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安觀點:誰讓促進轉型正義成為轉型仇恨?

2018年03月06日 07:00 風傳媒
「為繆德生上校祈福晚會」,八百壯士成員發言。(陳韡誌攝)

「為繆德生上校祈福晚會」,八百壯士成員發言。(陳韡誌攝)

歷史可以原諒,但不容遺忘!228事件平反至今(71周年紀念日),2018年的今天又是一個不平靜的228和平紀念日;政府通過了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為何台灣還在互相撕裂傷口相互仇視,分化國族,走不出歷史的傷痛與悲情!

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通過了,促轉條例所指期間是民國34年8月15日到81年11月6日。這段期間從國共內戰到動員戡亂時期結束,正是中華民國在風雨飄遙的年代,由兩蔣領導堅守台灣,成功擋住中共侵台、台灣經濟大起飛、教育大普及、推展各大建設,全是兩蔣的功勞。從近期對兩蔣功勞的肯定,短短期間內網路點讚已超過700萬人;此期間民進黨半點功勞也沒有,而蔡英文還好意思清算兩蔣!現在民進黨再度執政,不但沒有飲水思源,還要展開選擇性的歷史清算鬥爭!筆者就近日發生的三件憾事分析,我們社會的氛圍是怎麼了!此種對立式鬥爭及族群分裂的轉型,究竟是轉型正義!?還是轉型仇恨!?

第一,2月27日立院院開議之前,因不當剝奪軍人退休金,抗議政府違憲亂政,毀信背約,執政無能的不當年改政策,因等不到政府一個溝通的訴求,發生繆德生重傷命危事件!

第二,2月28日2時28分,中正紀念堂前中華民國台灣軍政府在大雨中宣告成立,正式向台灣民政府宣戰;另一邊則是中樞紀念儀式,冒雨在臺北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舉行,分庭抗禮!

第三,2月28日,慈湖故總統蔣介石靈柩,遭到包括自由台灣黨成員在內部分獨派青年以紅漆潑灑,媒體人公然鼓動卑劣行徑為榮,對此不負責任的仇視作為,更無助於社會的和解!

20180228-上午在桃園慈湖陵寢進行潑漆行動的獨派青年,下午在台北召開記者會,說明事件經過。圖為記者會現場,獨派青年將中華民國國旗撕破,表達立場。(蘇仲泓攝)
20180228-上午在桃園慈湖陵寢進行潑漆行動的獨派青年,下午在台北召開記者會,說明事件經過。圖為記者會現場,獨派青年將中華民國國旗撕破,表達立場。(蘇仲泓攝)

等不到溝通的憾事,執政者為何一再要背信毀約!

記得2017年1月22日,將大半個台北市如同戒嚴般封鎖管制,總統府在高牆拒馬內召開「年金改革國是會議」,也是筆者第一次遇識繆德生先生,當時因快要過農曆年了,我等陪同監督盟召集人黃耀南、正正德先生等人苦勸參加絕食的人,還是先回家過年吧!眼前情景,猶仍瀝瀝在目,同年2月21日隨著八百壯士埋鍋造飯正式成立,至今正好滿一年多了,我們只是在等待一個政府良性溝通的機會,我們要的是「信賴保護」、「不溯既往」的釋憲及相互溝通,試問一個最會溝通的政府,「溝通、溝通、再溝通」有這麼困難嗎?

今天軍人退撫金爭議愈演愈烈,誰讓熱愛國家的退伍軍人,為抗議不公義的年金改革政策,一再衝撞體制,2018年2月27日,在立法院開議前,導致退役上校繆德生在立院抗議時,不幸墜樓重傷垂危,發生憾事!蔡英文曾說:「改革壓力我會承擔,所有責難到我為止,有任何代價我一肩扛起」。試問政府只是避談退撫金給付責任及補償條例,以近乎賴帳方式是負責任的承擔嗎?如今一再違背承諾,沒有溝通,還要違法強行推動通過,還有人相信政府的承諾?

