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司法政變詭譎 內戰陰影籠罩

2014年05月15日 18:22 風傳媒
紅衫軍集會。

紅衫軍集會。

泰國「司法政變」詭譎,由精英階層主導的反對派在試圖引發軍方發動政變不果後,利用所掌控的司法機關等優勢,取巧的以司法手段,把民選總理英樂拉下台,但將面對支持前總理塔信和政府的紅衫軍全力反擊,面對「內戰」爆發之虞。此前的「司法政變」已經推翻了兩位塔信陣營的總理,令紅衫軍憤慨。民調顯示,九成二民眾認為,如果泰國不妥善解決政治問題,可能會引發城市戰爭。

泰國似乎逃不出周而復始政變的宿命,反政府勢力醞釀已久的「司法政變」終於在五月七日發動,該國憲法法院當天發出第一記重砲,就看守總理英樂於二零一一年上任之初的一項高層人士調動案做出裁決,判定英樂及現任的九位看守內閣部長在該次人事調動中濫權徇私,必須立刻卸下公職。

緊接著,泰國肅貪委員在次日宣布,英樂在政府所推行的大米典押案中未盡監督之職,放任屬下貪污枉法,所以建議參議院對英樂進行彈劾,同時該委員會還將繼續進行調查英樂該負的刑事責任,如調查屬實,就會將英樂控上最高法院公職人員法庭。

這兩記重砲,大體上已經為整個「司法政變」定調,但是反對派的牌還未盡出,捍衛政府的「紅衫軍」一方,則在曼谷近郊的佛教城集結,蓄勢待發,並且揚言,只要反對一方推翻民主,推出所謂的「非民選總理」或者藉機發動政變,紅衫軍一定會揭竿而起,進入曼谷,到時就難免掀起「內戰」。

紅衫軍領導人乍都蓬也在集會場上毫不忌諱直言,這一切事件的幕後黑手,就是樞密院大臣普勒姆。

這項調職案是英樂當年八月上任後,於九月間將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塔維調任總理府顧問閒差,然後將警察總監維遷調任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再由飄攀出任警察總監。

塔維不服調令,指稱並無不適任的確切理由,更重要的是飄攀是遭政變推翻、流亡海外前總理塔信「前妻」普查蔓的哥哥,再加上他本人與當年的民主黨阿比西(阿披實)政府配合工作,所以才遭到「排擠」、「整肅」。

這個案件拖了兩年多,直到月前「突然」經由泰國最高行政法院判決英樂的這項調動違法,並且下令塔維復職。大家認為該案件應就此告一段落,但沒料到反對派參議員帕蓬根據最高行政法庭判決,向憲法法院提出訴願,要求憲法法院判處英樂為調動塔維違法失職負責下台。

在此之前,泰國肅貪委員會已經認定英樂政府所推動的大米典押政策出現弊案,而英樂身為總理以及大米典押政策監管委員會主席,卻沒有在各方提出警告後切實防弊,因此有「怠忽職守」嫌疑。

肅貪委員會開始動作後,大家都知道這是所謂的「司法政變」,目的就是硬把英樂牽扯入弊案,然後予以彈劾。只是沒想到,後來真正發揮威力的「神來之筆」,卻是後發先至的塔維調職案。

只不過這個案件本身就有爭議。首先,高層人士調動,本來就是總理職權,除非能證明飄攀完全不適任,否則就不應該據此判定英樂徇私。更何況在法律上,塔信已與普查蔓離婚,更不能還認定英樂和飄攀是親戚。

再者,憲法法庭是否有權接受帕蓬訴願,進而對政府的人事任命案置啄,在法律上乃至憲法上,都還很有爭辯、商榷的餘地。

英樂本人曾於六日在聽證會上為自己辯護,聲稱塔維調職由部長委員會審議通過,她沒有介入決策,「我的所作所為,都以國家利益考量,沒有從任何公務員的調動中獲得任何好處」。

