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兩會觀察》兩會記者爆笑大全!不只藍衣女記者不屑表情包 麥克風拿反照樣問(有影片)

2018年03月14日 11:29 風傳媒
中國兩會藍衣女記者梁相宜,於同業紅衣女記者張慧君提問時大翻白眼,網路瘋傳KUSO。(取自刘华秀@Youtube)

中國兩會藍衣女記者梁相宜,於同業紅衣女記者張慧君提問時大翻白眼,網路瘋傳KUSO。(取自刘华秀@Youtube)

中國大陸「兩會(人大、政協)」在北京召開,一位「第一財經電視台」藍衣女記者梁相宜,在身旁的「美國全美電視」紅衣女記者張慧君的冗長提問時,做出宛如後宮爭鬥的超戲劇化不屑表情,1天內,大陸網友轉發、完成網路肉搜、瘋傳兩人過去的學經歷、言論、照片,兩人卻也因破壞「大會紀律」、衍生額外風波,遭吊銷兩會採訪證,未來能否再上兩會堪慮,網上還傳出表情超豐富的藍衣女已獲高價簽約,改行當稱職網紅!這齣被稱為中國政治季的「兩會」劇碼,年年在一片肅穆中,總能爆出許多由3000位記者當中的某幾位上演的新鮮事,年年匯集起來,幾乎可以歸納為一門「兩會記者大全」!

紅衣女冗長提問、藍衣女翻白眼 兩人都因破壞「大會紀律」遭中銷採訪證

據了解,兩人確實已被吊銷繼續上「兩會」採訪的記者證,且由黨控制的電視台,也被要求切掉該表情畫面,甚至3月份兩會期間,兩人所有入鏡畫面,也全數遭要求立即撤除,以維持兩會「會風、會紀」。

兩女後方男子也遭殃 澄清自己沒放屁 

儘管第一時間,大陸官方有意刪除各種傳播渠道上的內容,依舊抵擋不住廣大悶極了的網友,茶餘飯後瘋傳各種KUSO後的影片、表情包、貼圖,分眾市場自動展開:專業的網友評論起為什麼記者不該有那樣表情、當時的畫面構圖如何如何;愛吃瓜看劇的網友,則以各種「提問婊」、「渾身都是戲」淌口水。一時間,兩會所有的焦點都在他們倆身上,就連提問時兩女後面的男生都遭殃,面對網上排山倒海猜測根本是該男放了屁,才引起藍衣女回眸白眼,該名男子趕緊跳出洗刷冤屈:「大半天我半口東西沒吃,怎麼可能辦到?」

無疑地,兩女成了兩會「主旋律」,什麼中國國企改革、扶貧攻堅、鄉村振興、憲法修正,共產黨傾洪荒之力要讓世界看見的偉績,在網民眼裡:「閃一邊去」。

事實上,兩會期間,兩女的相關表現,一點都不奇怪,每場記者會都在上演這類有趣現象,幾乎多到可以用「兩會記者大全」來歸納與稱呼了。

兩會記者資格審查嚴 必須風清氣正、家世清白 

在兩會或十九大這樣中國國家級的大事,全中國31個省市自治區,一定都會派出各自的電視台、報社記者申請採訪,大會在審查資格時,對記者的要求特別嚴格,在記者個人的「政治關卡」上,必須是風清氣正、沒有上過派出所、沒有不良紀錄、維穩指數綠燈、家世清白,開句玩笑話,只差沒調查有沒有劈腿過了吧!來自全中國各地的記者,幾乎都視能出席國家「兩會」採訪,或是到諸如十九大的黨大會採訪為極大的榮耀,若能在傳播力度大的《央視》直播中,獲得提問機會,讓動輒以億計的電視收視群眾,看到自家電視台記者入鏡提問,該記者還可以拿獎金呢!

20180314-圖為中國記者拼命舉手搶提問權。(取自網路)
圖為中國記者拼命舉手搶提問權。(取自網路)

因此,各台、各報社,無不派出自家的「美女記者」上會採訪,不過,與其說是「採訪」,不如更像「做公關」!為了在電視前有最完美的露出,她們在記者會前,善用心理學及色彩學,往往套上色彩豔麗的西裝外套,每場記者會都能見到大紅、桃粉等基本色,寶藍、亮黃出現也不奇怪,還的會在胸前別上特別大的帶鑽胸針,豔麗的彩妝與假睫毛不意外,燈光打下,光彩奪目最重要,讓通常為男性的大會主持人,更容易看到精心打扮的自己,給予提問機會,每年總要出幾個透過《央視》鏡頭紅遍全中國的「美女記者」,一戰成名,就像是這次的兩位一樣,而每場記者會下來,由女性提問的機會,粗估達8成。此處也突顯男記者上兩會採訪的「悶虧」!

