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失落的《黑豹》王國「瓦坎達」,一個從未淪為殖民地、採行「中國模式」的非洲國家

2018年03月06日 06:10 風傳媒
衣索比亞(Hulivili@Wikipedia / CC BY 2.0)

衣索比亞(Hulivili@Wikipedia / CC BY 2.0)

他統治的王國位於非洲東部山巒綿延的地帶,長期與世隔絕,瀰漫著神祕色彩;最自豪的是儘管歷經歐洲帝國主義全盛時期,卻從未淪為殖民地,而且是整個非洲唯一的一塊「淨土」。他能征慣戰,曾經擊敗歐洲強權的壓境大軍。他嚮往現代化,為王國引入許多西方世界的新科技與新體制……

這個非洲王國不是瓦坎達(Wakanda),而是衣索比亞(Ethiopia);這位國王不是帝查拉(T'Challa),而是1844年至1913年在位的孟尼利克二世(Menelik II)。只是衣索比亞雖說天然資源豐富,不過並不出產「能夠吸收各種振動與動能」的汎合金(vibranium),也沒有那些酷炫科技。

衣索比亞(Ethiopia)傳奇國王孟尼利克二世(Menelik II)(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衣索比亞(Ethiopia)傳奇國王孟尼利克二世(Menelik II)(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以從未淪為殖民地自豪《黑豹》瓦坎達王國的藍本:衣索比亞

好萊塢第一部黑人超級英雄電影《黑豹》(Black Panther)風靡全球,為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文化與歷史做了一次精彩的展現,非洲觀眾的振奮之情可以想見,不少人要幫瓦坎達與帝查拉「對號入座」。儘管眾說紛紜,但如果要為瓦坎達找一個藍本,衣索比亞似乎當仁不讓。

遺憾的是,1913年12月孟尼利克二世駕崩之後,擁有3000年文明史的衣索比亞並未邁上富強之路,而是內憂外患不斷。二戰前夕義大利再度入侵、佔領全境;1974年軍事政變爆發,終結了700多年的「所羅門王朝」(Solomonic dynasty)與2000多年的君權體制,取而代之的是共產主義軍政府倒行逆施的「紅色恐怖」(Qey Shibir)、大饑荒、經濟崩潰與內戰。尤其是1983年至1985年慘絕人寰的大饑荒,從此讓衣索比亞在世人的心目中與「人道災難」畫上等號。

衣索比亞末代國王塞拉西(Haile Selassie)(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衣索比亞末代國王塞拉西(Haile Selassie)(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衣索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的「中國模式」

1991年之後,衣索比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EPRDF)取得政權,冠上「聯邦民主共和國」之名,雖仍是集權政體,但國家發展總算漸入佳境。EPRDF主席梅萊斯(Meles Zenawi)執政長達21年,實施「以農業為先導的工業化發展戰略」,大力發展新興產業、出口創匯型產業、旅遊業和航空業,吸引外資參與能源和礦產資源開發。這套政府強勢主導的經濟發展計畫據稱是依循「中國模式」,衣索比亞也被西方媒體形容為「非洲版的中國」。

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的輕軌系統,中國製造(Turtlewong @Wikipedia/ CC0)
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的輕軌系統,中國製造(Turtlewong @Wikipedia/ CC0)

今日的衣索比亞人口已突破1億大關,而且是東非最大經濟體,除了採行「中國模式」,中國資金也在衣索比亞大行其道,為尼羅河大壩、工業區、道路和鐵路的建設注入大量資源,締造每年8%至10%的經濟成長率,號稱是「中國式繁榮」,連現任總統(虛位元首)穆拉圖(Mulatu Teshome)都是北京大學博士。

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的輕軌系統,中國製造(Laika ac@Wikipedia/ CC BY-SA 2.0)
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Laika ac@Wikipedia/ CC BY-SA 2.0)
李克強與衣索比亞總理德薩萊尼。(美聯社)
中國總理李克強與衣索比亞總理海爾馬里亞姆。(美聯社)

然而今年2月15日,衣索比亞總理海爾馬里亞姆(Hailemariam Desalegn)突然宣布辭職,政治危機全面引爆;3月3日,衣索比亞國會批准看守政府的要求,全國進入緊急狀態。而且這還不是第一次。衣索比亞在2016年10月也曾全國進入緊急狀態,而且10個月之後才解除。

首先是經濟問題。「中國式繁榮」在衣索比亞顯然不是雨露均霑,失業率(尤其青年)、通貨膨脹與政府負債都節節高漲,美元則是奇貨可居。去年10月,衣索比亞政府為了提振出口,讓其貨幣衣索比亞比爾(Ethiopian birr)貶值15%,也造成嚴重後遺症。

衣索比亞最大民族「奧羅莫族」不滿政府長期打壓,在年度感恩慶典上大聲抗議,結果遭政府強勢鎮壓而引發踩踏意外。(美聯社)
衣索比亞最大民族「奧羅莫族」不滿政府長期打壓,在年度感恩慶典上大聲抗議,結果遭政府強勢鎮壓而引發踩踏意外。(美聯社)

政經資源分配爭議 一再激化族群矛盾

就如同電影《黑豹》中的部落會議,衣索比亞一直有族群問題。EPRDF號稱代表24個主要民族,但是居領導地位、掌握最多政經資源的提格雷族(Tigrayans)只佔人口6%,比例遠低於35%的奧羅莫族(Omoros),27%的阿姆哈拉族(Amharas)。

奧羅莫族對資源分配問題尤其不滿,2016年與今年兩度發動大規模示威抗議,兩度導致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示威主力「青年團」(Qeerroo),不僅要求資源分配合理化,也著眼於民主改革。2016年EPRDF強硬鎮壓,造成數百人死亡、2萬2000人遭到逮捕;今年則改採懷柔政策,先後釋放6500多名政治犯,關閉惡名昭彰的梅克拉維(Maekelawi)監獄;但示威者並不買帳,要求政府拿出更明確的改革措施,海爾馬里亞姆則以辭去總理職位、進入緊急狀態回應,雙方拉開陣勢。

在EPRDF中代表奧羅莫族的「奧羅莫人民民主組織」(OPDO)已經表示不願再充當花瓶政黨,對於下一任總理的遴選要求更大的發言權,甚至可能推出自己的人選,頗具領袖魅力的新任黨魁雷馬(Lemma Megersa)躍躍欲試。

衣索比亞近來再度爆發大規模示威抗議(AP)
衣索比亞近來再度爆發大規模示威抗議(AP)

如今懷柔作法不見成效,EPRDF是否會再度訴諸強硬鎮壓?目前看來仍有轉圜對話的空間。分析家認為,實施緊急狀態固然是一種強硬舉措,但海爾馬里亞姆的辭職顯示EPRDF當權派對政治改革並不全然排斥。美國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7日將造訪衣索比亞,或許能夠促成各方對話。

至於在衣索比亞深耕多年、投資無數的中國,目前似乎並沒有任何動作。另一方面,衣索比亞的情勢正透顯了開發中國家採行「中國模式」有其侷限,經濟快速發展並不是消解社會分歧、族群矛盾的萬靈丹。這些分歧與矛盾根深蒂固,高壓集權頂多只能粉飾太平,想要長治久安,還是必須建立民主體制、發展公民社會。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