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源專欄:為什麼多數人都和牛頓犯同樣的錯?

2018年01月28日 07:10 風傳媒
南海公司以泡沫破滅收場,讓物理學家牛頓(Isaac Newton)因投資受創,大嘆:「我可以計算出天體運行的軌跡,卻計算不出人們內心的瘋狂!」(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南海公司以泡沫破滅收場,讓物理學家牛頓(Isaac Newton)因投資受創,大嘆:「我可以計算出天體運行的軌跡,卻計算不出人們內心的瘋狂!」(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18世紀初南海公司吸引了王公貴族參與投資,但最終以泡沫破滅收場。也因投資受創的牛頓大嘆:「我可以計算出天體運行的軌跡,卻計算不出人們內心的瘋狂!」到底牛頓「漏算了」什麼?

隨著全球股市一片榮景的時日愈久,原本因金融海嘯而忐忐,沒來得及上車的人,正懊惱不已。讓人不禁想起十八世紀初南海公司(South Sea Company)的英國投資人,眼見一干王公貴族、政府官員都有投資,「足以證明」南海公司前景看好,責怪自己為何還要猶豫。這即是傑出基金經理人哈斯特(Joel Tillinghast)口中「害怕錯過賺錢機會」(fear of missing out, FOMO)的心理。

只是南海公司最終在一七二○年初以泡沫破滅收場,還讓物理學家牛頓(Isaac Newton)因投資受創,大嘆:「我可以計算出天體運行的軌跡,卻計算不出人們內心的瘋狂!」

到底牛頓「漏算了」什麼?首先,許多投資人聽聞愈來愈多人持有南海公司股票而賺錢時,FOMO的心理不斷湧出,再難以理性及客觀證據進行投資,遂開始將一些間接證據扭曲為利多的直接證據,像是看得見國王喬治一世(George I)與其情婦、親信都手握認股權的間接利多,卻看不到南美洲的實質控制者仍是西班牙,英國要從該地貿易中獲利並不容易的大利空。

其次,多數投資人壓根就不知道南海公司到底在做什麼,也不瞭解南美洲的經濟樣態,就把希望寄託在莫名願景上。在隨著吹高的本夢比起舞後,失去了鑑別對錯能力的投資者,便對南海公司沒交出實際貿易成績的管理能力欠佳、吹噓公司將從南美貿易賺取豐厚利潤的行徑「多所容忍」。

再加上南海公司縱然可獨占英國人在中南美洲的貿易利益,卻窮於因應當地激烈的市場競爭,尤以與英國敵對且主宰當地的西班牙、積極搶進市場的法國威脅最大,使南海公司的「獨占」題材欠缺說服力。

一七二○年英國下議院一名議員就該公司持有的政府債券,為其創造現金流量的主要資產進行估算,發現南海公司只有每股一五○英鎊的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而非當時接近一○○○英鎊的高位,顯見南海公司的高股價絕大部分是反映不切實際的中南美洲貿易。

更何況當時許多政府官員手中的南海公司股票,多是透過零成本的賄賂而來。當股價從高點開始下跌時,政府官員自然可以拍拍屁股走人,加大股票價格的不穩定程度。

現在你會覺得投資人任由FOMO心理驅使,投資高本夢比、過度競爭且經營管理能力堪慮、股權結構不穩定的南海公司,僅是個歷史故事嗎?很顯然的,它是一道歷久彌新且永不退流行的投資市場風景。

但,你有抗拒「害怕錯過賺錢機會」的能力嗎?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刋《新新聞》1612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