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派」銀行這樣將人逼上絕路:13年金融資歷轉社工 她看盡卡債族「越還錢欠越多」時代悲歌

2018年04月13日 08:30 風傳媒

看似「正派經營」的銀行,如何用利滾利陷阱將人逼上絕路?在銀行任職13年後轉職為社工的李社工感嘆,其實所謂「卡債族」多半不是外界想像的奢侈浪費,而是因為鉅額醫藥費一時入不敷出、失業、借錢經商失敗、更多是替人擔保而背債,背債10年起跳,有人要天天吞10幾顆安眠藥才能入睡,也有人乾脆自殺讓債務一筆勾消。

利滾利3年 債務就翻倍

「他們不是不還,是還不起3年就翻倍的債務!」李社工估算,若年利率15%加上手續費、違約金,實際利率應為30%,只要利滾利3年就能讓債務翻倍,還債多年都只還到利息,10年要欠上千萬並非難事。

據卡債受害人自救會估計,當今台灣還有80–100萬的卡債族,其中僅20萬尋求法律途徑協助,而李社工說,這其中有些人每月扣薪3分之1扣上15年依然還不到本金,有些人怕被扣薪不敢找有勞保的工作,有些人選擇一躲10數年,也有無法生活而選擇自殺離世者,還未受到幫助的,「不是60–80萬人,是60–80萬個家庭!」

還清債務不是不可能,只是有數十萬人仍在躲。10日晚間,法律扶助基金會於台北市慕哲咖啡舉行「貧窮顯影」講座,而李社工分享的,便是她近年的工作如何讓卡債族站出來,找回人生。

濫發信用卡時代悲歌:借400萬還800萬、卻還欠1800萬 債務3年就翻倍

「我是中年轉社工,之前在銀行待了13年多,待最久的是放款部,銀行有什麼催債手法我都很清楚……我最常說的就是,你不要讓我去逼迫到貧窮人……」

在轉任社工前,李社工也曾是令人稱羨的高階白領上班族,在銀行工作長達13年,但也見證了「卡債族」這樣一頁台灣時代悲歌。李社工回憶,早期信用卡是真的要嚴加審核信用才能持有的,銀行必須評估持卡人還款能力決定給多少信用額度,但這狀況在近20年前變了。

1990年代起,新銀行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李社工笑說那簡直「比便利商店還多」,但銀行的收入來源卻緊縮了,產業外移、企業放款變少,銀行必須另謀出路,便把腦筋動到一般民眾身上。

當急用錢的時候 信用卡就變社會福利卡在用

「我們會很辛苦招攬,讓信用卡數能增加、賺取更多手續費,後來銀行開始外包給外面的廠商,但外包品質很差,去夜市人潮多的地方,他們真的是浮濫發卡,不用審核什麼身份資歷,可能連薪水都是造假的……一堆人都擁有卡,當你急用錢的時候,這張卡就變成社會福利卡在用了……」李社工說的,正是卡債族大量誕生的時代開端。

信用卡
銀行開始外包給外面的廠商,但外包品質很差,去夜市人潮多的地方,真的是浮濫發卡。(資料照,取自網路)

「借錢還錢天經地義?看起來很合理,但真的是這樣嗎?」有了信用卡,要借錢太容易了,許多人因為親友經商、背債、動手術而拿出信用卡借錢,卻沒注意到高利率複利的陷阱。循環利率20%只要4年就可以讓債務翻2倍,李社工說,雖然在卡債風暴後銀行有收斂、後來利率降為15%,但加上手續費、違約金等,實際利率還是可能高達30%,相當於3年就翻倍。

為家人借款400萬元 還了800萬卻還有1800萬債務

還款10年卻連利息都還不完,是許多卡債族的無奈。2017年11月,卡債族之一李老師便在記者會控訴,她10年前為家人借款400萬元,還了800萬卻還有1800萬的債務,一輩子都看不到盡頭

20171103-卡債受害人自救會抗議記者會,中為借400萬元卻必須還款超過2000萬的李老師。(陳明仁攝)
卡債族之一李老師(中)便在記者會控訴,她10年前為家人借款400萬元,還了800萬卻還有1800萬的債務,一輩子都看不到盡頭。(資料照,陳明仁攝)

11顆安眠藥吃到飽、沒死也剩半條命 數十萬債務人「越還欠越多」萬劫不復

4年來服務近200個卡債族,李社工說,其中有9成都是相當認真工作的,他們不是不想還錢、不是無賴,只是還不起3年就翻倍的債務。

第一個向李社工求助的,是33歲投資失利的吳先生,他與銀行協商月薪25K還款22K,佔收入80%,每月薪水扣除債款後剩不到3500元,在朋友店裡的椅子上睡4年,必須將一條土司切成24片撐3天,為還債兼3份工作,後來才知雖然自己已經還了200萬,卻都只是在還利息

欠下鉅額債務的卡債族幾乎形同孤鳥。李社工說,許多卡債族是被親友拒絕往來的:「我覺得不能怪人家,討債公司是非常可怕的,他們家可能被催討一天數十通,一個禮拜就幾百通了……你不接,他會打電話給你家人,家人父母接就會給他們壓力、給他們擔心……」

