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說不出口、看到陌生人就想退縮 現代人的恐懼由他們來演活

2018年01月09日 07:30 風傳媒
三語事劇場將在今年2月28日帶來《恐懼紀念日》演出。圖為三語事劇團演出。(資料照,顏麟宇攝)

三語事劇場將在今年2月28日帶來《恐懼紀念日》演出。圖為三語事劇團演出。(資料照,顏麟宇攝)

錢不夠用、找不到工作、跟陌生人社交、讓重要的人失望、沒有人在乎你在乎的事情……每天夜裡獨處時,你害怕的是什麼呢?這些憋在心底的焦慮,又該找誰傾訴?由三語事劇場帶來的《恐懼紀念日》,或許就是一個適合的場所。

參與式劇場(Playback Theatre),又稱一人一劇場,是一種沒有劇本的表演形式;由演員即興演出觀眾分享的故事、生命經驗,形成連演員也無法預料演出內容的特殊型態。

以參與式諧音命名的三語事劇場,將在今年2月28日以《恐懼紀念日》為名,演出觀眾生命中對於恐懼、害怕的經驗。

2017-10-23-三語事劇場演出02。(三語事劇場提供)
三語事劇場,將在今年2月28日以《恐懼紀念日》為名,演出觀眾生命中對於恐懼、害怕的經驗。圖為三語事劇場演出。(資料照,三語事劇場提供)

「恐懼的記憶是共通的」 黃有事:希望從故事裡互相萃取能量

對於這次演出,團長黃有事說明,不單只是要紀念二二八,而是希望每年都可以把這天當成「恐懼紀念日」,大家都可以來訴說他們的憂慮,並從彼此的故事裡萃取能量。「恐懼的記憶是共通的」,黃有事說,即使不了解白色恐怖的歷史,也可以來看恐懼這個主題。

要撐起這個主題,黃有事對恐懼有何觀察?他舉例,像人性都有逃避、拖延的心態,許願就是對未來的自己開了支票,雖然我們可以預見可以行動後的結果,但隨著越拖越久,累積的困難越來越多,焦慮也就越來越放大,我們就會進而開始逃避行動。

不敢走出房間的現代人 「因為走出去,就要公開、要被評斷」

黃有事接著提到,像憂鬱症的人不敢出門,是因為覺得還沒把自己整理好,沒準備面對人群;出門之後的事很多沒辦法控制,這是很大的焦慮,而其實,這也是每個都市人都在面對的東西。

20171230-百野繞境跨年藝術遊行30日晚間抵達社子島坤天亭,並於廟內舉行晚間劇場活動。三語事劇團演出。(顏麟宇攝)
黃有事接著提到,不敢走出門的恐懼,也是每個都市人都在面對的東西。圖為三語事劇團演出。(資料照,顏麟宇攝)

「要從房間裡走出去的恐懼,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啊」,黃有事指出,走出房間有一堆的不確定性,大家都害怕不能預知的狀態,所以會極力保護自己,像為什麼有女生要化1、2個小時的妝才敢出門,就是害怕被評斷,因為走出去,「你就是要公開的狀態」。

「現代人常見的恐懼是寂寞,做的很多事都是為了填補這份恐懼」,話鋒一轉,黃有事談起了另一種恐懼的型態,他說,寂寞是不知道怎麼照顧自己,而這是很難開口跟別人講的事;我們明明活在壅擠的城市裡、每天這麼多人接觸,為何還是寂寞?那是因為人之間沒有連結。

20160125-SMG0045-026-寒流-天氣冷-配圖-陳明仁攝.jpg
黃有事認為,現代人明明每天這麼多人接觸,為何還是寂寞?那是因為人之間沒有連結。圖為示意圖。(資料照,陳明仁攝)

「聽到別人的故事,才有辦法同理別人」

華視編劇班出身的黃有事,卻做起了沒有文本、沒有劇本的參與式劇場,「為什麼要這麼草根做劇場?」面對這個問題,他的回答是:因為聽到別人的故事後,才有辦法同理別人;如果齊柏林是在高空看見台灣,他就要像螞蟻一樣在不同角落聽見故事。

2017-10-23-三語事劇場演出07。(三語事劇場提供)
黃有事認為,聽到別人的故事後,才有辦法同理別人。圖為三語事劇場演出。(資料照,三語事劇場提供)

面對恐懼不會只有黑跟白,不會只有面對或逃避2種選項。黃有事認為,這是有開放答案的,兩極中間會有很多選項,「我想做這一代人面對的恐懼,賦予屬於我們時代的意義」,也希望聆聽彼此故事之間,可以洗滌自己的恐懼,或從別人的生命中獲取能量。

《恐懼紀念日》將於2月28日於到3月3日間,於台北市不鳥穀文創基地演出,觀眾朋友可於售票網頁了解更多場次資訊。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