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太平亂世歪怪當道,國家名器成了自走砲

2018年01月19日 06:20 風傳媒
蔡英文總統把國家名器當酬庸,結果怪人怪事盈庭,都成了自走砲。(資料照,蘇仲泓攝)

蔡英文總統把國家名器當酬庸,結果怪人怪事盈庭,都成了自走砲。(資料照,蘇仲泓攝)

「見怪不怪,其怪自敗,不用砍他,隨他去就是了。」紅樓夢第九十四回,萎了一年本該在三月開的海棠竟在十一月裡開花了,眾人議論到底是不是好兆?探春暗想,「草木知運,不時而發,必是妖孽。」賈赦沒這麼客氣,一句「必是花妖作怪」,主張一砍了之,賈政於是說了「見怪不怪,其怪自敗」。這支怪海棠隱喻賈府「廻花返照」,沒熱鬧太久就敗了。

民進黨看似花團錦簇 實則怪人怪事盈庭

眼下的民進黨蔡政府,差比大觀園,看似花團錦簇,實則怪人怪事盈庭,偏偏「什麼都怪,什麼都不奇怪」,說了不聽駡了沒用。幫派都還有個章程,民進黨第二次執政却完全失了章法,扁政府「壞」的有章法,馬政府「笨」的有邏輯,蔡政府則是超扁趕馬,因為章法全失,邏輯不通,讓人懷疑這麼大一個執政黨怎麼可能壞到這麼蠢?全面執政不夠,還要全面包抄全面清算,貪得無厭的權力意圖即使一時半刻增加若干權力,比方說從中央到地方,只要沾了(國民)黨國遺緒的組織、團體、機關,全部納入囊中,不是收繳就是改官派,還沒贏到民意名聲,却已引來嫌惡之感,偏偏蔡政府對拒馬蛇籠圍出來的「統治之勢」,顯然志得意滿。

最麻煩的是,當民進黨自以為「轉型正義」剷除國民黨的同時,却恍若未覺民進黨與政府、民進黨與國家不能畫上等號,國家名器成了民進黨權力分配的棋子,至於棋子是否擺對地方,下棋的蔡英文總統顯然也無力控管,擺上棋盤就成了自走砲,砲口既對外也對內,亂轟一通。

錯把公廣媒體當酬庸 自己人打到騎虎難下

隨便舉例,公廣集團旗下的華視董總失和,鬧到總經理被解職,董事會被總經理提告加重誹謗,視「公共」為無物;公廣集團鬧權力糾紛不是第一次,往昔是藍綠權力之爭,政黨輪替下的新舊人之鬥,這次董總都是蔡政府選任,就任一年就開打,的確讓人大開眼界,董總彼此譏評是「政治力的結果」,完全符合事實,不論董事會或總經理,依憑的都是民進黨執政,但是,派任他們的是文化部而非民進黨,糾紛既起,理當文化部或行政院協調,結果却是民進黨新北市黨部主委、演藝圈出身的余天在中常會「告御狀」。

20180117-新北市黨部主委余天17日出席民進黨中常會。(顏麟宇攝)
新北市黨部主委余天17日出席民進黨中常會,為華視之爭「告御狀」。(顏麟宇攝)

余天身為黨職尋求黨內管道不奇怪,奇怪的是蔡英文理所當然兩次主動要聽余天「告御狀」,把自己當「英皇」就罷了,這不是擺明了把公廣集團的專業經理人當「黨職」嗎?偏偏總經理已經被董事會投票過半數解職,蔡英文即使是「英皇」又能如何協調?既碰不了獨派遺孀身份的董事長,又不能「下旨」恢復總經理職務,這個騎虎難下的窘境只能怪蔡英文自己,從一開始就把公廣董事長當成獨派的酬庸!

蔡英文酬庸獨派,也被獨派牽制,最近才當選監委的陳師孟又是一個典型,在他眼中只有一個總統:陳水扁,至於蔡英文他是不管不顧不理的,以陳師孟的學經歷,當個監委並不為過,然而,他的「失格」不在學經歷,而在他根深柢固的意識形態,監委能不能有政治立場?當然可以有!但是,意識形態和政治立場都不能帶進職權行使之中,因為從憲法和監委職權行使為規範板板釘釘要求監委行使職權必須超然於黨派!

監委不是逆時開花的海棠 若敗則敗了國家法度

奇特的是,主張廢監察院的陳師孟找到當監委的理由,是「以監察權彈劾司法敗類」,這個論點不能說錯,錯在他對「司法敗類」的定義竟是「辦綠不辦藍的司法官」,換言之,對這個於法於理必須超然於政黨的職務,他找到出任的理由竟是「堅守藍綠立場行使職權」;在引發爭議與質疑後,他還咬定青山不放鬆,加碼強調,「過去做惡、為非作歹的就是藍的!現在不辦藍,難道要去辦綠嗎?」

他又說,「只要能舉一個過去是綠的法官,他們去不當追殺藍營的例子,那我就認輸」,他當監委分藍綠不夠,連同樣必須「超出黨派」的法官,在他眼裡竟也有藍綠之別,藍綠於他已經成了誅心之惡,財經學者的職權邏輯能如此推演,簡直比逆時開花的海棠更怪!

20180115-立法院臨時會第一次全院委員會「行使監委同意權案」詢答,圖為監委被提名人陳師孟。(蘇仲泓攝)
監委陳師孟咬定「辦藍不辦綠」沒有錯。(蘇仲泓攝)

做為獨派,陳師孟的堅持無人能置喙,但做為監委,陳師孟的眼中只有「總統」或「政務官」之「冤」,亦屬奇特,監察院的職權功能在「整飭官箴」,為的是維護小民權益,制衡官權(行政和司法)以維護人權,這也是為什麼有人力主監察院應為「人權院」之故,可他眼中只見「官冤」不視「民冤」,這豈不是把監委當成了錦衣衛?

面對陳師孟奇言怪行,法務部長邱太三這麼說:「台灣政治人物在很多場合都有一些發言,法律人如果要跟他們做政治上的回應或口水,真是浪費我們的生命!」此言頗有賈政「見怪不怪,其怪自敗」的底氣,不過,陳師孟不是海棠,他是監委,他若其怪自敗,敗的可能是監察院、可能是民進黨、可能是蔡政府、還有國家的法度,而且,無責可負,要負責的是把他送進監察院的人─包括提名他的蔡英文總統,還有民進黨(立委)。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廿八年如一日,就是愛新聞。不怕政客浪淘盡,不怕字多鍵盤敲斷手,就怕滿櫃雜書讀不盡,而且恐懼必然成真。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