20180307-風數據專題配圖,社會新鮮人、低薪、職場、上班族。(盧逸峰攝)
欠下鉅額債務的卡債族幾乎形同孤鳥,卻也無力償還。圖中人物與事件無關。(資料照,盧逸峰攝)

更糟糕的是因為債務而丟工作,更無法還錢。李社工說,催債催到公司去已是極大困擾,有些卡債族還會利用「挖東牆補西牆」的方式還款,在另一家銀行預借現金還上一家銀行的錢,因此當銀行執行強制扣薪時,「今天某銀行來扣,今天別家來扣,會計會一直算,不堪其擾,乾脆請你走路。」

為了怕被扣薪,有些人乾脆躲到地下經濟,不敢用自己的戶頭也不敢保勞保,徹底成為社會隱形人,更無法得到國家保護:「沒有勞保了,失業的時候他是沒辦法領失業補助的,工作的時候發生職災,也沒辦法使用這樣的保障……。」

單親爸爸當保全 為還錢不敢請假

長年背負債務影響甚鉅。李社工說,曾碰過一個撫養二子的低收入戶單親爸爸,6年來每天只睡2小時也無法躺著入睡,去診所拿安眠藥拿到最高劑量依然無效,有一回李社工問他「吃飽了嗎」,他笑著回:「吃飽了,11顆半!」該名單親爸爸從事保全工作,上班時間從下午5點到凌晨5點,日日車程來回2小時,儘管辛苦,他怕無法還錢,身體狀況再差都不敢請假。

20170820-風數據同工不同酬專題,保全系列。(盧逸峰攝)
曾有單親爸爸從事保全工作,上班時間從下午5點到凌晨5點,日日車程來回2小時,儘管辛苦,他怕無法還錢,身體狀況再差都不敢請假。(資料照,盧逸峰攝)

「越是深度陪伴他們,就知道這些人長期被催債下來『沒死也剩半條命』,造成他們身心靈很大影響,你很難體會他們被逼債那種痛苦……」李社工嘆。

1200萬以下債務有機會一筆勾消 最難的第一步是「求助」

2008年上路的《消費者債務清理條例》上路,對卡債族來說或許就像垂下地獄的蜘蛛絲一般,雖細,卻已是一絲救命的希望。目前李社工於靈糧堂擔任社工,與法律扶助基金會的律師們密切合作,李社工提醒,雖然使用法扶服務必須審核收入是否符合資格,但近年法律已修,只要是債務人都有機會讓法扶律師來救命。

還債最難的一步,是「站出來」。李社工指出,許多債務人都是一欠10多年,很擔心出來催討會不會丟工作、會不會被追究,而社工要做的,便是不斷跟這群人對話,告訴他們債務是可以解決的、陪他們到律師那邊去申請。申請到律師後,債務人就開始盤點身邊資產與債務,將本金與利息算清楚,再看要進行法院調解還是與銀行協商。

風數據專題,社會新鮮人、低薪、職場、上班族。(陳韡誌攝)
許多債務人都是一欠10多年,很擔心出來催討會不會丟工作、會不會被追究。圖中人物與事件無關。(資料照,陳韡誌攝)

李社工解說,若欠下債務偏高、超出還款能力,1200萬以下可選擇更生或清算,例如前述33歲經商失敗的吳先生,後來以更生方式月扣5000元還6年的方式還款,6年還完雖然還有300多萬債務,但剩下就一筆勾消了;至於清算程序,則是把財產如機車、保單等財產與收支狀況拿出來審核,若符合規定便可進行免責與否的裁定,若免責便不用還款,就此自由。

有些卡債族會誤找「代辦公司」還債,李社工提醒,曾碰過一個案例得到的代辦公司解決方案是「用還沒刷爆的卡再借20萬」,這樣只會越欠越多;目前較為可靠的管道仍是法扶基金會,別輕易找民間代辦公司處理。

20180209-民進黨立委吳玉琴、律師林永頌9日召開卡債受害者自救記者會。(顏麟宇攝)
曾有案例得到的代辦公司解決方案是「用還沒刷爆的卡再借20萬」,這樣只會越欠越多。圖為立委為卡債族開記者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憶起這些年來接觸過的卡債族,李社工感嘆:「他們很多人都是10幾年的經歷,只是少了一個可以讓他們講話的,只要出來聊一聊,沒有人會想退回去……」

律師提供法律消債救濟管道,社工則是替卡債族跟資源連結上,並扭轉社會刻板印象。李社工提醒,一般人對卡債族的印象是「奢侈浪費」,但根據法扶研究,這樣的比例其實只佔2成,更多是為親友擔保,錢不是他花的,債卻是他在背。卡債族是台灣一頁時代悲歌,而這些越是努力欠越多債、10數年陷入貧困漩渦者,需要的是幫助,絕非指責。

5月5日下午2點,法扶基金會等團體將於靈糧堂(台北市和平東路二段24號1樓)舉行債務解決說明會,提供解決債務之法律介紹、現場免費法律諮詢暨扶助申請等。
報名資訊與活動細節請點此。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