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比專制 鐵輸北京;比自由 我們會贏 !

2018年03月24日 05:40 風傳媒
作者認為,台灣人自由而熱情 ,善良也聰明 ,拋開大政府的奶嘴 ,自由最能讓我們衝出有前景的未來 。(資料照,美聯社)

作者認為,台灣人自由而熱情 ,善良也聰明 ,拋開大政府的奶嘴 ,自由最能讓我們衝出有前景的未來 。(資料照,美聯社)

當傳出北京將修改憲法以讓習近平終身連任的消息時 ,很慶幸台灣輿論與社會擁護跟支持這個轉變的人並不多 。這明顯的確認了 ,在台灣縱使是最支持統一的人 ,也是認同國家不應該是 ,由一人終身獨裁的極權體制。另一個消息 ,北京準備對台灣人開放許多行業與專門技術在大陸上享有同等國民待遇 。此一消息立刻在台灣社會沸騰了起來 。筆者曾經評論過北京的最佳策略絕對不是開戰 ,而是這種直接把台灣人當作國民的策略 ,基於他目前擁有的實力與自信 ,這麼作並不突兀 。

這兩個未來的趨勢及走向 ,在台灣引起的討論卻是前者冷 ,後者熱 。前者甚至讓統派有點難堪 ,而後者也讓與北京交好的藍營有點忐忑 。在藍營可能執政無望 ,北京又不能示弱般的跟蔡英文政府談判的氛圍下 ,訴諸於直接拉攏台灣人 ,尤其是青年階層 ,不失為一項聰明的謀略 。

然而把這兩件事擺在一起來看的時候 ,其矛盾與詭異的地方卻是不少 。許多人說惠台政策將直接把台灣的年輕菁英吸走 ,讓台灣變窮 。的確 ,對岸龐大的市場與機會 ,打中了許多在台灣面臨了無可施展窘境的年輕一代菁英們的憤怒點 ,真的有人作著西進的準備 。但是 ,台灣已經有三十年西進大陸的歷史了 。雖說許多限制將會解除 ,有意願跟需要西進的人早已在兩岸穿梭來回 ,甚至長居落地於對岸 。這裡有個問題是 ,三十年來 ,數百萬的西進的台灣人 ,都願意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嗎 ?

事實顯示出並不是這樣 。那麼多台灣人在大陸討生活賺錢 ,大家心照不宣的共識是 ,不要當一個極權國家的國民 。台灣至少還是一個有自由空氣的退路 。大家都知道 ,當台灣的自由不存在了 ,大家的退路也沒了 。“風險”一直都在大家的心裡 。筆者認為 ,政府跟社會 ,其實都不必要太過驚慌 ,北京的政策有他們自己的效益評估與策略目標。而我們這一邊可以思考的反而是 ,該作出什麼跟北京有所區隔的改變 ?

答案其實也在北京的作為裡 ,政治上 ,北京在走回令人厭惡的帝制極權 ,我們能做的就應該是相反的方向 。回頭看看我們自己出了什麼問題 ,生了什麼病 ?簡單說 ,我們得了「大政府病」,那是一種過去威權體制所遺留的後遺症 。兩岸要比專制的話,台灣鐵輸北京,但是比自由開放 ,我們會贏 !

看看這些事:衛生紙搶購 ,物價上漲 ,薪水不漲 ,菁英人才外流 ,然後台灣的社會輿論又強力要求政府要有所作為 ,要壓低物價 ,要保障勞工 ,要政府要求企業加薪等等 。另外 ,國內的投資環境惡化 ,政府為了選票為了討好企業與所有人 ,反而綁手綁腳 ,無所作為 。學術圈裡的教授老師忙著競爭升等 ,利用既有制度卡位 ,卻無助於國家利益 。公共工程一方面弊案叢生 ,另一方面廠商虧本連連 。經濟上一面讓空屋滿街,另一手又狂蓋公共住宅 。媒體業裡 ,放任壟斷又以補助之名收買媒體 ,造成電視節目難看又沒價值 ,尤其是新聞充斥著行車記錄器與網路消息 。連農產品批發市場都可以不顧農民損失的休市 。我們看到的實況是 ,政府的手無處不在 ,又無處不笨拙 。

20180301-國內衛生紙價格擬調高,圖為目前賣場狀況。(行政院提供)
日前國內衛生紙價格傳出調高,圖為「衛生紙之亂」時賣場狀況。(資料照,行政院提供)

在官僚體系裡,執行法令的公務員在職權範圍內 ,盡其可能的擴張法令的解釋範圍,以減輕自己的工作量以及責任風險。這現象幾乎在所有涉及人民申請以及裁量權的領域裡都一樣。諸如建管、商業管理等領域 。這就是我們的“大政府病”。萬事靠政府 ,萬事都靠不住 !

