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刺蔣案」女俠黃晴美 台大歷史系教授:這樣的人,該在我們台灣社會越來越多…

2018年03月25日 21:58 風傳媒
20180325-獨派團體25日舉辦「黃晴美天涯人間紀念座談會」。(顏麟宇攝)

20180325-獨派團體25日舉辦「黃晴美天涯人間紀念座談會」。(顏麟宇攝)

女性在台灣歷史上,永遠只能是「配角」嗎?1970年4月24日,蔣經國於美國紐約廣場飯店遭台灣人刺殺未果,後被稱為「刺蔣案」震驚國際;除了知名度較高的黃文雄、鄭自才以外,事件背後其實還有一名「全面參與者」、台灣女性黃晴美。黃晴美於今(2018)年1月於瑞典過世,而在今(25)日紀念座談會上,黃文雄、鄭自才與各界學者,紛紛談起他們眼中的黃晴美。

「我想很多年輕人跟我一樣,黃文雄、鄭自才的名字都聽過,但黃晴美女士的名字可能是連聽都沒聽過,我們除了知道她是妹妹、是妻子,不知她運送武器在後做了什麼事情……」

共生音樂節負責人之一蔡喻安指出,許多台灣獨立運動中的女性面貌是相當模糊的,而民報前董事長陳婉真表示,台灣女性一直當作配角或是代夫出征,似乎很少有獨立思考,黃晴美作為刺蔣案的「全面參與者」,便是極特殊的存在。回顧黃晴美事蹟,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感嘆:「我們需要這樣的人,該在我們台灣社會越來越多,我們台灣社會就會越來越好……」

犧牲平穩生活支持哥哥、丈夫行刺蔣經國 陳翠蓮:是對台灣的愛與堅持

黃文雄表示,1970年「刺蔣案」發生時,黃晴美從事前偵查現場、行刺當天親自把手槍交到他手上、到之後承擔起一切照顧鄭自才的孩子並試圖做人道救援,她是刺蔣案的「全面參與者」。黃晴美過世後,黃文雄相當悲痛、到今天談話還是會哽咽,但他也說,值得欣慰的是妹妹身為「革命戰士」的角色越來越多人知道了。

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表示,她出生在「控制最嚴重的時代」,對於過去台灣歷史所知甚少,直到18歲時看見美麗島事件發生與林義雄碰上的「林宅血案」,才開始慢慢了解過去。1990年陳翠蓮任職於自立晚報時才知道刺蔣案,並於黃文雄流亡回國後才認識黃晴美,說起這段,陳翠蓮依然無奈:「這些事情,我們竟然到30幾歲才知道!」

20180325-424刺蔣案當事人黃文雄25日出席「黃晴美天涯人間紀念座談會」。(顏麟宇攝)
20180325-424刺蔣案當事人黃文雄25日出席「黃晴美天涯人間紀念座談會」。(顏麟宇攝)

憶起黃晴美,陳翠蓮說,她本人個子相當嬌小、身高才150公分左右,說話很溫柔、輕聲細語,讓陳翠蓮至今仍印象深刻:「想說怎麼會這麼厲害,看不出來!她那堅強的意志,這女性的身體裡,怎會有這麼強烈的意志……」

黃文雄說黃晴美為「天生的女性主義者」,對此陳翠蓮也說,黃晴美一生很多事情都是自己主動去爭取的,包括去美國讀書,其實還稱得上是黃文雄的「學姐」,比哥哥還要早到美國,而在黃晴美在刺蔣案的角色,更展現其強韌性格:
「戰後女性不只有未亡人,例如二二八的受難者家屬、後來民主運動的『代夫出征』,她(黃晴美)是自己站出來的、主動的,支持自己的哥哥跟丈夫……這是我們現在很難想像的,現在都說犧牲一點自由來換經濟,那時她在美國有不錯的生活,為何願意犧牲家庭生活,來做這種明知就算成功也要付出很大代價的事?她一個特別的角色,是對台灣的愛、價值的追求與堅持……」