20180314-中國記者拼命搶提問權,甚至搬出平板助攻。(取自網路)
中國記者拼命搶提問權,甚至搬出平板助攻。(取自網路)

在主持人於記者會宣布「開始提問」時,搶坐前面位置的美女記者們會個個搶快、把手舉得恨天高,有的甚至直接半蹲半站的舉,提問的第一句,一定要先甜甜地奉上「謝謝主持人」、「謝謝主持人把第一個機會給了我」,跟主持人的關係做好了,不怕下一場記者會沒有提問機會!接著,要說「我是xx電視台的記者」,要把自家的招牌說得完整、響亮,言語得體清晰給人留下好印象,讓全中國人都能聽清,新聞標題也就能下斗大的:「某某部長答XX台記者提問」。

在「官本位」的中國社會思維中,能進京採訪,似乎就像「進京面聖」一樣,能提問,對地方記者來說,是莫大的鼓舞與振奮!更是讓全中國人認識所在媒體的免費公關機會!

獲得提問就是功績一件!電視台還會頒嘉獎 

在各家搶提問時,大會在每一場記者會,一定都會保留黨能完全掌控的《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三家記者提問,內容是事前先安排好的,多半是做球給官員們好好發揮,政績宣傳、揚長避短、負面輿論引導,其他提問時間,則放給地方省台記者提問,各省台以獲得提問為台裡的大事,每年兩會過後,各家電視台都會計算自家派出的記者總共獲得幾次提問機會?比其他省台少了或多了幾次?成了一項電視台的功績指標,相關人員能獲得嘉獎。

有趣的是,在動輒2個小時的記者會中,許多中國記者們以提問為唯一目標,問完後就自顧自地玩手機,台上官員回應了什麼?怎麼回的?她們倒不在乎、也沒在聽,因為一切還得看《新華社》的會後唯一消息來報導。

在一些比較敏感的記者會場合,大會會讓幾位比較具有西方代表性的媒體,如CNN、路透社等提問,等同讓西方批判的聲音有個官方的回應版本,外媒的問題,通常具有比較高的尖銳性,不過,既然到了人家中國人的場子,西方記者也懂得「硬話軟問」,中國官方自然也相當有準備地「繞個圈子回」,能否解讀其中弦外之音,就需要記者事前做功課及當下的領悟力了!

比如,在憲法修正通過習近平可無限任期的記者會上,路透社記者尖銳提問「強勢領導的出現,會使得中國再次出現過去曾經經歷過的文化大革命」,全國人大法制主任沈春耀,回答了數段,從中國的政治體制講起,繞回此作法「符合中國國情」,當中就隱含了「中國式政治」的邏輯,檯面上的話,倒是客客氣氣的講,但仔細揣摩,檯面下的話則是:「別用你們西方思維來質疑我中國,滾!」

由於出席中國「兩會」的記者,每年都以最低3000位起跳,能在記者會上舉手獲得提問機會者,少之又少,年年舉、年年失敗,簡直家常便飯,從中,也突顯了獲得點名者的「祖上積德、三代燒香」!

舉了8年的手終被點名 麥克風拿反繼續問

2009年一位《陝西日報》記者卓九成,舉了8年的手,終獲幸福光顧,但顯然,幸福來得太突然,麥克風拿反了還繼續提問,笑歪全場;還有記者,在全球眼睛盯著提問時,腦袋瞬間空白,好不容易拿到提問機會,結果全忘了!中國網民笑稱「卡殼」;還有的,從頭至尾,舉手舉了數小時,沒有放下過,也獲得主持人關心他們的手是否酸了的眼神,勤奮戰略奏效,賞你個提問機會!

20180314-2009年一位《陝西日報》記者卓九成,舉了8年的手,終獲幸福光顧,但幸福來得太突然,麥克風拿反還了繼續問。(取自網路)
2009年一位《陝西日報》記者卓九成,舉了8年的手,終獲幸福光顧,但幸福來得太突然,麥克風拿反還了繼續問。(取自網路)

當然,也有不少像是這次遭指作秀的紅衣女記者,提問前附加一堆開場語,意在自我展現,百字提問,引起在場記者不屑。不過,這還不足為奇,過去,甚至出現過記者透過全球播送的提問機會,花大篇幅介紹自家傳媒開發的手機產品,遭當時的全國政協發言人趙啟正以「公器私用」揭穿修理,尷尬萬分。

中國獨特的採訪生態,管制不少、麻煩事也不少,卻造就了該生態下的採訪趣味,每年依舊吸引全球記者往人民大會堂衝刺,讓紀錄故事的旁觀者們,也成了一則又一則故事裡的主角、歷史初稿的一頁篇章!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