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女性從土俵上下來!」舞鶴市長致詞時腦中風倒地,相撲裁判竟要求女性醫護人員離開

2018年04月05日 17:47 風傳媒
衝上土俵的女性醫護人員(紅框標示者)竟被大會要求離開。

衝上土俵的女性醫護人員(紅框標示者)竟被大會要求離開。

日本京都府舞鶴市4日舉行大相撲春季巡迴賽,舞鶴市長在致詞時突然昏倒,引起現場一陣騷動。正當眾人不知所措之際,數名女性衝上土俵為市長進行心肺復甦術。不料現場卻傳來「請女性下來、換男性上去」的廣播,幸好急救者依然堅持施救,也讓暈厥得市長撿回一命。此事引發日本輿論譁然,日本相撲協會則承認廣播內容不當,向社會大眾致歉。

發生市長暈厥事件的大相撲舞鶴場所。
發生市長暈厥事件的大相撲舞鶴場所。

相撲向來被視為「日本國技」,在日本最古老的歷史書《古事記》中,就可見到類似相撲的記載。流傳超過千年之後,現代相撲文化的規則與禁忌依舊可觀,其中就包括了「女性禁止登上土俵」。但4日發生在舞鶴文化公園體育館的市長昏倒意外,卻讓這項禁忌成為眾矢之的。

67歲的舞鶴市長多多見良三在致詞時突然昏倒,一開始幾位男性衝上土俵,卻完全不知如何處置,直到一位女性醫護人員開始做心肺復甦術後,才讓緊張局面稍微緩和。不過此時大會廣播突然重複響起:「請女性離開土俵、請女性離開土俵。」並且要求由男性處理即可。

幸好急救者並未放棄,直到市長多多見良三被急救人員送醫為止。但讓現場觀眾為之氣結的還不只如此,在市長被送醫之後,大會竟然派人在土俵上大量灑鹽,即便大會辯稱與女性施救者無關,但還是讓人聯想,相撲協會是否覺得女性帶來晦氣。

「廣播確實不當」日本相撲協會致歉

至於昏倒的舞鶴市長送醫後,確診是蜘蛛網膜下腔出血,幸無生命危險,術後需要長期住院靜養。不過守舊的日本相撲界,這次卻是遭到一記結實的重創。

日本相撲協會理事長八角信芳(第61代横綱)表示,相撲協會的行司(裁判員)當時確實數度廣播「女性請下土俵」。他說行司是在驚慌之餘才做出如此呼籲,「但在人命關天的情況下,確實是不適當的處理,在此深深致歉。」日本相撲協會也對第一時間協助進行急救的女士,表達深深謝意。日本網友則在推特上一面倒地稱讚施救女性,並且認為「罔顧人命的傳統,令人感到恐懼」。

《赫芬頓郵報》日文版報導,日本向來有「女性不准登上土俵」的傳統。但這個「傳統」究竟從何而起,其實也有爭論。因為根據日本最早的相撲記載之一、《日本書記》所寫,相撲的參與者就是天皇的女官(采女)。在近代的民間故事集《義殘後覺》(16世紀之後成書)中,也記載了室町時代(1336年-1573年)確實有女性力士存在。到江戶時代(1603年―1867年),公開對決、供人觀看的女子相撲才成為禁忌。

(十二年)秋九月、木工韋那部眞根、以石爲質、揮斧斲材、終日斲之、不誤傷刃。天皇、遊詣其所而怪問曰「恆不誤中石耶」眞根答曰「竟不誤矣」乃喚集采女、使脱衣裙而著犢鼻、露所相撲。於是眞根、暫停、仰視而斲、不覺手誤傷刃。

《日本書記》

作為相撲力士比賽場地的「土俵」,為何會不准女性進入?《赫芬頓郵報》稱,土俵不只是運動場地,同時也作為神道祭事的一環,因此就像是許多日本的宗教聖地一般,每個月會有生理期的女性也成為相撲禁忌的一環。不過日本也有不少宗教場所早就解禁,像是富士山(江戶時代後期)與比叡山(明治五年)的靈場都可讓女性進入,倒是相撲界對此依舊保守如故。

1978年5月,當時一名小學五年級的女生在相撲預賽中勝出,但日本相撲協會不准他在藏前國技館參加決賽,理由就是「國技館的土俵不准女子進入」;1990年,日本第一位女性內閣官房長官森山真弓,想進入土俵頒發內閣總理大臣獎盃,同樣遭到日本相撲協會拒絕;2004年,時任大阪府知事的太田房江曾希望能在千秋樂(比賽最後一天)親自頒獎,還是被日本相撲協會以其女性身份拒絕。

向來堅持保守立場的日本相撲協會這次終於踢到鐵板,由理事長出面公開致歉。《赫芬頓郵報》說,等到日本第一位女首相誕生後,屆時的內閣總理大臣杯相撲賽勢必還會碰到這個問題,因為總不好要求總理本人不要頒發這個獎盃。

不過這位比日本女首相還早踏上土俵,而且救了多多見市長一命的勇敢女性到底是誰,現在連舞鶴市政府也都沒有頭緒。多多見良三透過發言人表示,他對這位救命恩人「非常感激」,希望大家提供相關訊息。日本相撲協會理事長八角信芳也說,希望能直接向這名女性致謝。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Friedrich Nietzsche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