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蔡英文註定是一任總統?

2017年12月28日 06:20 風傳媒
20171227-民進黨下午召開中執會,黨主席蔡英文出席。(蘇仲泓攝)

20171227-民進黨下午召開中執會,黨主席蔡英文出席。(蘇仲泓攝)

民調雖然不能等同於民意最後決定,但跌跌不休的民調支持度,想必還是讓好強的蔡總統難堪的;然而,這不只攸關總統的面子,更重要的是,政府推動改革順利與否,很大部分取決於總統的話語權,當總統支持度愈低,幾無話語權的時刻,恐怕連日常的國政推動都會引發信任危機。

總統民調再跌 中間及綠營選民失守

美麗島電子報12月國政民調顯示,僅有27.1%的民眾滿意蔡英文的施政表現,不滿意度高達60.2%,根據美麗島電子報交叉分析,主要原因是中立民眾對總統評價每況愈下,民進黨及時代力量支持者不支持度上升所致。另外,由台灣指標民調所做的調查,也和美麗島電子報的結果相去不遠,對總統蔡英文的執政表現有6成民眾表示不滿意,僅有2成6滿意。更嚴重的是,根據台灣指標民調的交叉分析,即使在深綠的台南市及高雄市,蔡英文的不滿意度也高達驚人的5成3。

蔡英文上台沒有多久,就為民調支持度低所苦,依照台灣民意基金會的民調長期趨勢,蔡總統上台到現在,已經過3次的死亡交叉,第一次在去年10月,今年9月雖因換閣揆稍微回升,但到了11月不滿意度再度超過滿意度,究竟是什麼原因讓蔡英文的民調易跌難升?

蔡英文和馬英九一樣 都敗在內政

蔡英文當選前,專欄作家南方朔曾為文表示,蔡恐怕是「有命無運」的總統,南方朔認為,蔡英文「有命」,即將在大選得到勝利,但「已注定將是歷史上最『無運』的領導人」,因為馬的8年執政,已留下了「經濟」與「兩岸」這兩個爛攤子,下一任總統必須概括承受經濟發展蹉跎8年的苦果,還有「九二共識」這個緊箍咒如何收拾,將是蔡一上任就必須面對的難題。

為了化解九二共識這個南方朔口中的緊箍咒,蔡英文上任後確實大費周章讓兩岸勉力維持在冷和狀態,無論國內評價如何,國際上對蔡英文的兩岸處理多持肯定態度,認為她掌握了不卑不亢的基調;相反的,過去19個月來讓蔡英文陷入困境的,反而多是內政問題;諷刺的是,蔡英文在野時認為馬政府施政困境,在於馬英九處理內外時失去平衡,過度重視兩岸關係,而忽視國內民意;但輪到蔡政府上台,真正讓蔡政府卡關的也是內政問題,馬英九如果在內外之間失衡,蔡政府則是看著新民意迎面撞來卻毫無知覺。

好與壞的結合:社會的主體性與政治對立

最明顯的例子是兩次勞基法的修改,蔡總統雖說勞工是她心中最軟的一塊,但此一最軟的一塊竟然會堅持造反,可能是她及民進黨始料未及的;某種程度而言,這是好與壞的混合;就好而新的一面而言,這是台灣的進步,勞團、社運、或青年團體取得主體性,不再附屬於政黨或顏色之下,這和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時最大的的不同;但壞的是,台灣二十年來的政治分歧及對立依舊,對蔡政府很不幸的是,當政治和社會分歧一結合,台灣頓時成為諾貝爾獎文學得主奈波爾的書名《印度:百萬叛變的今天》,只要將印度換成台灣,也相去不遠。因此我們看到的是日日有抗爭,周周有遊行,更嚴重的是,各種抗爭和遊行之間都找不到緩衝及中間地帶,完全呼應台灣的政治分裂現況。

同樣的,正因為這樣的新情勢,舊的政治伎倆也失效,民進黨上次執政時,前總統陳水扁面臨貪腐風暴,可以靠著轉向極獨自保,至少讓自己取得深綠支持;相對的,蔡政府由於掌握國會多數,討好深綠的動作及法案紛紛出籠,從廢除特偵組、清算國民黨黨產、到表面上要去除有「中正」符號的轉型正義條例等,這可以預見的必然激怒藍營,但也疏離了中間選民,但綠營選民卻又覺得不滿意;更嚴重的是,蔡政府勇於在政治上鬥爭更襯托出在社會公平議題上的猶疑怯弱,最後連進步青年這一塊也失守了。

歷史上那些民調低的總統

蔡英文並不是第一位進步性政黨領導人為民調低所苦的,法國前總統奧朗德正是因為民調低到無可救藥,最後放棄連任,但也種下社會黨大敗的遠因;另一位放棄連任的是美國前總統詹森,他在任時適逢民運高峰,同樣也面臨政治對立、民主黨內分裂困境,他放棄競選連任,但他用盡威脅利誘手段通過民權法案,據說他簽署法案時曾說,「民主黨永遠失去南方了」,儘管政治上不利,但民權法案對美國意義重大,此舉也終於為詹森在歷史上平反。

蔡英文會走那一條路?在短視近利的台灣,政治人物需有極大的勇氣才敢做對的事,詹森之路難以企及;然而,蔡英文要走奧朗德之路也未必就能如願,最弔詭的是,民進黨派系嚴重對立,蔡英文可能勉強仍是現階段各派系的公約數,如此一來,即使民調再低,蔡英文恐怕還是要拼2020連任了。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對我來說,寫作就是個思索的過程,就如漢娜.鄂蘭所說,如果無需寫下來就能夠記住所有思想,她也許就不會寫任何東西,因為寫作背後就是理解的欲望。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