蔡英文常以文青式語言:感謝所有公教同仁在國家最困難時願意共體時艱,再次扮演中流砥柱,穩住這個國家,也感謝已退休人員幫國家度過難關。但我們強調軍人退撫金不是年金,是契約,是退撫金,是我們用年青生命為保家衛國換來的:更不是菜市場喊價,綠委們不滿軍人「給的待遇比公教好」,樓地板像喊價般在三萬二千、三萬八千間擺盪,彷彿給了他們莫大恩澤。試問職業軍人將其一生的青壯年代奉獻給了國家,當初的國家承諾,卻遭到妖魔化般的對待。政府對於激起的民怨及國安危機,如影隨形的陳抗,以及對政府的信心危機只是視而不見?軍人團體反對的是不當年改政策,不是反年改汚名化,所以反彈的力道如此強大,不令人意外。

馬奎斯的知名小說《無止盡的等待-沒人寫信給上校》(No One Writes to the Colonel),主角是個退役上校,因為等不到退休金在生活中苦苦掙扎。在台灣,類似劇情也正在上演。退役上校因為不滿政府破壞退休金承諾,想在國會掛上一面旗幟標語示威,卻落得生命垂危。和小說不同的是,繆德生上校的結局,不是經濟不好,而是「顏色不對」。從軍公教到被追殺的政黨看,只要顏色不對,誰都可能成為被國家遺棄的上校。希望,繆德生事件是最後一件負面意外事件,希望醫院救回繆德生一命,也希望執政者好好坐下來冷靜溝通,面對問題,不是強行立法通過,對待這些真愛台灣、真愛中華民國的退伍軍人。

20180227-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立法院抗爭,並夾雜抗議消費二二八團體 。(陳明仁攝)
反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立法院抗爭,並夾雜抗議消費二二八團體 。(陳明仁攝)

等不到團結的共生,執政者為何一再要分裂國族

2018年2月22日,由退役的高安國中將號召在中正紀念堂成立「中華民國台灣軍政府」,雖然受大雨影響場地受限,與預期的成軍典禮有變,臨時改在兩廳院迴廊舉行,但並不影響參與的民眾熱情。高安國表示,民政府自稱是日本天皇的子民,認為台灣也是日本的一部分,並在中華民國土地建立政府,還分官設職,印發身分證,掛上台灣民政府發的車牌,還數典忘祖說,「台灣是屬於日本天皇的」,所以誓言消滅台灣民政府。

因此,針對民進黨政府遲遲不取締「日本的台灣民政府」,把中華民國的主權尊嚴不放在眼裡,對於台灣民政府這種不法行為,政府居然視若無睹,所以,我們要成立軍政府予以制裁,最主要就是在要在我們的國土上,消滅這個不法的政府存在。他並強調,從今天開始到329之前,把所有台灣民政府的牌子撤下來,否則「後果自負」,他們也會向台灣民政府「宣戰」。

讓退伍軍人及普通民眾成為抗議政府,對於取締「台灣民政府」的不作為,這不但是社會之恥,更是執政者之恥!因此,「中華民國台灣軍政府」成立,並詔告:

對於228當日,對  先總統蔣公陵寢潑漆表達訴求之青年子弟,中華民國台灣軍政府表達譴責與嚴正關切。但歷史傷口,兒女何辜?我們更重視的是此次事件背後的含義:

一、在現今政府主導之下政治氛圍,只會加倍製造族群的分裂與仇恨,將國民推向暴亂與情緒的臨界點,是為不仁!

二、利用年輕學子的天真熱情,進一步塑造假民意和假正義的事件,繼續藉反威權之名行反中華民國之實,是為不義!

三、身為中華民國的領導政權,不思國富民強,團結共生之道,卻鼓勵仇恨、鼓勵對立、鞏固自己虛無的權力,是為無德。

四、正義是建立在真理之上。在228這種傷痛的歷史事件上,以妄言代替證據、以情緒代替論證、以詭詐代替信念,是為無良!

五、繼承先人所遺留下的國家根基,卻反過頭來推翻先人所辛勤耕耘的一切,是為無恥!

不仁! 不義! 無德! 無良! 無恥!

此等政權完全失卻了領導者該有的責任與使命!

