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驀然回首2017年,那人讓世界燈火闌珊

2017年12月26日 06:10 風傳媒
美國總統川普(AP)

美國總統川普(AP)


美國《時代》雜誌從1927年開始,每年12月都選出一位或一群在當年造成最大(正面或負面)影響的「年度風雲人物」。不難想見,美國總統是這份榜單的熟面孔,91年來共有13位總統(或總統當選人)22次入選,最近一位就是2016年當選的川普。一年之後新的榜單出爐之前,許多人研判川普有可能連莊,畢竟2017年總對可說是「川普之年」,一年前他的當選改寫(或撕毀)了西方政治學教科書,一年後他的治國理政撼動了全世界。

結果今年雀屏中選者是「打破沉默者」(The Silence Breakers),一群勇敢面對職場上位高權重的性侵害與性騷擾慣犯、挺身揭發其惡行的女性與男性,她(他)們催生的「我也是(受害者)」(#MeToo)社會運動無遠弗屆,不僅讓娛樂業、政治圈到學術界一個又一個大人物身敗名裂,也徹底改變了西方社會的性別關係。

不過川普雖然未能成為繼尼克森(1971、1972)之後第二位連莊的《時代》年度風雲人物,但其實「打破沉默者」今年脫穎而出,他還是與有「榮」焉。這是因為要論「職場上位高權重的性侵害與性騷擾慣犯」,實在很難不聯想到白宮橢圓型辦公室(Oval Office)裡的那一位。

而且,「打破沉默者」其實在去年美國總統選戰就已現身。經營房地產(包括賭場)、主持電視實境秀出身的川普,不但長期物化女性、羞辱女性,而且選戰期間被至少16名女性指控性騷擾,他在電視、廣播節目的淫穢言行也被挖出來原音重現,最經典的段子就是他誇稱自己當上大明星之後可以對女性為所欲為,動不動「一把抓住女人的私處」(Grab them by the pussy)

於是,川普1月20日就職,隔天50萬民眾湧入華府,史稱「女人向華盛頓進軍」(Women's March on Washington)。當日天寒地地凍,許多參與者特別戴上手工針織的毛線帽,為了向川普致意,名稱就叫「私處帽」(pussy hat)。

這就是堂堂全球超級強權的新任總統。

我們面對政治人物往往會有一種矛盾弔詭的心態,一方面認為他們掌握權力且為民表率,因此言行必須符合高於一般人的道德水平;一方面又覺得人才難得,治國理政講求實效,私德欠佳的政治人物可以其才幹與政績彌補。問題是,川普入主白宮近1年以來,充分印證了他的前任歐巴馬對他的評語:無論是準備、性情抑或核心價值,都不夠格擔任國家領導人。

在內政領域,雖然川普大吹法螺宣揚政績,但是仔細檢視,他的成績單慘不忍睹。的確,美國經濟與就業表現不差,但主要歸功於全球景氣復甦,與川普財經政策關係不大。

共和黨從今年1月20日開始「完全執政」,掌控白宮以及國會參、眾兩院的多數席次,然而他們很快就發現「執政黨」是一個遠比「反對黨」難以扮演的角色。民主黨雖然還在摸索敗選後的新方向,但共和黨自亂陣腳的本事太過高強,加上川普領導風格紊亂無常,對政策細節也毫無興趣,讓共和黨國會領導人的工作格外辛苦。

新政府前10個月,重大法案一事無成,恨之入骨的歐巴馬健保(Obamacare)依然健在,唯有聯邦最高法院一席大法官達陣,但是也讓共和黨付出議事規則「自廢武功」的高昂代價。眼看年關將屆,減稅案終於讓川普與共和黨有東西可以說嘴,但主要受益者並不是川普競選時口口聲聲的「那些被遺忘的男男女女」,而是富豪與大企業(包括川普自己的家族企業),美國社會福利體系勢必也將七折八扣。