至於有關「裙帶」指涉,英樂也表示,她的哥哥(塔信)與前妻離婚多年,兩家早無姻親關係,談不上什麼裙帶利益。

只不過大家都心知肚明,憲法法庭早就執意要判英樂下台,再多的辯解,都無法扭轉結果,充其量也只能達到「暴露對方陰謀」的目的罷了。

案件「株連」內閣九成員

更明顯的跡象就是,原先帕蓬所提出的訴願,其實只針對英樂一個人,但是最後憲法法院卻主動「株連」當時參與調職案會議的九名看守內閣成員,其中包括了強硬派的外交部長素拉蓬及勞工部長沾能,一舉摧毀看守內閣大部分戰力,其真正的目的,已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目前,素拉蓬已經決定對九名憲法法院法官提出控告。但是,這個做法可能達成的效果,也只是「表態」而已。因為泰國的司法系統,在二零零六年政變以及二零零八年推出新憲法後,一直牢牢被反塔信陣營的所謂「政治菁英」牢控,這也是為什麼「司法政變」能多次得逞的根本原因。

有政治分析者指出,反政府勢力在過去半年來,透過大型抗爭、杯葛選舉等手段以迫使英樂下台,但英樂採取隱忍與拖延的方式回應,讓反對派的街頭示威使不上力。反對派希望引發軍方政變的努力,也因為軍方出於各種顧忌按兵不動。最後,只好由法院出手。

軍方此次按兵不動,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現任陸軍總司令普拉育到九月即將屆齡退休,蹚政變渾水的意願不高。再加上支持政府的紅衫軍一再警告,只要發動政變,紅衫軍一定會立刻傾巢而出,予以對抗,使得軍方也不得不瞻前顧後。

對於憲法法院的作為,英樂也指出整個事情的不尋常之處。首先,憲法法院接受前述訴願,是史無前例的,特別是案件其實已經在最高行政法庭結案,塔維也已復職。她說:「這是憲法法院頭一次同意就政府人員調動進行考量、裁決,我倒真想看看他們會怎麼判,記住,這個判決會成為一個先例。」

英樂的暗示已經很清楚,亦即以後有關政府人事調動的紛爭會沒完沒了。英樂也指出,這也是憲法法院第一次在國會已經解散之後,還接受對公職人員(她自己)的訴願。

其實泰國法庭跳出來介入政爭,本來就非新鮮事,二零零八年時,法院就先後把塔信陣營兩位總理沙馬及頌猜判下台。特別是沙馬的案子,只是因為酷愛作菜的沙馬在擔任總理之後,還上電視烹飪節目炒了兩個菜,就被以「利益衝突」為由判決下台,成了一個讓國際訝然騰笑的案件,也是泰國法院硬幹「司法政變」的經典之作。

另外,從二零零六年至今,八年之間,泰國法院先後判塔信陣營的兩個政黨「泰愛泰黨」、「人民力量黨」解散,兩黨共有將近一百五十位政治菁英被判五年不得涉足政治。二零零八年時,人民力量黨兩名總理沙馬及頌猜在短時間內先後被判下台,加上這次的英樂,共三位總理被判下台,應該是已經創造了世界紀錄。

泰國憲法法院也分別於二零零六年及今年,兩次宣判塔信陣營贏得的選舉無效。

次數這麼頻繁的有針對性判決,不是「司法政變」,又是什麼?

