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反核衝過頭了!怎麼辦?

2018年04月17日 06:10 風傳媒
核能發電究竟危險嗎?作者說,「政治干預太嚴重了」,圖為龍門核能發電廠。(資料照,台電)

核能發電究竟危險嗎?作者說,「政治干預太嚴重了」,圖為龍門核能發電廠。(資料照,台電)

「行政院政務委員張景森在4月13日接受《POP搶先爆》專訪時坦承,錯估能源配比,核一廠1號機及核二廠2號機,還未到除役年限,就被反核勢力『幹掉』,反核衝過頭…」

鋼索走多了,總有一天會掉下來!去年的815大停電及核二廠二號機停機600多天後再啓動,一天之內就發生跳機!就是個明顯的例子!

這些事件,再再的顯示在我們這個國家「政治干涉專業」的問題太嚴重了!

核能電廠,它存在的價值本來就是供應基載電力,而不是需要時才要它儘速啓動併聯供電。核能電廠的保護系統非常的複雜及嚴謹,啓動過程中本來就有些參數需要調整,尤其在此次核二廠二號機蒸氣旁通及壓力調整系統由類比改為數位控制時,啓動過程中有些時候需要降載下來調整參數,譲機組達到最佳控制狀態。但在這過程中,運轉員及廠裡的工程師卻必須承擔重大的壓力,儘速升載併聯以達到救援的目的,把電廠的基本用途錯置了,導致啓動過程中跳機的風險加大,反而無法達到儘速供電的需求!同樣的,燃氣的機組,如大潭電廠,本是救急用的,政府卻拿來當成基載電力,所以,一旦氣送不上,只好來個大停電!

在「非核家園」的大帽子之下,許多決定都和專業背道而馳。

核二廠二號機曾經創造五年之內,零跳機的輝煌紀錄,世界核能運轉協會將核二廠推薦為核能電廠學習的標竿。然而核二廠二號機在105年5月16日於大修併聯後約35分鐘即因避雷器劣化,導致主汽機自動跳脫。 這個事故和原子爐完全無關也非核能安全系統缺失,但就為了政治力的介入,被迫停機600多天,這樣對國家的損失真是無法估算!

同樣地,核四廠一號機已經都完成測試工作,若按照日本同類型電廠的實例,大概三個月內就可以填放燃料,開始逐步提昇功率,進行下一階段的功率測試及併聯發電,但當時的執政黨卻為了避開選舉的風潮,草率的宣佈封存。如今的執政黨更斷然地將已經儲存在廠內的核燃料,運回原廠「待價而沽」。保守如英國的獨立電業公司,曾派人來核四廠徹底了解後,決定在英國完全仿照核四廠的型態蓋一座核電廠,但我們國家卻容不下核四廠!

臺灣的核能發電曾經有傲人的成績,核二廠五年零跳機及受到國際核能界共同肯定的核四廠測試案例,都是台灣近40年在核能發電領域內努力的成果!

過去一年多來,因政府的反核政策,導致台灣努力了近40年在核能發電上輝煌的基礎已經接近瓦解。年輕人不敢參與核能工作,因為政府強烈反核,他們認為沒有什麼前途可言。以核四廠為例,好不容易訓練出來的工程師近600人,都已經四散,目前大概僅剩250人左右在維持這個廠,而且有經驗的技術人員和工程師漸漸的退休,年輕人更不願投入這個不被看好的行業,反核衝過了頭,該怎麼辦?

20180226-行政院政委張景森26日出席「全國建築物耐震安檢暨輔導重建補強」記者會。(顏麟宇攝)
行政院政委張景森近日終於說出「反核衝過頭」的想法。(資料照,顏麟宇攝)

如今,張政務委員總算在電力調度困難下,說出了「反核衝過頭了!」這樣的感言。

反核最基本的原因來自於「恐懼」,恐懼大部分都源自於對事情沒有徹底的了解或人云亦云!分析福島核電廠發生的主要原因是日本的官僚體系,福島電廠的廠長一直準備將海水灌入反應器廠房,但卻必須請示至首相府!1986年在烏克蘭的車諾比核電廠事故,也是當時的黨委書記為了加速一個測試,要求關閉原子爐的保護系統導致,這些都是「政治力介入」的人為結果!假如沒有政治力介入,今天的核能可能已經完全改觀!

多一點專業,少一點政治,核能電廠會是安全的,在第一線的核能從業人員都不覺得恐懼,那麼,政府何需傳達錯誤的訊息給一般的民眾呢!

既然,有「反核衝過頭了!」的想法,那麼個人建議:

對於目前執政黨奉為神主牌的非核家園,再做個誠實及務實的檢討!

尊重專業,以台灣人最高利益來思考!還給人民一個沒有空汚,沒有斷電危機的生活環境!

據了解清華大學敎授們已經完成「是否非核家園」應由全民公投之提案,若該案成立,再經過30萬人的連署,將可望於年底進行公投!

值此社會對火電(貴蔘蔘且供給不穩定的天然氣)及(對空污及碳排放有極大影響之化石燃料)當基載電力有爭議時,盼望。理性的您,實際去了解核能,去除恐懼再決定態度,投下您神聖的一票,您的一票將是影響台灣往後經濟發展的關鍵!

*作者為龍門電廠前廠長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