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校第一名淪馬伕、USB線勒斃兩老闆再縱火滅跡 律師揭「殺人犯」如何被逼上絕路

2018年03月14日 08:40 風傳媒
死神、死刑、死亡、廢死、反廢死。(取自Groundviews)

死神、死刑、死亡、廢死、反廢死。(取自Groundviews)

第一名畢業的他,為何成為殺人犯?2015年,一起「馬伕殺害應召站老闆情侶」事件引社會嘩然,事主武張孝慈涉案時年僅21歲,以USB線勒斃經營色情行業的老闆與其情婦、兩人口鼻流出鮮血仍不停手,之後將死者拋下阿里山山壁。犯下如此罪行理應人人避之惟恐不及,但當律師打開武張孝慈臉書,他看見的是好友一片「你怎麼可能做這種事」、「不是你吧」等加油留言。

每個「殺人犯」奪去他人性命前,皆是看似再平凡不過的人類。出身外省二代與鄒族混血、生長於嘉義山區的武張孝慈,國小是全校第一名畢業,無任何前科,深邃五官也深受女性歡迎,然而這看似不會出錯的人生,或許在差點被生父用武士刀劈成兩半、國中畢業即逃離部落的成長過程,便埋下不定時炸彈。

從死刑變無期徒刑、最後有期徒刑25年定讞,在媒體「抄佛經免死」的聳動標題背後,武張孝慈經歷的是走錯一步又錯一步、遭友人放高利貸奴役無法脫身、最後被一句「叫你女友下海還錢」引爆的絕望之路

武張孝慈。(取自武張孝慈google+)
武張孝慈經歷的是走錯一步又錯一步、遭友人放高利貸奴役無法脫身、最後被一句「叫你女友下海還錢」引爆的絕望之路。。(取自武張孝慈google+)

被父親揍斷肋骨、險遭武士刀劈兩半 「一直被揍的人生」求救無門

今(2018)年初,武張孝慈案以有期徒刑25年定讞,多家媒體以「抄佛經免死」、「家屬罵離譜」等詞彙下標,網友紛紛怒批法官「恐龍」、「冷血」。3月8日,廢死聯盟在每月第二周固定舉行的「廢死星期四」講座邀來武張孝慈的辯護律師陳又寧、邱顯智、林俊宏等,講述這起殺人案背後的社會悲歌。

曾為謝依涵、鄭捷等辯護、接過不少死刑案件的律師林俊宏說起遇過的當事人,即感嘆:「你可能會覺得他是住隔壁的大學生、隔壁麵店的老闆、路上打工的人,跟大家沒有太大差距。可是,人生中並不是每個人都那麼順遂,他就是會碰到一些事情,導致他去做了一些事……」

律師林俊宏,出席【#79廢死星期四X死刑個案看透透】又見湯英伸?--武張孝慈案。(武張孝慈案律師團)。(陳明仁攝)
專接死刑案件的律師林俊宏說起遇過的當事人,即感嘆:「人生中並不是每個人都那麼順遂,他就是會碰到一些事情,導致他去做了一些事……」。(陳明仁攝)

武張孝慈在殺人時只有21歲,看起來或許也是個「住隔壁的大學生」,但和台灣多數年輕人的差別在於,他是沒辦法上大學的,一個酒後要拿武士刀砍人、把4、5歲孩子打斷肋骨的父親,讓他不得不在國中畢業後就離家,躲得遠遠。

「聽他媽媽說,他爸爸很兇,足歹足歹(台語),家裡還有武士刀,有前科,喝酒就開始打老婆……一次媽媽抱著小嬰兒(即武張孝慈),他就武士刀瞄準這嬰兒,媽媽趕快把嬰兒收回來,她想說『天啊,怎麼會有這種人』,嬰兒真的會被切兩半!武張4、5歲還被打到肋骨都斷掉,爸爸揍小孩,揍到肋骨都斷……」

律師邱顯智這樣說起武張孝慈的童年。母親不是沒想過要保護孩子,曾把年幼的武張孝慈送到台北姐姐家避難,怎料父親衝上台北警告姐姐「不把這小孩交出來,我就讓妳死得很難看」,姐姐只好把弟弟送回阿里山,讓他繼續面對一個「一直被揍的人生」。再加上半個外省人身份被同學排擠、嘲笑,武張孝慈被迫養成了極為壓抑、不知該如何求救的性格

律師邱顯智,出席【#79廢死星期四X死刑個案看透透】又見湯英伸?--武張孝慈案。(武張孝慈案律師團)。(陳明仁攝)
武張孝慈案律師團律師邱顯智(見圖)說,武張孝慈被迫養成了極為壓抑、不知該如何求救的性格。(陳明仁攝)