同一時間裏,民主黨被指控、起訴的類似案件,不是撤銷就是拖延時日,至今沒有任何結果。

譬如說二零零八年兩位塔信陣營總理被拉下台,民主黨隨後在軍方穿針引線護航下取得政權,由阿比西出任總理,當時阿比西厚顏將他先前批評得不遺餘力的大米典押政策拿來改頭換面,換成民主黨版的「大米收購保險政策」,企圖效法塔信「收買」貧苦農民,結果也一樣出現弊端,阿比西身為當時總理,也被在野的政黨向肅貪委員會提出檢舉,結果案件拖延至今沒有任何下文。

這次肅貪委員會「火速」調查英樂在大米典押案中的牽涉,效率之高,已到了啟人疑竇的程度,為泰黨因此也對阿比西案遲遲未決提出質疑,最後被逼急了,肅貪委員會竟然推稱相關證據在二零一一年的大水患中遺失了。

民主黨涉及案件一再拖延

其他如民主黨執政期間,紅衫軍在二零一零年發動大規模街頭示威,結果遭到血腥鎮壓,共造成九十二人死亡,但至今沒有任何民主黨人須為該事件負責,當時主導血腥鎮壓的,正是現在帶領群眾在街頭、身負包括「叛亂」在內五個逮捕令的素貼。但是他半年來每天大搖大擺,這兩天還帶領群眾佔領總理府,反倒是不少紅衫軍成員至今還在獄中。

同樣的,人民力量黨和民主黨在二零零七年大選後互控選舉違規,從表面證據上來看,民主黨舞弊、違規的證據確鑿得多,結果人民力量黨在二零零八年底被判解散,當時該黨籍總理頌猜也因此下台。

但是民主黨的案子卻一直拖延,直到二零一零年五月間才正式審理,民主黨還特別派出曾任總理的該黨顧問川呂沛出庭答辯,審理的結果最後竟然是案子的提出不符程序,因此全案撤銷,當時連才做完冗長答辯的川呂沛都一臉愕然呆在那邊,一副「怎麼有這種好事?」的樣子。

泰國的法院是否公正,從上述的簡單的算數與事實,就可以得出結論。

現在,為泰黨已經推出副總理兼商業部長尼瓦塔隆出任看守總理。只有選票作後盾的為泰黨現在的策略是全力推動七月二十日舉行大選,並且希望能再次贏得選舉。

兩個星期以來不斷放話如果憲法法院判英樂下台,就將動員群眾進曼谷「拼命」的紅衫軍卻出奇的沉默。

最可能的情況是,這次憲法法院雖然判英樂及九位閣員下台,但是為泰黨仍然還是看守政府,並未形成反對派希望造成的「政治真空」,使得在憲法體制外推舉非民選總理擔任看守總理的設計暫時無法實現,而為泰黨在有可能再度贏得政權的情況下,最高的利益是促成大選順利舉行,因此不想現在就把整盤棋推翻,所以才節制紅衫軍,不使其輕舉妄動。

總的來說,由於憲法法院此次並未趕盡殺絕,為泰黨顯然還想靠選票再贏一局,把球先踢回反政府的一方,再靜觀其變。

但是面對著民主黨很可能再度抵制選舉,反對派示威者也一定會像上次一樣阻撓投票,甚至中央選舉委員會也會故技重施,故意把選舉「辦壞」。整個形勢,更像會是一個令人厭煩、不斷重複的拖棚歹戲。

泰國這次「司法政變」,其實很多步驟也有跡可尋。

司法政變有跡可尋

先是在去年十二月間,反對派阻止為泰黨議員有關參議員改為全數票選的提案,以免影響反對派倚賴「遴選」議員在參院所佔的優勢。其次,今年三月間,憲法法院出手,以南部二十八個選區無人報名參選或投票,導致無法在同一天內完成大選,判決今年二月二日所舉行、民主黨抵制但為泰黨獲勝的大選無效,使得眾議院無法運作,而參院成為還可運作的最高立法機構。

但明顯的,這個判決實際上曲解了選舉法及憲法。依照泰國有「提前投票」設計的選舉法,根本沒有任何一場選舉可以在同一天內完成。

幾乎在同時,泰國肅貪委員會以一個完全跟貪腐無關的案子,把參院議長尼空.維那攀尼拉下台。這兩件事連結在一起,整個「司法政變」的謀略就已經昭然若揭了。

首先,由於中央選舉委員會的不配合,再加上民主黨篤定再度抵制,短時間內,不太可能再舉行選舉。沒有選舉,因此也不會有國會,國家無法正常運作的情況就已成形,肅貪委員然後就會對英樂在大米典押案中涉及所謂的「怠忽職守」下手,造成總理出缺甚至「政治真空」的現實。