治國無方,醜聞多端。川普政府不是「陷入」醜聞,而是根本就在醜聞中誕生。儘管川普始終拒絕正面承認,人盡皆知俄羅斯是他2016年選戰最賣力的助選員,有待釐清的是他的團隊甚至他本人是否內神通外鬼?他是否涉嫌阻撓調查以至於妨害司法?更關鍵的問題則是,案情是否嚴重到引發檢察官起訴甚至國會彈劾?在可預見的未來,通俄門(Russiagate)不僅陰魂不散,更是川普政府的不定時炸彈。

川普代表的「另類右派」(alt-Right)意識型態──排斥移民、反對多元化、仇視伊斯蘭教、歧視少數族群、踐踏客觀科學,以「反對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之名大行其道。川普一直將自己保持在「選戰模式」,不斷透過推特(Twitter)與造勢活動散播謊言、歧視與陰謀論,只顧鞏固支持者基本盤,不惜造成美國社會嚴重分裂;面對媒體的監督批評,則一概斥之為「假新聞」。凡此種種,美國民主體制的基石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

在國際社會,川普同樣繳出不及格的成績單。他在選戰期間出了太多不負責任的言行,於是上任後的當務之急竟然是損害控管。川普政府不僅在區域危機面前左支右絀,也主動挑起許多爭議,其結果就是美國的國際地位與聲望大幅滑落。

他對地緣政治與國際局勢只有粗淺的認知,卻沾沾自喜,不尊重國務院外交專業,蔑視二戰之後美國歷任政府苦心營造維繫的國際政經秩序,高舉「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的旗號,從氣候變遷與自由貿易等議題全面退卻,以短視近利的扭曲眼光看待與盟邦的關係,對獨裁集團政府與民選政府一視同仁,揚棄隨著國力擴張而推展民主體制的價值取向政策,讓中國與俄羅斯的周邊小國惴惴不安。美國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私底下對川普的評語一針見血:蠢才(moron)。

面對上任後最嚴重的危機──北韓發展能夠攻擊美國本土的核彈頭洲際彈道飛彈,川普不斷以言辭做出無謂的挑釁,向金正恩暗示美國不惜發起第二次韓戰,儘管這是會造成南韓數十萬軍民死傷、不顧歷史責任的舉動。

面對中國,川普色厲內荏,競選時關於貿易和南海主權爭端的狠話,如今都成了糟蹋自身尊嚴的空話,還將許多全球議題的主導權移交給中國。他訪問北京看似備受尊崇,實則確認為了中國與美國並峙的「新型大國關係」。在許多領域,川普的「美國優先」反而造就了「中國領先」。

對於國際政治永遠的亂源──中東,川普同樣是治絲益棼。敘利亞內戰逐漸邁入尾聲,最大贏家是滿手血腥的阿塞德(Bashar al-Assad)政權,俄羅斯也因此在中東穩佔一席之地,建立其渴望已久的常駐軍事基地。伊斯蘭國(IS)的軍事力量雖然迭遭重創,但是以川普為代表的民粹民族主義,仍然持續為激進組織提供源源不絕的動力。

川普把新政府外交政策的最大敗筆留到年底。12月6日,他不顧盟邦勸阻與穆斯林警告,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卻完全不提巴勒斯坦建國之後定都東耶路撒冷(East Jerusalem)的訴求,這不負責任的舉動大幅升高當地緊張局勢,也讓以巴和平進程瀕臨徹底斷絕。後來聯合國安理會表決要求川普收回成命的決議案,美國1票封殺14票;全案送進聯合國大會,沒有否決權可動用的川普,恐嚇各成員國「敢投贊成票就斷絕援助」,結果大會還是以128票對9票壓倒性通過決議案,美國的國際地位繼續上下沉淪 。

川普今年在《時代》公布年度風雲人物之前,搶先表明自己敬謝不敏,但真的落選之後,也許反而悵然若失。儘管如此,展望新的一年,在國內,川普可能因為「通俄門」遭起訴或被彈劾,可能爆發新的醜聞,可能拖累共和黨在11月的期中選舉大敗。在國外,他可能點燃朝鮮半島武裝衝突,可能鼓勵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爆發直接衝突,可能導致國際秩序進一步解體。2018年,川普仍然是年度風雲人物呼聲最高的人選。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