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黃國昌們」的盲點

2018年04月17日 06:00 風傳媒
作者認為,許多「黃國昌們」的自以為就事論事,卻是掉入藍綠偏見的窠臼之中而不自覺。(資料照,甘岱民攝)

作者認為,許多「黃國昌們」的自以為就事論事,卻是掉入藍綠偏見的窠臼之中而不自覺。(資料照,甘岱民攝)

為了前監委黃煌雄提名為促轉會主委,總統府副秘書長姚人多與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書臉書掀戰,黃國昌對姚批評他「全世界都墮落,只有他最清高」覺得傷心。他認為自己對黃煌雄的批評是就事論事,是對理念堅持與捍衛。

黃國昌有多清高,我們且不去評論,但是他說自己是「就事論事,對理念堅持與捍衛」卻讓人不敢苟同。這是許多「黃國昌們」的盲點,自以為是就事論事,卻是掉入藍綠偏見的窠臼之中而不自覺。

黃國昌批評黃煌雄在彈劾黃世銘案中投反對票,所以沒有資格做促轉會主委。但是黃國昌對該案中柯建銘替自己司法案件關說的惡行卻視若無睹。他批評馬英九,不遺餘力緊盯黨產會清算國民黨黨產,卻對李登輝時代大量賤賣移轉國民黨黨產不置一詞。他不滿因財產來源不明罪被判刑四年的台中高分院前法官胡景彬提前假釋出獄,提案封殺矯正署的預算,似乎是嫉惡如仇,但對於阿扁保外就醫卻到處趴趴走,屢次踩中監紅線,卻完全無視縱容。

這是黃國昌應該自覺之處,他真的沒有自認的那麼「就事論事」,而是「就人論事」。黃國昌如果真能看到「全世界都墮落」那還好,但是他只看到半個世界。

這種「只看到半個世界」的理念捍衛,如果只用來罵人也就罷了,只是讓人覺得他雙重標準,理不直氣不壯。但是如果這個盲點用到執行轉型正義上,後果卻是極端嚴重,因為執行轉型正義不是只是批評時事臧否人物,它如同法官審判定奪生死,也如同史家秉筆定論歷史,沒有超然客觀的態度是沒有資格的。

民進黨轉型正義也做了近二十年了,做到人民互相仇恨對抗,其原因就在此:沒有資格。比如說,二二八事件其實是一樁武裝陳抗事件。蔡政府上任這兩年來人民陳抗無數,有哪一次的陳抗可以簡單的歸結説「政府都是加害人,陳抗群眾都是受害人」?有哪一次陳抗可以直指「蔡總統派警察鎮壓,所以是陳抗事件的元兇」?民進黨追尋真相了二十年,那些武裝暴動的地下共產黨員,二次大戰後回來鬧事的浪人,殺害外省路人的暴民以及許多抓耙子,沒有一個受到譴責,有些甚至搖身一變為受難者,成為國家賠償的對象,這種「黃國昌式」的轉型正義怎會令人心服?

無論如何,藍綠畢竟要在這個島上繼續共同生活,只有公平與真相才能帶來真正的和解。黃煌雄做促轉會主委是否能帶來和解的契機尚未可知,但是可以確定,批評他不適任的「黃國昌們」是沒有資格參與轉型正義的。

*作者為時事評論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