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原子彈之父被誣共諜案平反

2014年11月24日 17:43 風傳媒
原子彈之父奧本海默。

原子彈之父奧本海默。

美國白色恐怖時代,原子彈之父奧本海默被指是蘇聯間諜,一九五四年原子能委員會舉行秘密聽證會,指奧氏忠貞有問題,吊銷他的安全許可證。如今塵封六十年的秘密檔案解密,顯示他並非共諜,還奧本海默清白。

二戰結束後至五十年代中期,恐共、懼共和反共狂潮席捲美國,成千成萬的無辜人士遭殃,被貼上紅色標籤而倒楣一輩子,這段時間被稱為白色恐怖時代,是美國國史上最黑暗、最醜陋的一段年代。極右翼的威斯康辛州共和黨參議員約瑟夫.麥卡錫(Joseph R. McCarthy)誇張指責國務院藏匿數百名共產黨人,並將反共砲口對準許多清白官員,因此,白色恐怖時代又稱麥卡錫時代。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成為陷害忠良、打壓進步人士和異議分子的同義詞。麥卡錫於一九五七年酗酒、潦倒而死,才四十八歲。

二戰時代,頂尖科學家羅伯特.奧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帶領數千名科學家在新墨西哥州沙漠上製造原子彈,而被稱為「原子彈之父」,他是麥卡錫時代的最主要受害人之一。一名前國會助理於一九五三年寫信向聯邦調查局密告,稱奧本海默是個蘇聯間諜。五星上將退役的總統艾森豪獲悉奧氏的「忠貞」有問題後,即下令不讓奧氏接觸任何機密資料。對奧氏打擊最大的則是原子能 委員會(即能源部前身)於一九五四年四月至五月舉行十九天秘密聽證會,以討論奧氏的忠貞問題,結論是奧氏的忠貞確實有問題,並吊銷了他的安全許可證。當時正擔任普林斯頓高深研究所所長的奧本海默受到如此羞辱性的重創,身心交瘁,萬念俱灰,而於一九六七年因喉癌去世,終年六十二歲。

在秘密聽證會上攻擊奧氏的是號稱「氫彈之父」的匈牙利裔科學家愛德華.泰勒(Edward Teller)。奧氏反對製造氫彈,理由是試測一枚氫彈所需的燃料可以製造八十枚原子彈。而當時歐洲情勢緊張,奧氏擔心一旦戰爭爆發,將沒有足夠的原子彈對付蘇聯。泰勒則在聽證會上表示他不信任奧氏,他說﹕「不能讓奧本海默參與機密的核子發展決策,因為他在安全上有問題。」

被塵封了六十年的原子能委員會秘密聽證會資料和檔案終於在十月三日公布了,證明奧本海默的忠貞沒有問題,亦即他是清白的,他根本不是蘇聯間諜,亦非共黨分子。一些看過公布資料的史家質疑能源部為什麼拖到現在才公開這批無損於國家安全的檔案,而使為國盡忠的奧本海默含冤一甲子。

事實上,美國朝野公正人士都早已知道奧本海默是清白的,一九六一年甘迺迪(肯尼迪)就任總統後不久,即向幕僚表示他有三個「心願」希望能在任內落實,一是平反物理學家奧本海默;二是平反國務院「中國通」約翰.戴維斯(John Paton Davis,一九九九年九十一歲卒);三是平反諧星卓別林(Charlie Chaplin,一九七七年八十八歲卒)。這三個不同領域的超卓之士都是白色恐怖時代的犧牲品,甘迺迪希望在民智漸開、麥卡錫的猙獰面目已被揭發的六十年代,癒合歷史傷口,重新肯定這三個一流人才對國家的貢獻。遺憾的是,由於甘迺迪在一九六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遇刺身亡,他三個心願皆未能達成,而由他的後繼者詹森(約翰遜)總統代他實現。

但在甘迺迪生前,白宮已陸續為平反奧本海默作了準備,第一步是一九六二年四月的一個晚上,甘迺迪夫婦為所有的美國諾貝爾獎得主在白宮舉行盛大宴會和音樂會,楊振寧、李政道、賽珍珠都參加,大家發現沒有得過諾貝爾獎的奧本海默亦去了,他已「復出」了,這是甘迺迪公開平反奧氏的第一步。第二步亦最正式的一步是預定在六三年十二月二日在白宮頒授物理學界的最高獎章「佛米獎章」給奧氏。「佛米獎章」是紀念美籍意大利裔物理學家佛米(Enrico Fermi,一九零一年生,五四年卒,三八年獲諾貝爾物理學獎,三九年赴美,四二年建立世界首座原子核反應堆,曾任教哥倫比亞大學和芝加哥大學,李政道是其學生)。奧氏是「佛米獎章」第七個得主。一九六三年十二月二日,詹森頒發獎章給奧氏,其中包括一張不扣稅的五萬美元支票,當時美國總統的年薪為七萬五千美元,國務卿二萬五千美元。當年「陷害」奧本海默的泰勒亦厚著臉皮參加典禮,並向奧氏握手致賀。泰勒日後大力鼓吹列根(里根、雷根)總統發展核子戰略計劃,死於二零零三年,活了九十五歲。