在這種情勢都完備之後,反對派佔優勢的參院就可以推出站在自己一邊的新議長,然後拿著雞毛當令箭,祭出「憲法權力」,要求推舉非票選臨時總理。

當前的發展,也完全符合這個設計。肅貪委員會在憲法法院以塔維調職案判決英樂下台後的第二天,立刻宣布對英樂在大米典押案中的角色作出裁決,裁定英樂涉嫌放任大米典押貪污,決交由參議院進行表決、彈劾,一旦彈劾成功,英樂就將被剝奪參政權五年。

另外,肅貪委員會對英樂涉嫌的大米典押案調查尚未完成,目前正在調查其所涉的刑事罪名,一旦收集齊有關證據,肅貪委員會可能在近期內再作出裁決,即是否把英樂及其他有關涉案人員告上最高法院公職人員刑事法庭。一旦罪成,英樂還得面對牢獄之災。

反對派強渡關山當議長

目前,被歸為反政府陣營的泰國參議院副議長素拉猜,已於九日在很有爭議的情況下,在臨時會中強渡關山當選議長。

泰國參議院共一百五十席,七十七席由各省選一名產生,另七十三席為委任議員,且基本上屬反塔信勢力的利益團體。在眾議院選舉無效的情況下,參議院成為最高民意機構。

紅衫軍領袖乍都蓬就指出,參議院從未在臨時會選舉議長,而且提名人必須獲得總理副署,才有法律效力。參議員威參也表示,參議院議長和副議長選舉不應該在本次臨時會期內進行,因為按照泰皇御准的本屆會期,主要是進行審核國家肅貪委員人事任命等事務,選舉參院議長並未列入議程,而且如要選舉參院議長,代理議長的素拉猜應在二日會議開議的第一天就宣布辭職,以造成無參院議長的情況,這樣才能進入選舉參院議長的程序。

不過同樣的,反對派有後台執意要硬幹,現在支離破碎的看守政府也只能徒呼負負。

無論怎麼說,至此,反對派藉由街頭示威擾亂政府施政,民主黨抵制、攪亂選舉,法院配合將為泰黨贏得的選舉判為無效,然後再將總理判下台。除了還不敢悍然把整個內閣判下台,造成反對派所期盼的「政治真空」之外,大體上「奪權」的態勢已經完備,就等著適當時機作最後一擊。

這最後一擊將以何種方式出現,還要取決於各種變數。其中一個最大的變數,就是現在聚集在曼谷近郊佛教城集會的大批紅衫軍群眾。

紅衫軍領袖已經表明絕不接受出現非民選總理或者政變的態度,並且揚言如果出現前述狀況,就將演變成「內戰」的後果。

紅衫軍的這個說法固然是恫嚇,但也絕非虛言。乍都蓬本人就多次在演講台上憤慨的指出,紅衫軍投票選出的總理,已經有三位被拉下台了,「天下沒有這樣的民主國家!」

而「這樣的民主國家」卻恰恰是一個名為「民主」的政黨所造成。從二零零六年至今,泰國已經舉辦了四次大選,民主黨抵制了兩次(因為反正會敗選),選輸了兩次,變成了一個害怕民主選舉、只思無所不用其極、走旁門左道奪取政權的「民主黨」。

現在,反對派的「必殺招」還未使盡,但由於對紅衫軍確實有所忌憚,也有可能不會把為泰黨逼入絕地,否則一旦紅衫軍揮師入京,後果就很難逆料。

曼谷萱律實大學民意調查機構的結果顯示,百分之九十二點四的民眾認為,政治危機是國家目前最大的問題,他們擔心不妥善解決,有可能會引發城市戰爭。這是泰國式民主政治的悲哀。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