投靠友人誤入火坑、被要求女友「下海」還債 此生無望引爆殺機

律師陳又寧說,武張孝慈的父親不是不疼孩子,但一喝酒就會失控,母親也要拚命掙錢維持家計,哥哥姐姐在這樣的環境下很早就會離家,武張孝慈也是國、高中就下山了,高中讀夜校、白天飲料店打工,對他來說「錢」再重要不過。因此,當高中好友在畢業後問「要不要到新竹找我」、說她那兒有份工作時,武張孝慈也不疑有他,一個人到新竹投靠朋友,夢想能賺大錢。

怎知這一去,武張孝慈就落入背上高利貸、被奴役使喚而無法脫身的深淵。

武張孝慈和雇主吳女在高中時期感情極佳,畢業後2、3年未聯絡,再見面時,吳女和有婦之夫謝男同居、一起經營色情應召站兼販毒,而武張孝慈要擔綱的工作就是載送「小姐」的馬伕。載送小姐需要車,但武張孝慈當時沒錢,因此吳女便借他3萬元買中古車,約好從日薪2000元扣除1000元慢慢還,也讓武張孝慈住在她與男友的租屋處。

「看起來是滿合理的嘛,一個月就可以還完?」邱顯智接著道出武張孝慈跳進的陷阱:每天扣除工資1000元後,武張孝慈還要全額負擔油錢,小姐可能這一個去寶山、下一個在南寮、湖口,東奔西走扣下來所剩無幾,時常弄到沒錢吃飯,要拜託小姐施捨。

20180308-【#79廢死星期四X死刑個案看透透】又見湯英伸?--武張孝慈案。(右起)林慈偉(廢死聯盟法務主任)主持,主講-邱顯智、陳又寧、林俊宏(武張孝慈案律師團)。(陳明仁攝)
談起武張孝慈案,廢死聯盟法務主任林慈偉(右起)、武張孝慈案律師團邱顯智、陳又寧、林俊宏等都有很深感觸。(陳明仁攝)

更可怕的是利息。同學變老闆時常是傷感情的,武張孝慈開始覺得自己像「一條狗」,女朋友也希望他換一份「正當」一點的工作,因此他決定提辭職,這時吳女卻笑:「你要走可以,你還欠我12萬。」為何越是還錢就欠越多錢?對方說:「我這裡也是有利息的啊!」

台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105年度原上重訴字第1號寫到,案發前,武張孝慈與女友姐姐的男友通電話後得知,吳女和謝男已向其女友父母透露他在當馬伕,又誣指他販賣毒品,因此武張孝慈再度和兩位老闆提出離職,未料吳女卻說,要離職的話先把錢還清,如果直接走掉,「我知道你家住哪,可以直接去你家要錢,到時候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了。」

雙方大吵一架後,吳女說如果沒辦法還錢,叫女友「下海」幫忙就好曾想和女友結婚的武張孝慈,知道自己在對方父母心目中形象全毀,再加上沒辦法生活、沒辦法還錢、家人安危還被威脅,這輩子似乎就此完蛋,於是一切絕望在吳女、謝男酒後昏睡時引爆,武張孝慈的人生就此掉下去了。

一路逃亡的人生:只有讓對方消失,才能解決問題

判決書指出,事發當日凌晨,武張孝慈見謝男酒後橫躺在客廳沙發上,便先拿出USB線2條勒住謝男頸部勒緊,「雖見己○○(即謝男)手腳及身體掙扎,仍繼續緊拉充電線不放,至己○○----身體抽搐而窒息死亡後,始將充電線鬆開。」之後他又把坐在馬桶上睡著的吳女叫醒,趁她走到客廳轉角時用同樣手法殺害,以塑膠袋套住兩屍頭部。

殺死老闆後,武張孝慈並沒有馬上投案,而是先將兩人從竹北載回故鄉阿里山棄屍,再返回3人同住的新竹租屋處縱火,意圖消滅沙發上可能留下的血跡與體液。之後武張孝慈被列入嫌疑人時,還一度試圖誤導警方辦案方向,把這起殺人案說成謝男與吳女的感情糾紛。

律師邱顯智說,檢察官常罵武張孝慈很可惡,殺了人還載到200公里外的地方棄屍,但武張孝慈也私下跟他說過,他殺了人很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最熟悉的地方就是阿里山,才會把屍體載回去丟。

20180308-【#79廢死星期四X死刑個案看透透】又見湯英伸?--武張孝慈案。(陳明仁攝)
律師邱顯智說,檢察官常罵武張孝慈很可惡,殺了人還載到200公里外的地方棄屍,但武張孝慈也私下跟他說過,他殺了人很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辦。(陳明仁攝)

