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潑漆大學生 不要太自以為是好嗎?

2018年03月02日 06:00 風傳媒
228上午在桃園慈湖陵寢進行潑漆行動的獨派青年,下午在台北召開記者會,說明事件經過。圖為記者會結束前,自稱記者的男子(左)與獨派團體成員(右)爆發口角,場面一度混亂。(蘇仲泓攝)

228上午在桃園慈湖陵寢進行潑漆行動的獨派青年,下午在台北召開記者會,說明事件經過。圖為記者會結束前,自稱記者的男子(左)與獨派團體成員(右)爆發口角,場面一度混亂。(蘇仲泓攝)

獨派青年打者潑紅漆象徵為228受難者鮮血,失去理性般以潑漆方式表達訴求,這些大學生打者促進轉型正義,自以為是來清除他們眼中所謂的威權遺址,哪怕過去兩蔣權威時代治理下的台灣,剝奪了多少台灣人民自由,都不應該用潑漆如此野蠻行為來回應。

我以自由台灣黨青年李嘉宇所表示的言論來說,沒將蔣介石屍體拖去鞭屍已經算很客氣,他打者為台灣人民出氣,自私自利的觀念,我想這在在顯示台灣的高教已算是徹底的失敗了,撕毀國旗、批判兩蔣,難道這就是所謂對台灣的貢獻嗎?這群獨派青年又以脫帽、肅靜是權威的遺毒一說,來合理化自己脫序的行為,我想脫帽、肅靜的本意是對於亡者的尊重而非某種權力象徵,如此常識般的觀念都沒有,這就是所謂的台灣大學生?要求撤除兩蔣陵寢卻用潑漆方式同為青年的我在看待這群青年的所作所為,我深深對自己的國家未來感到無比擔憂。
台灣已是多元文化社會,但這群學生卻在事後記者會上不接受媒體提問,還霸道的趕走自己不屬意媒體,比獨裁還更加獨裁的思維,難道他們就有資格談論民主嗎?民主不應該將個人價值與判斷強加於他人之上,然而這些自稱獨派青年,為了達到崇尚個人目的,操縱民主衍生成為民粹主義,激發台灣人民的對立,來展現個人的政治訴求,而卻又自以為是大多民眾所期待的,民粹主義所造就出來的的台灣青年,打台獨之實做掩護行個人英雄主義,如此般的氾濫程度,最後受到傷害卻推妥他人,難道你們的一舉一動都要全台灣人民來承擔嗎?

表面上打者民主在我看來這些獨派青年不就是搞民粹,寧可花時間對政府進行抗爭,卻不知道台灣經濟與競爭與成長力已落後的事實,永遠活在自我的世界,卻不願面對國際社會的瞬息萬變,民粹主義能創台灣經濟奇蹟嗎?民粹主義能解決台灣低薪窘境嗎?民粹主義能將台灣再次帶回到過去的亞洲四小龍之首嗎?如果不能那我只能說民粹就是台灣發展滯後的毒瘤。

*作者火社福企劃工作者,玄奘大學社會工作系學生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