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東盟峰會 美被批軟弱

2014年11月24日 17:47 風傳媒
奧巴馬與昂山素姬會面。

奧巴馬與昂山素姬會面。

東盟峰會在緬甸舉行,美國對緬甸的民主進程如何表態成為焦點。反對派希望美國總統奧巴馬向緬政府施壓,以便修憲讓昂山素姬可在二零一五年參選總統,但美方對此事的回應不痛不癢,被批軟弱。


第二十五屆東盟高峰會十一月十二日在緬甸首都內比都登場,擔任輪值主席的緬甸總統登盛在揭幕式上發表演說時行禮如儀地指出,「東盟經濟體已經完成了百分之八十,但是剩下來的百分之二十才是真正的挑戰」。登盛表示,與會諸國將在本次會議中就這一部分充分討論。

登盛也在開幕演說中介紹了首次與會的印尼總統卓可威(佐科.維多多)、泰國總理巴育,並且表示,「我深信他們的領導會為他們的國家帶來和平、穩定、經濟上的發展與繁榮」。

就如同許多國際性集會一樣,東盟峰會長年以來都遭批為「談話會」,難有具體建樹,反而是與會領袖在會外的互動,更有動見觀瞻的意義。

這次的東盟會議也不例外,大家的目光都聚焦於與會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將如何對緬甸三年多以來的改革開放表態。只不過,面對著緬甸的政治現況,美國顯然也認清了現實,早在奧巴馬出發前往內比都之前,美方就急急消毒,為奧巴馬不可能對緬甸執政當局採取強硬立場打了預防針。

這次是緬甸於三年多前開始改革、開放以來,奧巴馬第二次往訪。如同上次一樣,奧巴馬會晤了登盛以及反對派領袖昂山素姬。緬甸的反對陣營對奧巴馬的期望甚高,他們希望奧巴馬能對登盛施壓,促使緬甸修改憲法,讓昂山素姬能參加明年總統大位的角逐。

不過,曾經跟緬甸軍政府「對抗」數十年的美國深切明白,緬甸執政當局再怎麼退讓,也不可能退到讓昂山素姬當總統的地步。而且有越來越多跡象顯示,在緬甸明年即將進行大選的時刻,政治已經出現了緊縮甚至倒退。在這種情況下,美國要對緬甸施加註定無效的壓力,確實也非聰明之舉。

一位不願意具名的美方高級官員就在奧巴馬行前對路透社表示,昂山素姬是否獲准參加競逐總統,「不是我們(美國)判定緬甸二零一五年大選是否合格的標準。重要的是,緬甸人必須自行探討他們究竟要什麼樣的民主」。

美方的這個立場,與過往堅持民主只有一個普世標準大相逕庭。原因很簡單,他們知道緬甸的這些領導人不是被嚇大的,而且完全不在乎把已經走在開放道路上的民主之車再次打入倒檔。

事實上證明,奧巴馬在緬甸的發言的確就是這個基調。奧巴馬是於十四日前往昂山素姬位於仰光的寓所進行拜會,雙方隨後舉行了聯合記者會。對於記者提問他對緬甸修憲的看法,奧巴馬僅答以不痛不癢的「我們(美國)認為修憲必須有包容性」。在此之前,美國朝野曾經多次批評緬甸憲法中的「昂山素姬條款」。然而,美國曾經與緬甸軍政府周旋長達五十餘年,很清楚面對的是怎麼樣的對手,除了默認既成的事實,也沒什麼選擇了。

如所週知,緬甸上次的真正民主選舉發生於一九九零年。當年,執政的軍政府以為可以贏得選舉,卻不料政治素人昂山素姬竟然帶領反對黨「全國民主聯盟(全民盟)」如秋風掃落葉般贏得壓倒性勝利。

昂山素姬條款阻當總統

本來,昂山素姬理所當然應該出任總統,但當時的軍政府表示修憲工作尚未完成,悍然拒絕交出政權。結果修憲一修二十年,二零一零年完成的新憲法就多了「昂山素姬條款」,即配偶或子女為外國人的人,不得出任緬甸總統。昂山素姬已過世的丈夫為英國人,她的兩個兒子也是英國籍。

尤有甚者,當時的緬甸政府還訂定新選舉法,規定政黨重新登記並且成員中不得有曾犯刑事罪責者,擺明了就是要全民盟把「黨魁」昂山素姬排除。全民盟當時拒絕妥協而未能正式登記為政黨參加大選。

所以,二零一零年所舉行的那次大選並未為外界普遍接受,咸認為是不讓昂山素姬出頭的「陽謀」。有趣的是,緬甸當局成功地把昂山素姬及全民盟排除而大獲全勝組成政府、國會之後,在很短的時間裏又修改選舉法,讓昂山素姬、全民盟得以參加國會補選而贏得四十三席,進入體制之內。

素姬為民主化背書?

