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拆除違背民主精神的塑像是世界潮流,台灣呢?

2018年01月06日 05:30 風傳媒
政大校務會議終於決定移除圖書館的蔣銅像,作者認為應全面除去極權時代符碼。圖為作者天天都須經過的永和區公所前高聳的蔣銅像。(作者提供)

政大校務會議終於決定移除圖書館的蔣銅像,作者認為應全面除去極權時代符碼。圖為作者天天都須經過的永和區公所前高聳的蔣銅像。(作者提供)

解嚴三十年,當我們談到國家正常化,當先思考的是「解殖」,除去中華民國的體制,而其中最清晰的殖民符碼,也最易移除的,就是白色恐怖時期的強人蔣中正的銅像,這比更改國號、國土、國旗、國歌、憲法的阻力小多了,至少中國、美國不會干涉。北市士林區中正高中內一座蔣介石銅像,日前遭斬首噴漆,二十八日警方前往「台灣建國工程隊」郭姓隊長等人住處搜索起獲事證,全案移送法辦。

蔣銅像的存在,合乎台灣民主精神嗎? 別認為銅像的存在與否是個小問題,那告訴我們台灣沒有「解殖」,守舊的極權勢力,仍在上空盤旋,隨時準備復辟,台灣沒有真正進入民主時代。七月份美國也發生類似事件,維吉尼亞州沙洛茲維爾市(Charlottesville)決定拆除市區公園的李將軍(Robert E. Lee)塑像,而引發流血衝突後,全美各地掀起拆除內戰時期南方邦聯的雕像。他們所思考的是:這些銅像所代表的意涵是否違背了美國精神?

蔣銅像的存在符合台灣民主價值嗎?

當波蘭等東歐國家經由立法徹底剷除極權符碼,讓列寧、史達林像一個都不剩,當烏克蘭的「地名正義」,徹底清除了專制時代的文化毒素,讓共產時代以獨裁者命名的城市、街道、廣場、學校一個都不存時,他們真正擁有了自由。而台灣呢?再看看蔣介石一輩子極右派好友巴拉圭的史托斯納爾將軍, 尼加拉瓜極右派的蘇慕薩將軍,在他們的政權垮台之後,所有的塑像、肖像早就拆光了, 民主進步黨上台掌權兩次了, 台灣還到處是權獨裁統治的大蔣小蔣的塑像、 肖像……台灣人真是宅心仁厚?不願徹底清除傷口的毒膿?台灣社會還要繼續被這無意義的極權符碼宰制著我們的心靈?撕裂著我們的國家?

極權圖騰並不等於歷史文物

維吉尼亞州流血衝突後,美國北卡羅來納州、佛羅里達州都有民眾自行移除邦聯軍人塑像事件;各州官員也著手研議相關的拆除計劃。(據民權團體織SPLC去年公布的報告,全美有逾1500個邦聯紀念物,包括700座紀念碑和雕像,主要位在南方。)如田納西州州長哈斯蘭(Bill Haslam)呼籲將邦聯將軍、3K黨早期領袖佛瑞斯特(Nathan Bedford Forrest)的半身像從州議會移除。馬里蘭州州長霍根(Larry Hogan)表示:他將設法移除最高法院前首席大法官坦尼(Roger Taney)雕像,因為坦尼曾在1857年做出蓄奴並不違憲的歷史性判決。霍根指出:「我們不能也不應抹去歷史,但應該分清楚正確了解歷史和美化種族主義之間的分別。」

霍根的話真要送給柯文哲深思。柯市長反對拆除蔣銅像並表示:這也是歷史的一部分。我們應該了解台灣歷史是存在著蔣氏父子的白色恐怖統治,這是事實。但不代表軍事強人個人崇拜仍該存於民主社會;並不等同我們該認同獨裁者的殖民統治,台灣人民該忍受公共空間還存在違背民主精神的「蔣獨裁」。

個人並不反對保留國民黨統治時期的建築,如兩廳院、「中正紀念堂」……就如同日治時期留下的建築西本願寺、總統府、立法院等……這些是生活中自然留下的歷史產物,是文化的一部分,但「中正紀念堂」名稱一定要換掉。當然統派李承龍電鋸「斬首」的八田與一銅像,和其破壞的台北市逸仙國小屬於舊北投社的一對石狛犬,都是文物,此絕不同於象徵極權符碼的獨裁者銅像,我們保留歷史建築和文物,並不代表極權時代強人銅像仍可隨處見於公共空間,強暴台灣人的精神意識。

美國各州迅速研議拆除軍人雕像,反觀首都台北?

地方政府一紙行政命令即可迅速拆除,將台灣內部衝突降至最低,如賴清德在台南市長任內即已魄力處置,讓台南市街展現著「純粹的民主意象」,校園中也明白地移除了「極權時代的印記」,讓青年學子們有清晰的是非價值。反觀首都台北市:柯文哲一介政客,對的事情不敢堅持,左支右絀,鄉愿醜態,就是吃定綠營,只算計想多拿些藍營選票,實令人不齒。此時,民間自發而為,柯市長卻大動肝火,除了對主動拆除殖民符碼者建國大隊郭隊長提出毀損公物的告訴外,竟還花錢修復蔣銅像?其荒腔走板行徑,真不知有何民主理念?看看美國,維吉尼亞州事件後,各州州長及議員們迅速反省,主動檢視內戰時期軍人塑像的存在意義,是否還合於時代,合於美國精神?同時也已研議拆除計畫。柯文哲實應汗顏。

除去極權符碼,讓台灣清晰地走入新時代

也許還有不少人認為:目前法律是如此,郭隊長就是觸犯毀損公物罪,然,此實為失敗主義者的論調,想想從極權獨裁到民主自由,台灣社會改變了多少?或有人認為社會衝突將付出成本,會造成族群對立,事實,暗流曖昧原本就在檯面下騷動著,228當日統促、藍丁誓死守護中正廟造成衝突,「中正廟」這大圖騰要動的確比較困難,但全民真應深思「中正紀念堂」或「自由廣場」,何者較契合於今日台灣社會的民主氛圍?此或可經由公民投票解決,其餘機關學校以行政命令自行差拆除,是最快解決之道。留下只是鴕鳥心態,反而年年引爆衝突。

解嚴已三十年,公民社會的民主素養皆已提升,除去極權符碼,讓台灣清晰地走入新時代,洗刷殖民烙印,展現民主社會的公民素養,已是台灣人民的共識,即便有反動勢力,仍是少數,我們不容少數姦汙多數人的民主意識,期望台灣人站出來為建國大隊郭隊長、為台灣民主價值說話。美國維吉尼亞州的衝突事件後的省思,值得台灣人民及政府深思,美國社會經由輿論批判,勢必更為成熟,向族群平等跨再進一步。而台灣呢?「轉型正義」不就是對過去司法、行政、立法、歷史……的解釋,全盤檢視?向「公義民主」的社會大步跨越。把模糊混沌一次清了吧!「轉型正義」就是二次民主,台灣社會需要再次向前邁步。

*作者為視覺藝術教師並曾兼任台灣史教師多年。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