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北檢助拳,馬英九不能只靠蔣經國自證清白

2018年01月12日 06:20 風傳媒
前總統馬英九出席國民黨中常會,追憶蔣經國,也談及自己遭到司法追殺。(盧逸峰攝)

前總統馬英九出席國民黨中常會,追憶蔣經國,也談及自己遭到司法追殺。(盧逸峰攝)

蔣經國逝世三十周年,即使在大談「轉型正義」去蔣而後快的此際,蔣經國或拜晚年民主開放之「正果」,或拜既是本土又是獨派祖師爺「之一」(只能之一,爭居其位的老人家不在少數)的李登輝迄今仍願奉蔣經國為師之賜,談到蔣經國讚聲還是遠超過噓聲,坊間也陸續推出相關紀念或揭密書籍,包括始終自認是「唯一秘書」的宋楚瑜,也推出新著《蔣經國秘書報告》,至於不被宋楚瑜「認可」但自認是蔣經國「胖秘書」的馬英九,也在國民黨中央邀請下,重回中常會,談的是憶述蔣經國,國民黨送暖的則是相信馬英九在三中案絕無不法。

司法打壓反倒讓馬找到重整旗鼓的支點

根據《新新聞》的報導,馬英九這場中常會演講,既是懷念蔣經國,也可視為馬英九「重出江湖」的先聲,不但準備率子弟兵投入年底選戰,也和前後全黨主席吳敦義朱立倫達成聯手力抗司法打壓的共識,可想而知,當然也是攜手拚年底的選戰。

根據報導,馬英九曾經想徹底退休,甚至準備撰寫回憶錄,但卸任後官司不斷,特別在北檢重啓三中案偵查後,強烈感受到有欲入他於罪的氛圍,心境有了極大轉折。司法到底是否刻意鎖定馬英九?沒事也要辦出事來?或許見仁見智,但馬英九身為案件當事人,自有格外冷澈的感受,唯「三中案」涉及國民黨產,馬英九有事,國民黨跑不掉,國民黨有事,馬英九當然更無法自外於其事。

民進黨、蔡政府、黨產會、乃至司法(北檢),在過去這一年半,能否真的找出入馬於罪的證據尚不得而知,但的確創造了讓孱弱不堪的國民黨不得不綁在一起打強心針的處境。

三中案是特偵組已經偵結的陳年老案,最冤枉的還不是三天兩頭被媒體爆料不知真假案情的馬英九,而是沒頭沒腦坐監四個月的蔡正元,千萬交保出監後的蔡正元唯一感想只有三個字:馬英九;在這四個月期間,問來問去都是問馬英九的事,換言之,羈押蔡正元劍指馬英九。

20180102-中華泛藍聯盟上午舉辦新舊總召交接,國民黨前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出席。(蘇仲泓攝)
國民黨前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坐監四個月的感想是:問來問去只問馬英九的事。(蘇仲泓攝)

院檢有誰問問買家:承受扁政府多大壓力?

三中案到底有沒有事呢?特偵組在二00七年啓動偵辦,二0一四年偵結,如果隔了十年真有事,那麼花了七年時間查不出所以然,而偵結此案的前特偵組承辦檢察官要不要記過申誡或撤職?如果最終還是沒事,那麼此刻重啓調查還押了蔡正元的北檢和北院,要不要記過申誡或撤職?

民進黨兩度執政,拉開轉型正義大旗,清算不當黨產,唯一目標就是曾經威權統治黨國一家的國民黨,至於李登輝執政期間讓所有政黨合法登記的作為,完全不在其眼內。回到三中案的時點,當時一句黨政軍退出媒體,國民黨就得限時處分擁有的媒體資產,三中分三包,檢察官或法官大概沒有人會問,當時承接三中的買家,承受多少扁政府的壓力,警告他們不能買,免得抱回一個大地雷?