奧本海默於一九零四年出生於紐約一個富有的猶太家庭,從小即有「神童」之美譽,他以三年時間讀完哈佛大學,以最優成績畢業,他主修化學,副主修包括物理、數學、拉丁文、希臘文等。他在哈佛宿舍講的一句話「流傳千古」,這句話是﹕「今天天氣太熱了,啥事都不能做,我只能躺在床上看《瓦斯動力理論》。」哈佛畢業後,奧氏負笈英國劍橋大學,再到德國哥廷根大學深造,一九二七年獲博士學位。二九年加入加州理工學院和柏克萊加州大學,奔波南北加州,作育英才,教出數百名優秀的理工學生。他很愛才,又會教書,一批學生很崇拜他,形成一種「崇奧風」。他年輕時愛開快車,有次和火車競賽,車子撞毀了,車上的女友撞得不省人事,他沒事,他的有錢父親拿兩幅名畫賠他的女友。

親友是共產黨員之累

奧本海默的生命在一九三六年下半年開始轉變,他說在三六年上半年以前,他什麼都不關心,不看報紙,不看《時代》和《哈潑》週刊,連一九二九年股市大崩盤也不知道,他沒有收音機和電話。一九三六年下半年開始,他認識了一批左翼分子和共產黨員,他的弟弟法蘭克(亦為物理學家)變成共產黨,他的女友是共產黨員,不久這位女友因故死亡。他在一九四零年和一名已脫離共黨的女子結婚,但沒有證據證明奧氏本人曾加入共產黨。就因他身邊有太多共黨分子,因此在白色恐怖時代很容易被人懷疑他是共產黨,或是共黨同路人。

奧本海默在一九四一年參與研發原子彈計劃(代號是「曼哈頓計劃」),他在新墨西哥州洛斯阿拉莫斯(Los Alomos)大實驗場內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受到監視,電話被竊聽,但負責「曼哈頓計劃」的格勞維斯(Leslie R. Groves)少將相信他,亦尊敬他。當初格勞維斯不顧軍方情報當局的反對,選定奧氏主持研發計劃。四千多名科學家都以參與研發原子彈為榮,其中包括佛米。但也有人在實驗內為共產黨偷竊資料,一九五三年六月被處死刑的美國原子彈間諜朱利厄斯.羅森伯(Julius Rosenberg)和他的妻子伊漱(Ehtel)就是從伊漱的弟弟大衛.葛林格拉斯(David Green- glass)手中獲得製造原子彈資料。當時葛林格拉斯在洛斯阿拉莫斯實驗場服役,他出賣了姊姊,自己只坐了九年半牢獄,今夏才死,活了九十二歲。

奧本海默喜歡研讀梵文佛理(他懂八種文字),當他在一九四五年七月十六日清晨五時三十分在新墨西哥沙漠上看到第一次原爆成功時,天際上出現了萬道光芒,他想到了《摩阿婆羅多經》中的《福者之歌》中的一段﹕「漫天奇光異彩\猶如聖靈逞威\只有千個太陽\始克與它爭輝。」但是,原子彈在廣島與長崎所造成的巨大殺傷力使得奧氏的心靈受到極大震撼,他開始注意到原子彈所帶來的道德與良心問題,他痛切反省科學家的責任。他要求國際共同監督原子能用途,並堅決反對發展氫彈,得罪了亦參與研發原子彈的科學家泰勒。一九四五年至五二年,奧氏聲望如日中天,政府以他的意見為政策。從一九四七年起,奧氏出任號稱「智者的旅棧」的普林斯頓高深研究所(與普林斯頓大學無關)所長,邀請一流學人在所裏沉思、冥想,為人類前程勾勒出遠景。愛因斯坦以研究所為家,史家湯恩比、詩人艾略特、物理學家楊振寧和數學家陳省身都曾駐足所裏。

一九六七年二月底,六百多人聚集在普林斯頓高深研究所追悼六十二歲去世的所長奧本海默,愛因斯坦的女兒、李政道和白宮代表都到了。

拒絕去國只愛美國

在研究所做終生研究員的外交家、倡議「圍堵」(Containment,又譯「遏制」)政策的喬治.肯楠(George Kennan,二零零五年一百零一歲辭世)回憶說,他在麥卡錫時代曾建議奧本海默到海外躲避政治風暴。肯楠對奧氏說﹕「海外有一百個學術機構歡迎你去!」但奧氏拒絕了,他含著眼淚說﹕「他媽的,我就是愛這個國家!」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