這其實是另一個「陽謀」,目的在於讓昂山素姬及全民盟為其正在進行的「民主化」背書,同時增加國際社會對將要舉行大選的接受度。在一定程度上,緬甸當局的策略成功,也取得了國際社會有條件的認可。

不過緬甸當局顯然懼怕「民主」進程失控,所以還是設置了障礙,其一就是前述的「昂山素姬條款」,另一則是緬甸憲法規定軍方在國會裏有百分之二十五的保障名額,同時第四三六條款規定,修改憲法必須有百分之七十五的國會議員同意。簡單地說,想通過修憲來改變「昂山素姬條款」,幾乎絕無可能。

最近幾個月,昂山素姬及重要反對派組織「八八世代和平開放社」已經收集了五百萬個簽名,企圖藉助民意要求修改憲法第四三六條。昂山素姬甚至公開發表極具挑戰性的言論:「沒有任何軍事獨裁可以挑戰團結的人民,如果我們團結一致,他們就無法阻撓我們的民主意志。」在緬甸已經是文人政府領政的當下,昂山素姬用了「軍事獨裁」這個詞,應該不是偶然。

也就是在這種氛圍之下,緬甸的反對陣營很希望奧巴馬能在這方面表達一個強硬態度,以對緬甸執政當局施壓。奧巴馬前述不慍不火的說法讓反對派人士大失所望,紛紛抨擊美國過於軟弱。甚至於昂山素姬本人都公開指出,美國不應該對緬甸的改革進程過於樂觀。她說﹕「事實上,我想問問那些倡言民主改革的人,過去兩年,究竟有什麼有意義的改革?」

關於這一點,奧巴馬倒也同聲附和。他在記者會中指出,緬甸的改革開放尚未完成,也並非不可逆轉。這是首次有西方領袖承認緬甸的民主之路有倒轉的可能。

一直以來,緬甸當局打的算盤顯然是想藉著執政的優勢爭取民心,同時藉著「昂山素姬不可能當總統」來打消民眾對她乃至於全民盟的支持而贏得大選。問題是,緬甸執政當局這個算盤打得響、打不響?其實大有疑問。

二零一五年底的大選將是一次極為重要的選舉,不僅僅因為是緬甸於二零一一年開始進行改革、開放以後的第一次大選,也是自一九九零年以來,第一次所有政黨能充分參與的選舉,外界也勢將以這次選舉來檢驗緬甸的改革開放成果。

除了一九九零年那次大選,前述的補選也顯示出緬甸當局並非沒有失算的可能。前次的補選,緬甸當局是抱著「輸」的準備,但卻沒料到是大輸,而且首都三席全輸。

另外,昂山素姬日前造訪克耶邦,受到萬人空巷的熱烈歡迎。根據當地媒體報道,昂山素姬此次到訪克耶邦,遠超過她先前訪問欽邦、克倫邦所受到的歡迎,這個現象打破了她在少數民族地區已失民心的迷思。

更令緬甸執政當局不安的恐怕是,登盛的任期只剩下一年,而緬甸民眾出於對執政當局的不滿,對昂山素姬的支持度已有逐漸走高的趨勢。昂山素姬也意識到這一點,近來對執政當局的批判分貝也越來越高。

素姬加大分貝批政府

昂山素姬在群眾大會上指出,緬甸在過去受到軍政府統治,在二零一零年大選之後,文人政府上台,現在已經到了重要的關頭,「有人說這個政府是個民主政府,但我要指出的是,這個政府還沒達到符合完全民主的地步,所以我才要說,現在是重要的時刻」。她也意有所指地表示,「全民盟的權力有限,我們只是個政黨,不是政府,但是只要我們有群眾的支持及信任,我們就可以發揮出力量」。

昂山素姬也表示,即使(緬甸)政府漠視人民的意志,她也會繼續努力推動修憲,「讓我們認清究竟誰會尊重人民的願望及聲音,如果政府做不到這一點,我們如何建立民主?這就是人民需要考慮清楚的地方」。

在這種情況下,就算是「昂山素姬條款」這個障礙無法排除,全民盟還是有可能贏得大選。屆時,緬甸當局將如何因應,會是一個有趣的觀察點。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