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大亨涉嫌盜林 記者調查遇害

2014年11月11日 15:45 風傳媒
柬埔寨大亨狄皮。

柬埔寨大亨狄皮。

柬埔寨大亨狄皮被指用「洗木」的方式,將受保護的紅木偷運出口。已有兩名記者因調查盜林新聞遇害,一名《金邊郵報》記者被衝鋒槍掃射,但倖免於難。中國越南對紅木的需求飆升,形成數十億美元地下市場。


盜林,在柬埔寨一直是個無法解決的問題,主要就是因為官商勾結,環環相扣,成為一個牢不可破的利益關係網絡。《金邊郵報》(The Phnom Penh Post)最近獲得一份國際環保組織於二零一二年發表的報告,直指柬埔寨商業大亨狄皮(Try Pheap)利用特許瞞天過海,用「洗木」的方式將大量受保護的珍貴紅木偷運或製成成品出口,三年以來,至少非法獲利兩億兩千萬美元。《金邊郵報》在刊出報道的同時,也就報道中許多相關的指涉,向狄皮集團公司包括狄皮本人及其妻子毛芒(Mao Mom)在內的高層人員查證,但完全未獲得任何回應。

這份報告雖然在二零一二年就已完成,但是由於衝擊面太廣、力道太強,因此從來未曾在柬埔寨公開。《金邊郵報》在報道中指出,這可能是柬國有史以來最大宗的非法「洗木」案件。也是狄皮集團公司遭指控非法盜林多年以來,首度被環保組織具體作成文獻證據。

根據報告指出,由毛芒所擁有的MDS進出口公司取得了史通阿泰(Stung Atay)水電站水庫,以及佔地三十三萬公頃的金山口野生動物保護區(Phnom Samkos Wildlife Sanctuary)內三處特許區的清除林地執照,然後用這些執照為障眼法,實際在其他林地砍伐紅木運出。

報告中指出,狄皮集團在柬國西南的卡達芒(Cardamoms)總共運出數達一萬六千立方公尺的紅木,但實際上,水庫地區的紅木總量僅有一千立方公尺。根據柬國森林管理局所獲得的數據,MDS公司從負責伐木的「中間人」購得原木,再以每立方公尺兩萬美元的代價賣給中國及越南的公司。報告中也指出,前述的數據是相當保守的估計,因為只計算了通過金山口野生動物保護區運出的部分。

相關官員表示,由於MDS公司擁有清除林地執照,所以砍伐樹林是合法的。但是他們卻無法對運出的巨大數量做出解釋。柬國農業、森林、漁業部首席政務部長通薩(Thun Sarath)就此表示,「如果他們(MDS)說這個利潤是合法的,我只能說我看不懂」。

在柬埔寨,非法盜林是很敏感的事。就在十月十二日,一位名為譚狄(Taing Try)、今年四十九歲的媒體記者前往卡拉提省(Krati)就非法盜林進行調查採訪時,遭人槍擊斃命。當地警方隨後逮捕了一位當地警察首長、一名憲兵以及柬國皇家陸軍的士兵,並控以謀殺罪。前述三人均已認罪,但對於犯罪動機及是否有人幕後指使,則堅不吐實。

護林環保人士也遭槍殺

二零一二年時,另一位記者韓式瑞奧東(Hang Serei Oudom)在拉坦拉其瑞省(Rattanakiri)被殺,他當時也是在該處就非法盜林進行調查採訪。同年,知名的護林環保人士區梧提(Chut Wutty)則在考公省(Kao Kong)遭槍殺。

近幾個月以來,則有多個報道盜林的媒體記者受到威脅。柬埔寨記者俱樂部特別為此發表聲明,對伯威夏省(Preah Vihear)、波薩省(Pursat)、坎彭查省(Kompong Cham)的三名記者受威脅表示關切。六月間,波薩省的一名當地記者指稱,一名當地的皇家陸軍士兵揚言要殺掉他,因為他在一項報道中指稱對方涉及盜林。