以上這些其實都源自於我們的政治文化,從古代以來就是這樣了。這是千年的中央集權 ,帝制文化之下的官民生態。治好大政府病的方式有兩種:

一是真正的菁英統治或是聖君政治,確保上層的皇帝與官僚是絕對優秀的,而且受到皇帝嚴謹嚴厲的管束。但是後遺症是貪腐跟特權階級 。

另一種是偏右派的公民社會。小政府,政府權力受到法律以及司法審查高度的管控,濫權的公務員或官僚會有很大的處罰與賠償風險。制度上,由公平競爭的自由市場、優秀的企業與非官方團體在運作整個社會,政府只是對外的代表跟國內服務與維持公平競爭的平台而已。這條路才是適合台灣走的路 ,也只能走這條 。

而我們的社會 ,表面上是後者,有歐美的制度外觀。但是,骨子裡依然是古老的帝制官僚生態,但面臨了精英退化,官弱於民卻又擁有太多權力的困境,外行管內行的事到處充斥著 。台灣其實已經是一個很成熟的社會了 。從各種民間團體與非政府組織的蓬勃發展就可以看得出來 。政府的能力早已被社會趕過去了很多很多了。

當今的政府其實非常的倚賴民間企業 ,許多政策及法案都必須徵詢或者直接由利益團體擬案給執政黨去實施 。問題是 ,由於官方依然是過去那個老式官僚文化在運作著 ,司法上也依然保護著政府的作為與裁量都是對的 。加上政府裡的決策與作為依然不夠透明 ,只能任由跟政府親近的團體黑箱運作 。官僚體系對社會實際運作 ,是嚴重欠缺認知與經驗的 ,造成了政府事實上是被少數的企業牽著鼻子走 ,這政商互榮的生態並沒有因為民主制度的實施而消弭 ,反而更加劇烈。

回到應對北京的策略裡 。極權與菁英統治 ,有他的弱點 ,就是隨著時間腐敗 ,這幾乎是定律 。而且已經在台灣驗證過了 。我們該作的其實是讓政府的手在各方面縮回去 。讓台灣社會裡真正活力可以跳出政府那雙笨拙的手 。

台灣面臨的危機是 ,政府始終不改其志的認為自己是資源的分配者 ,也是施恩者 。而這個可以分配的資源卻是呈現愈來愈少 ,而且是寅吃卯糧的狀態 。而一般大眾國民 ,更是認為政府永遠會有分不完的資源 ,對於負債、對於無效率與浪費毫無知覺 。例如從健保制度與使用來看 ,就是一個信仰政府永遠應該有免費的午餐的社會 。筆者其實懷疑 ,大家投票選舉最大的目的 ,就是選出一個像神一般的萬能政府 。於是政黨跟政府都在假扮自己是神 。

我們需要的改革是 ,司法部門落實法治國原則 ,發揮司法審查的功能制衡行政權的濫用 。民事審判制度需要改革 ,讓其更加經濟快速 ,建立裁判的可預測性與權威 ,落實私法自治、契約自由的原則 。充分尊重自由市場機能 ,不要過度干預 。

經濟開發與環境權利必須以法律明確定義與分配 。建立足夠清晰與可預測的界限 ,讓開發者與權利的受害者可以互相清楚自己的權利義務範圍 ,而使雙方可以協調交易。而非現在的大量委由各種官民混合的委員會以公開審查之名 ,行政治獨裁之實的制度 。結果是造成嚴重的投資阻礙與不可測風險 。

在去除了大量的裁量權之後 。消減公務員員額可以釋放高素質的人力回到效率較高的民間企業 。將公務員的待遇福利逐年調整成跟一般勞工相同 。透明化政府行政資訊 。將傳統上依靠家世背景與考試來建立成就的路徑 ,改變成以實力績效論輸贏而不是背景、年紀跟考試 。

強化偏鄉義務教育 ,大學全面鬆綁與財務自主,取消學費補貼 ,改以獎學金鼓勵用功 ,並且重建技職教育 。企業管理鬆綁 ,自由經營 ,停止補貼,盈虧自負 ,並且簡化外資投資的程序與排除障礙 。

對外國交往 ,要徹底屏棄自己是來自上國的姿態 。以平等互惠 ,互助合作的態度與人交往 。杜絕對其他種族膚色以及宗教文化的歧視 。最好就是從平等善待國內的外國移工做起 。放寬外國移民條件 ,引入移民補充國內年輕人口 ,解除老化的危機並建立多元文化環境 。讓世界來的人知道 ,台灣是個適合所有人居住的好地方 。

以上種種改革無法詳細敘述 ,簡單講就是走跟對岸政府專制相反的道路 。解除無效率的政府管制 ,釋放人民的自由與智慧 ,吸引愛好自由與具備創造冒險性格的人們 ,加入台灣的陣營 。台灣人自由而熱情 ,善良也聰明 ,拋開大政府的奶嘴 ,自由最能讓我們衝出有前景的未來 。讓人們更自由的追求幸福 ,則勤奮與敢於冒險的人會冒出頭 ,整個國家也會跟著興盛 ,也一定能在兩岸的生死競爭中殺出一條嶄新的路線 。而區隔出自由確實優於專制。而就這一點 ,北京政權只能恐懼以對 ,毫無勝算 。

相反的 ,如果我們一昧的要求政府跟對岸比較誰最能做出大建設 ,最能成為大國 ?無疑的失敗就在不久之後 。這樣的改革意識必須建立在公民的覺醒與共識上 ,而不是推給政府或是專業政客去計劃執行 。否則又會掉入大有為政府的循環論證裡 。我們的時間、機會與籌碼都不多了 ,再不改革 ,衰敗將是我們唯一的未來 !

*作者為土木技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