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選議員被酸「靠爸族」 政二代:選民會看能力適任與否

2018年04月06日 14:00 風傳媒
議員選舉掀起「政二代」接棒風,有不少參選人被網友酸是「靠爸族」,但政二代認為,這光環對新人而言是利弊參半,強調選民也會看能力是否適任。(資料照,取自陳致中臉書)

議員選舉掀起「政二代」接棒風,有不少參選人被網友酸是「靠爸族」,但政二代認為,這光環對新人而言是利弊參半,強調選民也會看能力是否適任。(資料照,取自陳致中臉書)

議員選舉掀起「政二代」接棒風,前總統陳水扁兒子陳致中有了父親加持,黨內初選勝出,但新北市議員張瑞山的女兒張維倩則強調自己有律師專業,不是「靠爸族」。

陳致中登記參選民主進步黨高雄市議員初選時說,「選舉沒師父,只有加倍努力」,但選前之夜祭出「爸爸」這張王牌,一場父子相擁戲碼,抱出初選民意調查好成績。

不過,爸爸王牌可贏得好成績,也可能是雙面刃,媒體高度聚焦,言行被放大檢驗,輕忽不得。

包括民進黨新北市黨部主任委員余天女兒余筱萍、已故台北市議員李新的兒子李柏毅、中國國民黨籍台北市議員厲耿桂芳的姪女耿葳都認為,政二代光環對新人而言是利弊參半。

兼具政二代與星二代光環,余筱萍投入台北市議員初選一舉一動都被放大檢驗。採訪當天,余筱萍母親李亞萍陪同掃街,余筱萍說,大家會對她印象很深,「就是余天的女兒」;李亞萍則在一旁笑說,第一次陪女兒到市場拜票,就害女兒被說是「媽寶」。

余筱萍說,之前父親錄製電話語音拜票,效果太逼真,很多阿公、阿嬤都會說「余天打給我,好高興」;現在跑行程時都會先介紹自己「我是余筱萍」,有些長輩看很久還是不認識,她才補充說「余天是我爸爸」。

余天女兒余筱萍在父親陪同下,連日和爭取連任議員顏聖冠一起拜票,余天甚喊出「這兩個我的女兒都拜託」。(顏振凱攝)
余天女兒余筱萍在父親陪同下,連日和爭取連任議員顏聖冠一起拜票,余天甚喊出「這兩個我的女兒都拜託」。(資料照,顏振凱攝)

李柏毅說,一般人都覺得「政二代」是負面名詞,父親生前,父子也曾討論過這件事。父親認為自己不是行政院長或總統,在地方經營20多年,「(兒子)比較像是長工二代」;現在不是「世襲制」,選民會看參選人個人能力適任與否。

李柏毅表示,二代優勢在於知道要如何跑選舉區,但壓力也很大,常被拿來跟長輩比較,如果是很拚的年輕人、地方認同,不管是不是二代,都會有支持者;但政二代如果單純要靠長輩加持,「完全沒用」。

李柏毅說,非臨時決定參選,從上屆議員選舉後,3年半前就到父親服務處幫忙,第一年父親不准他用「李新」名號,除認識已久的里長外,沒人知道他是李新兒子,他也才瞭解助理這行辛酸。直到一年後父親覺得他OK,才逐漸帶他一起跑行程,這幾年從工作中幫很多人、得到成就感,是支持他繼續走下去的關鍵。

李柏毅認為,政二代優勢在於知道要如何跑選舉區,不管是不是政二代,都會有支持者,但政二代如果單純要靠長輩加持,「完全沒用」。(取自李柏毅臉書)
李柏毅認為,政二代優勢在於知道要如何跑選舉區,不管是不是政二代,都會有支持者,但政二代如果單純要靠長輩加持,「完全沒用」。(取自李柏毅臉書)

耿葳說,從小到大在議會長大,沒事就會到厲耿桂芳服務處幫忙接電話、處理簡單的選民服務,大四後就在厲耿桂芳服務處,4年多累積一些經驗,很多選民都習慣她的服務方式,「對辦公室服務方向比較信任」。

耿葳表示,未來會關注青年創業、智慧城市與閒置空間再利用等議題,和厲耿桂芳做出區隔,希望進議會後,為社會做些小改變。

耿葳說明,未來會關注青年創業、智慧城市與閒置空間再利用等議題,為社會做些小改變。(取自耿葳臉書)
耿葳說明,未來會關注青年創業、智慧城市與閒置空間再利用等議題,為社會做些小改變。(取自耿葳臉書)

接棒父親張瑞山投入新北市議員選戰的張維倩說,她是律師,「不用靠爸爸」,如果只說她是政二代,享受什麼優勢,「對我來說有點不公平」,無論學歷或律師執照都是靠自己努力才得到。

張維倩說,過去在新北市政府提供免費法律諮詢服務,也是調解委員會委員,但律師服務的對象較小眾,太陽花學生運動鼓勵年輕人從政,受啟發才決定參選,希望結合專業服務人民,相信大家會檢視參選人是否有能力,「爸爸是誰、阿公是誰」都不是重點。

張維倩表示,自己是律師,「不用靠爸爸」,無論學歷或律師執照都是靠自己努力才得到,相信大家會檢視參選人是否有能力,「爸爸是誰、阿公是誰」都不是重點。(取自張維倩臉書)
張維倩表示,自己是律師,「不用靠爸爸」,無論學歷或律師執照都是靠自己努力才得到,相信大家會檢視參選人是否有能力,「爸爸是誰、阿公是誰」都不是重點。(取自張維倩臉書)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