凡有國家尊嚴、有是非之心、有人道精神、有獨立思考能力者,均應對不斷羞辱自己國家、操弄群體情緒的政府感到不齒,且發出真正正義之聲遏止與警告。

人民賦予了政府權力,但是監督政府的權力人民仍然擁有!

我們受夠了族群撕裂!我們受夠了情緒操弄!我們受夠了虛偽正義!

我們受夠了這種而耳聾心闇的政府!

全國軍民同胞們,民進黨政權正在把台灣帶向沉淪,我們要團結在一起奮起自救!

~高安國~(引自「中華民國台灣軍政府」詔告文)

20180301-八百壯士副指揮官吳斯懷1日出席「誓死維護中華民國憲法之完整,以及軍人之尊嚴!」記者會。(顏麟宇攝)
八百壯士副指揮官吳斯懷1日出席「誓死維護中華民國憲法之完整,以及軍人之尊嚴!」記者會。(顏麟宇攝)

等不到真相的和解,執政者為何一再要讓仇恨延續

同天2月28日,發生在慈湖故總統蔣中正靈柩,遭到包括自由台灣黨成員在內部分獨派青年潑灑紅漆。此種不負責任的帶有仇恨挑釁行為,自由台灣黨黨主席蔡丁貴表示,願意負起政治上、道義上及法律上的責任。由整體事件觀察,這是明顯為製造矛盾對立,挑動族群仇視行為,不但對台灣族群融合、和解共生的社會氛圍毫無助益,更可能引發強列的對立與仇恨!然道這就是民進黨執政者所要的轉型正義,還是要製造另一個更大的仇恨衝突,以轉移執政無能、失去民意的焦點,獲取政治上的利益。

我們嚴正對蔡英文政府提出警告,對於執政無能、人民遭殃,絕對不能漠視這種有族群衝突的事件,不斷在台灣上演,對於分裂國族意識的台灣,是沒有任何幫助的;更不容許台獨主張者任意製造事端,傷害原本和協的社會。蔡政府若繼續縱容此種不法的暴力及不恥行徑?民進黨政府每年二二八都說要找真相,畫下句點,但是,真相早就有了,蔣中正的日記及手札,一些書信、電報等重要文件,但卻被「真相委員會」視而不見。

對於慈湖潑漆事件,蔡政府更應站在國家民族的高度,表達嚴正立場,譴責不當暴力破壞卑劣不恥行為,不是任由事件擴大,漠視縱容這些偏激狂熱份子,撕裂族群傷口,製造仇恨傷痛!並追究法律追訴刑、民事責任,給社會公理一個交待,否則類似此種報復行動便會沒完沒了,更可能付出慘痛的代價,希望讓台灣社會重視相關問題。

228是假和平紀念真鬥爭,只是延續仇恨!?

228多少罪惡假汝之名,為何促進轉型正義條例通過了,民進黨仍然要每年利用228來製造國族對立;對於日據時代多少殘害台灣同胞的罪行不予追究,這是何等荒謬!對於建設台灣,堅守民主陣容有莫大貢獻的蔣中正,確要窮追猛打,甚至扭曲台灣史觀,鼓動國族鬥爭、仇恨對立,何來真相!

就上述三件憾事綜合觀察,我們看到綠色媒體是如何製造國族對立、轉型仇恨的:

一、2月27日退役上校繆德生參與抗議不公義的年改政策,如今受傷命危。台大醫院建議,等狀況較穩定再評論病情,但卻有媒體記者罔顧專業,在臉書po文謾罵,竟然說面對退役軍人聚眾叛國,警察該開槍就開槍,多死一個國家就少付幾千萬元給這些米蟲,此話傳到退役軍人耳裡,真是群情激盪、義憤填膺!

試問:蔡政府從開始就宣稱要找退休人員溝通,要另行召開「軍人版年金改革國是會議」,言猶在耳,但快又二年了,我們還是遲遲等不到一個溝通機會,所以抗議政府公然說謊,何罪之有!而繆德生還在跟死神搏鬥,綠色媒體自由時報記者曾韋禎在臉書說風涼話,公然罔顧專業倫理,刺激仇恨,製造不實新聞造成人與人之間的對立,居心可議,然道不需要公開說明道歉?