今年八月間的一個漆黑夜晚,在波薩省的卡拉凡區(Kravanh),一位《金邊郵報》的記者在狹窄的林道中遭到攜帶衝鋒步槍的不明人士追逐。當地人表示,這些人都是為MDS公司工作的。這些人屬於一個複雜的網絡,主要的工作就是保護為狄皮工作的中間人。當天,那位記者發現了一個有幾十個工人的營地,他們正在砍伐紅木。紅木在柬埔寨是瀕臨滅絕的木種,柬國森林法也早已明令保護。

柬埔寨媒體研究院院長文千納瑞(Moeun Chhean Nariddh)指出,在柬埔寨的各省份中,有不少報道盜林的獨立記者,由於他們都是單獨作業,所以特別容易暴露於危險中。文千納瑞也表示,有些獨立記者由於並無固定薪水,有時會不顧新聞記者道德規範,甚至藉著挖掘新聞來換取利益。至於那些不願出賣自己的記者,常常就會冒著被攻擊或構陷的危險。

位在倫敦的環保機構「環境調查局」指出,中國與越南對紅木的需求持續上升,使得紅木交易形成一個價值達數十億美元的地下市場,也直接使得狄皮這樣擁有特許的人士,可以利用特許證繞過法律的規範。

狄皮除了用特許證砍伐、運送並不在特許證許可範圍內的紅木之外,也直接將原木送往非法的家具工廠,直接製成成品合法出口。

洪森到訪時紅木遭隱藏

該報告指出,二零一一年時,柬埔寨總理洪森曾經到訪前述的區域,MDS公司以及為其工作的中間人把所有非法的紅木存貨都隱藏起來。這個做法,並不是怕洪森知道,目的其實是不要讓洪森被牽扯其中。

對於報告中所提出的種種證據,毛芒拒絕做出任何回應。洪森的發言人、國務部長言梭帕立(Eang Sophaleth)也不願意發表意見。他說,「這不是我的管轄範圍,你們(媒體)應該去問森林局」。森林局局長呈金桑(Chheng Kimsun)則不做任何回應。同樣的,媒體對狄皮的代表所做的無數查詢,也未獲得回應。

非法木材交易者、政府官員以及森林保護者之間的關係相當複雜。二零零九年間,受森林局任命監督狄皮不濫用許可證的歐金(Ouk Kimsun),就因為私運兩卡車的原木前往越南而被逮捕。歐金桑同時為森林局及國際保護組織工作,這使得他更便於掩護MDS公司私運紅木。歐金桑被捕後,曾經短暫在考公省入獄,現已重獲自由並在MDS公司擔任資深主管。

森林護育人士指出,狄皮的伐木事業實際上已經擴展到全國,幾乎每一個擁有珍稀木種的省份,都可以見到他們的活動,「這顯示出他們有來自於政府最高層的支持,使得他們成為不可觸碰的團夥,那些相關的單位與其說是規範,倒不如說更像他們的分包商」。

至於狄皮本人,他發跡之前的經歷少有人知。他在二零零四年被冠予「歐卡納」(Okhna)頭銜,這個頭銜的代價是美金十萬,捐給與執政黨「柬埔寨人民黨」(Cambodian People's Party)有關的發展計劃。

二零零五年,狄皮與當時柬國最具實力的商業大亨、參議員勞夢金(Lao Meng Khin)攜手合作,共任一家礦業公司董事,同時與柬國軍方領導層建立起緊密關係。這家公司名為「宏福—狄皮礦業發展建設」,股東還包括了前柬國皇家陸軍總司令波薩倫(Pol Saroeun)以及一家中國國營公司。

與中越柬政商關係密切

除了與中國投資者建立緊密的商業聯繫之外,狄皮也積極開發與越南企業、柬埔寨人民黨領導層之間的關係。二零零九年,狄皮獲得為新加坡HLH公司清除林地的特許,這家公司先前與洪森的妹妹洪森妮有關係。狄皮不久之後就被任命為洪森的顧問,地位等同於國務部長。

自此以後,一直十分低調的狄皮在生意上做得風生水起。二零一一年時,由於投資遲緩,他曾有兩項在孟督吉立省(Mondulkiri)的特許遭取消,但不旋踵間又獲得兩項為期七十年、佔地一萬八千公頃、位在柬越寮邊界、被稱做「老虎尾」地區的開發特權。狄皮隨即在該地建起大型賭場。

此次,有關狄皮盜林的報告雖然經媒體披露,但許多人相信他不會受到任何制裁。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