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田惠介觀點:金正恩統治下的北韓及其經濟發展動向

2018年05月05日 05:10 風傳媒
「如果經濟制裁長期下去,局面又會如何發展呢?即使高唱『自立自強』,但被孤立而縮減到僅有國內範圍的經濟,又何來成長的空間。」北韓開國領袖金日成(左)和其子二代領導人金正日(右)的肖像高掛在北韓街頭。(美聯社)

「如果經濟制裁長期下去,局面又會如何發展呢?即使高唱『自立自強』,但被孤立而縮減到僅有國內範圍的經濟,又何來成長的空間。」北韓開國領袖金日成(左)和其子二代領導人金正日(右)的肖像高掛在北韓街頭。(美聯社)

自二〇一二年訪北韓以來,我每年都會去北韓探訪。由於本身擔任經濟類雜誌的記者,自然會注重於經濟面的定點觀測。而正好,和現今北韓的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同時身兼北韓執政黨朝鮮勞動黨黨主席)正式接掌國家大權的時期重疊。

首度踏足北韓是在一九九八年的二月。當時北韓的經濟十分惡化,連國內都自嘲為「苦難的行軍」。不僅社會貧困,路有餓死骨,連專門招待外國客人的飯店也端不出像樣的飯菜來,每晚僅能提供兩小時的熱水,還飽受不時斷電之擾。夜晚在平壤市外出,只有主體思想塔的火焰,以及照著萬壽台上金日成主席像的燈光,在漆黑的夜裡兀自亮著。

當時的景像,至今仍是我在解析北韓經濟時用來對照的原點。

不知是否當年初訪北韓,爾後回國撰寫的報導不受北韓當局青睞,此後數年間,申請進入北韓的簽證總被打回票,屢屢無法成行。而在這期間,北韓的前金總書記馬不停蹄地致力於核子武力開發,迅速進行了兩次核子試爆,加上與美國的對立也日益加深,致使北韓在國際上的立場愈發孤立。

另一方面,北韓經濟狀況一直很糟糕的報導可說是壓倒性的主流,如前所述,用「路有餓死骨」來形容北韓經濟的例子也屢見不鮮。我因久未能再訪北韓,對北韓的經濟也就停留在同樣的認知裡。

終於能第二次前往北韓時,那是二〇一二年九月,踏出平壤的順安機場,不由得讓人瞪大了眼睛。記憶中一片昏黑的街巷、道路比起當年明亮了不少。馬路雖稱不上平整漂亮,但兩側多了大波斯菊的植栽,增添了些許活潑色彩。比什麼都讓人注意到的是街上人的表情變明朗了,女性的服裝打扮也鮮活許多。「這實在有趣,眼前的北韓和其他東南亞的開發中國家根本相去不遠哪」,我不由得在心裡這樣想。也讓我對北韓經濟發展動向感到興趣,開發經濟學的好奇心在心中沸騰不已。

平壤街頭。(美聯社)
平壤街頭。(美聯社)

在社會主義體制下,甚至是相比舊蘇聯及中國更特別的國家體制下,北韓的經濟還有更加發展的空間嗎?有朝一日是否可能走上像中國一樣,由國家帶動「改革開放」的路線呢?二〇一二年我造訪的滯北韓外商企業與工廠中,其生產設備等水準自然不能與日本相提並論,但卻自成一套獨特的生產運作方式。餐飲及服務業也發展得和中國或其他海外國家相去不遠,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食物變得好吃許多。米、麵包等等,相當美味。一九九八年旅行期間喝到只有苦味的糟糕啤酒,如今已突飛猛進,嚐起來更勝南韓的啤酒品牌。

北韓智庫「朝鮮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的李基成教授這麼說:「自二〇一〇年起,北韓的經濟成長率一直維持在百分之七至八。」日本的北韓研究學者對於成長率百分之七至八的說法也表示,「可從平壤的發展程度看出」,清楚地為北韓的經濟成長做背書。但是,平壤在北韓受到特別優越的待遇,多年來皆與其他城市有落差。二〇一七年,南韓的韓國銀行發表北韓二〇一六年經濟成長率為百分之三.九,並說明,「若綜合地方與平壤的經濟情況,經濟成長率至多百分之三.九,甚至可能需要下修」。

此外,北韓經濟至今仍擺脫不了糧食短缺的問題,這點也經由李基成教授指出,「二〇一五年穀物生產量(米、麥、玉米等)約為五百八十萬噸」,以北韓來說,只要穀物生產量有六百萬噸就能達到自給自足。如果這個數據屬實,那麼北韓幾乎可說已解決了糧食問題。

在企業活動及農業營運上,自從進入金正恩政權後,也實行了前所未有的措施。那就是「社會主義企業責任管理制」及「圃田擔當制」。北韓採取計畫經濟,一邊維持固有結構,一方面則將企業、工廠及農田等經營責任交託當地人。這個方法自二〇一三年開始實驗性實施,至今已推廣至北韓全國各地。