簡單講,民進黨政府讓國民黨非賣不可又賣不掉,膽敢承接國民黨產者不是心臟特別強,就是特別天真相信法治不因政黨輪替而有別,誰還肯高價買入?如今國民黨的「罪責」竟是低價出脫,換一個角度,若真被國民黨高價賣出,那還得了?天曉得帳要查到南北極了?黨產不是政府資產,屬民間交易行為,股東不說話,賣高賣低還輪得到政府講話嗎?這也罷了,民進黨二度執政,當年依法買賣,如今一個不當黨產條例就讓所有依法有「違法」之虞,這不是開人民的大玩笑嗎?

法律只從政黨,談何法治?遑論正義

最誇張的是檢方辦案一周一爆料,儘管因為馬英九提告,逼得檢方三天兩頭發出新聞稿澄清,媒體所披露案情均非檢方洩露,與事實亦「未盡相符」,那到底哪些符哪些不符?有錄音帶嗎?錄音帶的內容真實嗎?言之鑿鑿的出售會議,結果被點名的蔡正元聲明他從未參與過相關會議,不論這些內容到底是哪一路人馬,至少幾點沒搞清楚,第一,行管會被限制出境的汪海清算不上馬親信,他是前任留下的舊人,第二,蔡正元當然不會是馬的左右手,他在國民黨內的人脈或派系屬性,國民黨內人盡皆知,不論怎麼搭都搭不上馬,哪有條件進入馬英九主導的出售決策會議?第三,為了爭奪中影,當年蔡正元和郭台強鬥得七葷八素,馬英九大概連影子都沒摸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一句話都沒敢吭,不要說馬英九否認「那就回饋給他」(中視案)出自其口(因為不是他的用語),在馬英九的腦袋裡,「圖利」二字到底是何意義?大概也是不甚了了。

20171221-中廣董事長趙少康肅凝地出席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舉行「中國廣播股份有限公司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聽證程序。(陳明仁攝)
中廣董事長趙少康肅凝地出席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舉行「中國廣播股份有限公司是否為社團法人中國國民黨之附隨組織」聽證程序。(陳明仁攝)

郭台強、余建新和趙少康自嘆倒楣要陪馬英九跑法院之外,大概也要感嘆自己不夠大咖,不如長榮和三重幫,否則國民黨產中,真正「侵占日產」(日產理當為國家接收,而非政黨接收)的前國民黨中央黨部、現在的張榮發基金會,以及前中廣大樓、現在的帝寶,本來應為國產却變私產,法院要用轉型正義之後法,追繳豪宅與大樓嗎?法律若能一念將前法翻為違法,法律無所適從或法律只從政黨,連法治都將錯亂又談何正義?

念頭歪動招式使錯 政治司法皆然

馬英九在國民黨中常會追憶蔣經國兼吐苦水,不過,國民黨中常委們以「馬英九在蔣經國的薰陶下一生清廉」,做為他不可能涉及不法的理由,却是離題太遠,蔣經國離世三十年,不能為任何人的清廉背書,與其搬出蔣經國,不如靠自己,馬英九一生最大的「理財本事」就是存錢,除了薪水存款,只餘一棟老公寓,不像其他政治人物,選個市長或為了選市長,就能購置一棟宅邸,歷任民選正副總統住房最爛的就是馬(住的比馬英九還差的是已故副總統李元簇,但他非民選),清查馬英九的金流大概不用花檢察官太多時間,約莫三十分鐘頂夠了,不必猜也沒得放話,辦三中還要搞出光碟案,檔次委實太低。附帶一提,真有錄音光碟為證物,那得庭上相驗,哪由得片面放話?

司法不為政治服務,很遺憾,台灣侈言司法改革,司法即使不想為政治服務,都難免主動或被動為選舉助拳,馬英九一人受累,却讓國民黨在散盤失魂的低潮中,找到可能的支點,北檢這一拳,既算不準幫到誰?還有大機會傷己,念頭歪動,招式使錯,這個常識於政治於司法都適用。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廿八年如一日,就是愛新聞。不怕政客浪淘盡,不怕字多鍵盤敲斷手,就怕滿櫃雜書讀不盡,而且恐懼必然成真。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