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義見】美利堅分裂國總統就職、民粹浪潮席捲全歐 回顧歷史的分水嶺─2017年

2017年12月30日 07:00 風傳媒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當記者這十多年,如果要說哪一年會是改變歷史的分水嶺,我會說是2017年,為什麼?而這改變歷史的一年,又將如何影響2018? 這一年,作為世界第一強國的美國不斷地打破現狀,而經歷了英國脫歐震盪的歐洲則是力保現狀,而我也有幸作為SMG(上海東方傳媒集團)的記者,在美國與歐洲的現場見證了這一年的歷史。

從美國總統就職大典,到法國總統大選,從川普(Donald Trump)的七國和二十國集團峰會處女秀,到德國議會大選,再從美國最重大的槍擊案,到川普第一次的亞洲行。 而這一年,必須先從美國總統就職典禮說起。 這年的一月二十日的華盛頓,陰雨天,川普宣誓就職美國總統。和我經歷的2012總統就職大典不同的是,這次不是現場全民狂歡,而是分裂成了兩個陣營:一邊現場支持者狂歡,一邊反對者卻在華盛頓街頭縱火砸窗,第二天更是有數十萬人走上街頭抗議。 沒人知道美國接下來的路會往哪走,大家知道的,是美國陷入了嚴重的分裂。

不只兩黨對峙,政治圈外人川普闖入華盛頓,更讓共和黨內部出現了裂痕,但利用共和黨共同的敵人:歐巴馬,川普在一年不到的時間逐步實踐了他的競選承諾,特別是在推翻歐巴馬的政治遺產上。 川普一上任,一紙行政命令廢除了TPP,而後退出了巴黎氣候協定,收緊了美國對古巴的政策,拒絶承認伊朗核協議。在年底,與歐巴馬移民政策迥然不同、極具爭議的旅遊禁令更是全面生效,而在沒有任何民主黨人支持下過關的稅務改革,不只成了川普第一年最重大的立法成就,更藉機重創了歐巴馬醫改。

美國的川普支持者。(美聯社)
美國的川普支持者。(美聯社)
抗議川普的民眾在白宮外示威遊行。(美聯社)
抗議川普的民眾在白宮外示威遊行。(美聯社)

川普致使美國國內政策巨變,在國際上亦然。 我跟著川普的腳步,直擊他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歐洲之行。在北約峰會上,我看到歐美盟友間出現了裂痕,川普甚至毫不客氣地訓話歐洲領導人;而在七國集團以及二十國集團峰會上,我則看到美國一國對六國,甚至是一國對十九國,拒絶支持巴黎氣候協定,在自由貿易議題上也語帶保留。

而當時,二十國集團峰會的一大重頭戲,是在「通俄門」的陰霾下,川普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首次見面,不只在公開場合見,甚至據傳,在沒有任何美國官員陪同下,私自與普京進行了長達一小時的對話,這都讓通俄門陰霾遲遲無法散去。 接著,一年一度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大會,也變得以往不同,在川普第一次面對世界各國的領導人講話的場合,他堅定表達了「美國優先」的立場,一席要「徹底摧毀北韓」的言論更震驚了各國。

然後就來到了他十一月的亞洲之行,面對美國在亞洲的兩個小夥伴,日本與韓國,他沒有掩飾把日韓看成美國小跟班的態度,一面是老調重彈重申同盟穩固,一面卻又批評貿易問題,並且還不忘推銷軍火。 而川普的一大遺憾,則是想閃電訪問三十八度線,卻因為大霧沒有去成,直升機起飛又降落,等了一個小時還是無法前去,但,如果去成了,不知道會對緊張局勢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2017國際新聞回顧: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美聯社)
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美國史上最嚴重的槍擊事件。(美聯社)

回到美國國內,這一年美國發生的最重大的社會事件,莫過於拉斯維加斯的槍擊案,這美國史上最嚴重的槍擊事件,導致58人無辜喪命,超過500人受傷,我到今天閉上眼回想起那裡的場景,彷彿還能到現場濃濃的血腥味。悲劇過後,美國兩黨是再就槍支管控爭吵了一回,但卻沒有任何舉措避免美國槍支氾濫的問題,也沒改變美國一年有三到四萬人死於槍下的現狀。

這些,對2018年的美國意味著什麼呢?從稅務改革兩黨沒有任何合作,到槍支管控兩黨毫無共識的狀況都能看出,美國社會的分裂以及兩黨的對峙狀況恐怕只會更加的惡化,而美國在國際上持續不斷退群,在國際組織中採取的對立態度,確實是讓美國優先了,但恐怕也會使得美國國際地位更加的孤立,但,也不是沒有好消息,在川普上台後,美國經濟是持續的看好,不過,因為「通俄門」的烏雲遲遲不散,美國市場的風向也可能隨時轉向。

G20峰會落幕,美國總統川普在諸多議題上與其他19國不同調。(美聯社)
G20峰會落幕,美國總統川普在諸多議題上與其他19國不同調。(美聯社)

而在歐洲,在英國報導過脫歐公投的我,這一年也在法國巴黎,目睹了崛起的法國民粹主義,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線的候選人勒潘進入決選,和政壇黑馬馬克宏對決,儘管馬克宏的民調是一路領先,但美國大選的經驗,讓我在選前一直不敢太早下定論,因為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似乎打破了一切,包括人們對民調,以及對媒體報導的信任。 但很多人說,也正是英國脫歐和川普效應,擊退了歐洲的民粹主義。

法國總統馬克宏,凡爾賽宮。(美聯社)
法國總統馬克宏。(美聯社)

在德國的議會大選,我雖然也直擊了德國民粹主義的抬頭,但卻看到求穩的德國人最終還是選擇了梅克爾,讓她第四度執政。而在歐盟兩大國的領導人梅克爾和馬克宏的聯手下,歐盟重新站穩了腳跟,甚至迎來了改革的機會。 因此,相較於2018年的美國充滿變數,2018年的歐盟,除了英國外,還是相對穩定的,不過,梅克爾在選後陷入了組閣的困境,而馬克宏的民調又是大落大起,加上恐怖攻擊和難民問題持續讓民粹勢力仍保有實力,這都在為歐盟改革的進程投下了變數。

改變歷史的一年過去了,留下來的是,確定當中有更多的不確定性,全球化中民粹主義持續打破現狀,這將是我們將共同看到的2018年。

作者:

張經義

SMG白宮記者兼美國新聞中心主編,白宮記者協會百年來首位中文媒體記者成員。

曾任職鳳凰衛視、世界日報、遠見雜誌,曾實習於聯合國總部與NBC紐約總部。
紐約大學國際關係碩士、政治大學阿拉伯語與新聞學雙學士,沙烏地邵德國王大學進修。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