20180302-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於2日晚間至立法院群賢樓外,以燭光晚會替繆德生集氣祈福。(甘岱民攝)
20180302-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於2日晚間至立法院群賢樓外,以燭光晚會替繆德生集氣祈福。(甘岱民攝)

二、2月28日2時28分,一邊是中華民國台灣軍政府成立,正式向台灣民政府宣戰;另一邊則是中樞二二八和平紀念儀式,分庭抗禮!蔡英文致辭表示,未來促轉會在最短時間內,組成國家轉型正義報告撰寫團隊,在這份報告裡面,她希望會以專書或是專章的形式,將二二八的真相和責任歸屬,清清楚楚地交代!?

試問:在71年後的今天,關於228屠殺還沒真相,蔡政府還在等什麼?對於因228事件平反的本土同胞能够得到平反恢復名譽,但有更多外省同胞及受難者確視而不見,他們的名譽是否一樣受視獲得調整查呢!當時國家危難由內地外省人來台經商,或是逃難的同胞,受到暴民殘暴式的攻擊迫害事實,以及更多的慰安婦亡靈,是否也應獲得更多的重視呢?政府更應以專書或是專章,以及慰安婦事件的真相和責任歸屬,清清楚楚地交代,然道政府不要公開道歉!?

三、2月28日三立新聞台廖筱君在新台灣加油政論節目,主持人火上加油鼓勵肇事者,這種偏激的言行除了藉機抄作政治仇恨外,周錫瑋指出:對瞭解228真相有幫助嗎?

試問:媒體主持人廖筱君煽動式語言,訪問這些犯罪份子的心得,然道台灣要走回對岸共產黨文化大革命的老路嗎?主持人的邏輯出了問題,還要佩服有這樣的學弟呢?筆者認為台灣和解共生的價值完全被扭曲,用少數人偏激的言行,綁架了大多數台灣人和解共生的社會氛圍,其心態可議,媒體沉淪藉機抄作,不是更應給於制裁,真是所謂媒體毒嘴誤國,深感不恥與悲哀!

只有悲情,走不出228的傷痛!

蔡英文所謂,即使是在過去的一年,在國家檔案局、中研院和二二八基金會的努力下,我們在政府檔案中,找到1000多名可能的受難者。過去的威權時期的司法判決,如果經過調查有不公平的地方,我們也必須為受難者建立平反的機制。但所謂真相調查,若只是選擇性的史料,片面的調查,甚至斷章取義栽贓,羅織罪證,台灣是走不出只有悲情傷痛的228事件!71年後的今天,台灣還在找真象,只不過是民進黨政府鬥爭的題材,沒有轉型正義,只是轉型仇恨延續!

此外,對於蔡政府不當年改政策,不思懸崖勒馬,以鬥爭軍公教勞、製造世代予盾衝突,台灣是不會有未來的。由3月1日「繆德生為中華民國做了些什麼記者會」,接著在3月2日元宵節晚上20時,北、中、南三地同步為繆德生先生「點燈祈福」,一天之內就有三千多人自動自發的參與,可知民心思變。若蔡政府一再食言強行通過不當政策,其嚴重後果,所付出的抗暴代價,更應有所節制,知所進退!

另外對於桃園慈湖發生蔣中正靈柩潑漆事件,政府應發表聲明,除要求應嚴懲。對於民進黨政府挑動政治仇恨,且促轉條例通過,全面完成醜化蔣中正總統、醜化中華民國在台灣合法性,是當前社會對立難以化解的㿂結!台獨分離主義支持者,種種媚日認賊作父行逕,更應適可而止;筆者尤感於民進黨政府這2年來挑動政治仇恨、撕裂社會互信,表達強烈譴責;更應全面檢視歷史、重建蔣總統的歷史評價。冤冤相報何時了?族群融合和解共存,是當前政府面對國安危機時,不可以不謹慎!

*作者為前國防大學戰爭學院戰略講座,教育工作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