美國駐中國大使芮效認為,川普這種過於強調競爭而不是合作的看法是一種扭曲的世界觀。沒有人否認國際社會競爭的一面,但是國際社會合作的方面更為重要,在合作破裂的時候就會出現衝突。

政治外交談判與承諾最重信實,川普急於造就更多的競爭對手,以期帶動市場的活水。甚至不惜打破美國過往的承諾,直接破壞了誠信之外,更毀棄了與他國合作的機會,利弊得失會逐漸顯現。北京對美國原來就傾向成為「戰略夥伴」,沒有想到川普在戰略布局上早就把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這讓中國不少美國關係專家跳腳。他們還是忽略了川普是市場操盤的高手,多元多管道的創利模式才是他最在乎的事啊!

反觀蔡政府的國安戰略,在視導空軍作戰指揮部,了解我國近日對於中共遠海長航的戰備處置措施後,小英總統在臉書貼文表示,「寧可百年無戰事,不可一日無戰備」。觀念非常正確,可是在戰略與國安布局上,無視於中國政經與軍事實力與發展,不在外交與政治上發揮以小搏大的靈活策略,一味地冷視兩岸關係,等於是製造中國更大更多的機會發展對台軍事升級實力與動作,徒增兩岸不必要的摩擦機會。再來花大錢向美購買武器,充實戰備!不知不覺中成了川普的棋子,如此思維無異讓國軍自陷於被動,很難搶到先機!實在可惜!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