「刺蔣案」紀錄片因版權問題塵封20年 台大教授盼讓年輕人有機會看到

同樣任教於台大歷史系的周婉窈表示,若要出版一本《台灣人精神史》,黃晴美是一定要被寫進來的前輩:「她是我們的楷模,她作為一個女性,是我們島嶼精神上的一朵美麗的花、我們的寶貝……」周婉窈指出,黃晴美代表的精神是在苦難中歡喜付出、勇敢承擔、一生從未後悔動搖,這種精神是現在台灣社會欠缺的,也是這一輩台灣年輕人應該繼承的。

周婉窈說,她很遺憾這輩子沒有機緣認識黃晴美,但知道黃晴美對台語有很深很深的感情,後來以台語文進行創作,也聽說她過世前什麼都不記得了、只記得台語,「這是對台灣最深層的依戀」。

20180325-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25日出席「黃晴美天涯人間紀念座談會」。(顏麟宇攝)
20180325-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25日出席「黃晴美天涯人間紀念座談會」。(顏麟宇攝)

今年1月底,周婉窈和一群碩博士班學生看蔡崇隆導演拍攝的刺蔣案紀錄片,這是她第一次看這支紀錄片,也看見黃晴美在刺蔣案中的身影,深受感動。未料,看完沒多久就看到黃文雄在臉書公開黃晴美過世的消失,讓她覺得相當沉痛。

周婉窈表示,蔡崇隆的刺蔣案紀錄片於1997年問世,因為版權問題無法公開發行,作為一名歷史老師,她很希望本片可以公開發行,如此一來圖書館可以收藏,也可以讓更多年輕人看到這支紀錄片,知曉這群前輩的事蹟。

周婉窈說,黃文雄、鄭自才與黃晴美等應算戰後第一代反對黨國的知識份子,她自己與陳翠蓮則算第二代。戰後黨國教育造成的嚴重後果,是目前4、50歲的族群受國民黨洗腦教育最成功、最保守,若要打破這般結果,「我們要盡量照顧少年人、讓他們有機會接觸到我們『第一世代』的人,繼承他們的精神。」

「今天有很多年輕人來參加,我想黃女士在天之靈也應該相當歡喜……晴美有她的台灣夢,希望能在台灣也能實現。」周婉窈說。

民報前董事長:應建立台灣人自己的歷史觀,台灣人自己的國民英雄

民報前董事長陳婉真表示,她與黃晴美、黃文雄、鄭自才差了一個世代,「他們戰前出生,我戰後,我是被國民黨徹底洗腦的一代」。當年新聞封鎖下,台灣人多半不知刺蔣案,新聞只有一小區以「匪類」稱呼黃鄭兩人,但因刺蔣案發生時陳婉真正在師大讀新聞系,老師有到美國跟訪、上課有談此事,她才開始好奇「為什麼這麼優秀的兩個人要做這樣的事情」,因而慢慢開始政治覺醒。

陳婉真表示,「刺蔣案」是當年台灣一個重大事件,「給蔣經國打槍、逼蔣介石去面對台灣人的問題」,以後續影響而言是成功的,但這事到現在還很少人知道,這相當不應該:「台灣這麼重大的歷史事件,為何到今天沒幾個人知道?」

年輕人不識刺蔣案,更不識幕後英雄黃晴美,對此陳婉真說:「我們自己可能還要再腳步踏快一點,不管在轉型正義或台灣獨立建國……我們現在這個中華民國有多少是不應該,都是統治者亂來的,什麼三二九、什麼一二三自由日,我們要建立台灣人自己的歷史觀,台灣人自己的國民英雄!」

「晴美與我都是台灣追求建國路程中的播種者……雖然台灣把晴美遺忘在瑞典這樣寒冷的地方,但晴美永遠沒忘記台灣。」鄭自才說。刺蔣案經過將近50年,當年仍有許多風雨不為這一輩台灣年輕人所知,今日座談除了追思幕後英雄黃晴美之外,讓這一輩繼續黃晴美的精神、延續其台灣建國的夢想,也是講者們紛紛提及的盼望。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