不管施行什麼樣的制度,最重要的是國家能夠下放權力,讓各生產單位能夠配合現場的實際情況,自由地經營。承續計畫經濟運作,通告各生產單位每年的生產目標,而一旦達成目標,將定量收穫上繳國家,其餘多的則由生產單位自由裁決處理。透過提高勞動階層達成目標後的利益誘因,達到提高生產量的目標,這個做法可說相當成功。

也因此,平壤市的商場層架裡能夠擺滿各式各樣的商品。然而,直到二〇一二/一三年時,商店內大多都還是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而今北韓國產的各種食品、日用品已經占了層架上的大多數。

在農業方面,將一定面積的農地規劃給十五至二十位農業人員務農的「分組管理制」,轉變為由個人或家族為單位來務農的「圃田擔當制」。和企業的模式相同,達到預期生產目標後,多的部分可以自由處理。生產量能夠顯著提升,可說是拜這個制度大收奇效之賜。

金正恩執政,和金日成、金正日到底有什麼不同?確實,在政治上,金正恩的經驗遠遠不及他的父親和祖父。其父金正日身為繼任者受到二十年悉心栽培,而金正恩的準備期僅有短短四年。但中國的北韓研究家指出,「他擁有的是歐美的留學經驗,加上直屬智囊團提出適切的建議,以及他個人對改善經濟的堅定意志」。

2018年4月1日,南韓藝術團在北韓首都平壤「東平壤大劇場」演出,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夫人李雪主到場觀看(AP)
2018年4月1日,南韓藝術團在北韓首都平壤「東平壤大劇場」演出,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夫人李雪主到場觀看(AP)

在二〇一八年的新年致辭中,金正恩再度誇耀了北韓在核子武力上的成果,另外也多處提及北韓的經濟。甚或可說,他的重點實際上是在經濟面。在二〇一三年打出「經濟建設與核武雙線並進」牌的金正恩,自述「已經完成核武發展」。也就是說,他接下來的目標就是更進一步改善經濟了。

二〇一三年處決當時大權在握的第二號人物張成澤之後,金正恩的開放路線開了倒車。自二〇一四年後,除了加強黨、政府的權限,市場經濟上交由現場決定的自主方向也稍微受到約制,但那是為了和軍部等舊時代勢力稍作妥協以取得平衡,暫時採納軍部的意向,並適時調整市場經濟的未來流向。

二〇一八年一月,有一些來自當地關於黑市的消息。在美國媒體不斷宣揚北韓的黑市地下交易日漸猖獗之際,前述的李基成教授卻斷然指出,「黑市交易正在減少,不論是相關人士或金額都在萎縮中」。這是因為二〇一二年以來,北韓正式進入金正恩執政後,開立了許多商店及餐廳等商業性濃厚的設施,這做法不但因應了人民的生活需求,也因為帶來有如黑市交易般的經濟自由,間接抑制了不受控制的地下交易,可說是為未來國家經濟的管理做好事先布局。

從李教授的發言中可看出,金正恩的意圖正在逐步化為現實,而其效應也十足反應在經濟成長上。一位平壤的市民這麼說:「我兄弟在黑市做生意,但最近交易規模大減,賺不到什麼錢,最近打算罷手改行了。」看來,今後由北韓政府主導的經濟政策,將會朝更加開放的方向前進。

但是,於二〇一六年針對北韓開始實施的強烈經濟制裁,恐將成為今後北韓經濟營運上的套頸繩。經濟制裁將帶來的影響簡述有:

1、貿易將失去自由
2、金融交易將失去自由
3、無法獲得來自經濟已開發國家的投資
4、無法進口生產設備等工廠必需的零件、機材等等。

實際上,有很多企業光是無法進口石油,就會在生產程序上遭遇巨大困難。

北韓經濟在此困難環境下,都還能維持現狀兩三年。但是,如果經濟制裁長期下去,局面又會如何發展呢?即使高唱「自立自強」,但被孤立而縮減到僅有國內範圍的經濟,又何來成長的空間。也因此,北韓同時冀望透過南韓來緩和經濟制裁的力道,並增加對外經貿活動。平昌冬季奧運便可視為一種對此採取融合立場的契機。

本書作者陸迪格.法蘭克教授既是世界上具有代表性的經濟學權威,也以北韓觀察家而聞名,法蘭克教授負有在舊東德及蘇聯時期的生活經歷,是一位對社會主義國家的運作具有切身體會的專門學者。將及經驗及研究整合寫成的此書,相信將能引導讀者解讀北韓這個國家的未來動向、其方法論、其發展脈絡。承續前述的現今動向,在具體瞭解北韓上,此書將能為各位帶來極大的幫助。

*本文作者為日本《東洋經濟週刊》編集委員,本文為作者為《北韓,下一步?!——國際經濟學家所觀察的北韓現況與未來》撰寫之推薦序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