很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辦──或許正是這樣的情緒一路將武張孝慈逼上絕路。高等法院判決書援引精神鑑定結果,指出武張孝慈國中畢業後即離家,缺乏家庭支持與約束力,遇事沒有求助的習慣,又因妄想及邊緣性人格特質,容易將他人的威脅信以為真、例如以為女友和家人真的會被危害,形成接近被害妄想的情緒,才會產生「只有讓對方消失,才能解決問題」的念頭。

成長過程裡,武張孝慈幾乎沒有被拯救過的經驗,或許也因此不相信求救有用。律師邱顯智說,武張孝慈的母親曾因家暴申請過保護令,但離家最近的派出所騎車最快也要40分鐘,可能警察還沒來就全員陣亡;當武張孝慈遭捕後,檢警也問他「你這麼可憐為什麼不報警?為什麼要殺雇主解決?」,但武張孝慈可能不相信報警能解決問題,因為雇主有黑道背景,他很怕。

武張孝慈不知道該怎麼求救、不奢望能得救,只能一再地逃,從暴力家庭逃到山下、再逃到曾經信任過的朋友家─最後,或許是發現自己退無可退,哪裡去不了了,只能在憤怒與絕望下決定拿起那兩條USB線,親手紮斷一切他想像過的美好未來。

死刑是唯一的正義?被害者家屬仍要繼續生活 加害者的贖罪之路

武張孝慈案最初由死刑救援經驗豐富的政委羅秉成接觸,再依序由律師陳又寧、邱顯智、林俊宏接手,多年下來判決一路從死刑變成無期徒刑、最後25年有期徒刑定讞。

殺人不用判死刑,或許很多民眾不能接受,但邱顯智提醒,一來死者家屬並未堅持死刑(判決書指出,謝男妻子一開始說對刑度「沒有意見」、後又說「希望被告要重判,判死刑,如果沒有判死刑,被告也要在裡面好好反省」),再者,如果武張孝慈被槍決,問題其實沒有解決,因為死者謝男的元配妻子還有兩個在讀幼稚園的孩子,武張孝慈一死,他們就什麼都沒有了

「武張是個年輕人,他可以在監獄工廠裡做工,我們在民事沒什麼答辯、判了1000多萬,如果武張可以在監獄裡賺錢,是可以填補被害人的損害……如果執行死刑,好像社會就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填補被害人的損害,但事實上,家屬太太和兩個孩子,還是要在這社會上繼續生活下去啊!死刑是處理這案件一個好的方式嗎?是不是只有這樣的方式?比較有意義的安排,應該是讓這犯錯的人在獄中好好反省,同時他可以做一些事情來填補被害人的損害……」

林俊宏則提醒,應思考「人為什麼要去犯會被判處死刑的事情」:「是怎樣的經歷,讓他做這麼重大、這麼可怕的決定?要殺死一個人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叫你殺死一個人、甚至是一隻雞一隻狗一隻貓,在多數人生活經驗都是很困難的事情,做不到,那到底為什麼要去殺死一個人?

20180313-「318學運案二審宣判」記者會,律師林俊宏發言。(盧逸峰攝)
林俊宏提醒,應思考「人為什麼要去犯會被判處死刑的事情」。(資料照,盧逸峰攝)

對於鄭捷隨機殺人案,身為律師團成員之一的林俊宏有一大遺憾,就是沒來得及釐清「他為什麼會做這樣的事情」─因為法院想盡快了結案件、沒有接受證據申請,判決就這樣一路走下去,最後鄭捷被火速槍決,留下許多謎團。

死刑是否真是正義的萬靈丹?了解案發以前的為什麼、思考案發後犯錯的人還能做什麼,是這群替死刑犯辯護的律師極為關心的,雖然武張孝慈一路走來盡是無助,邱顯智說,他也表達過「感謝很多團體律師能夠這樣支持他」。

25年後的武張孝慈,會變成怎樣的人?儘管活下去未必保證明天會更好,人未死,至少一切就還不會結束。「我相信這案件法官可能有網開一面,我相信他未來會成為對這社會一個比較好的人。」邱顯智說。

承受罵名接下一個又一個幾乎無酬勞的死刑案,這群律師要的,或許也就只是爭一點「希望」。那些曾以為自己沒機會好好做人的,終有一天能復歸社會,重啟一段未必保證順遂甚至可能前途多難、但仍能對明天抱有一絲盼望的人生。

死神、死刑、死亡、廢死、反廢死。(取自www.livelaw.in)
死刑是否真是正義的萬靈丹?了解案發以前的為什麼、思考案發後犯錯的人還能做什麼,是替死刑犯辯護的律師極為關心的。(取自www.livelaw.in)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