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寫進「區塊鏈」的北京大學醜聞:無視教授性侵、說謊迫害聲援學生

2018年04月26日 13:13 風傳媒
北京大學。

北京大學。

0x2d6a7b0f6adeff38423d4c62cd8b6ccb708ddad85da5d3d06756ad4d8a04a6a2

這段任誰也看不出端倪的數字與英文字母,最近成了中國網民抵抗刪帖的最新密碼,也成了北京大學120年校慶前夕的最大恥辱。而且不管中國當局的「真理部」如何高明,北大校方試圖打壓教授性侵醜聞、甚至迫害聲援女學生的惡行惡狀,已經永遠存在於數位貨幣交易的「區塊鏈」中。任何人都可以對此提出辯駁,但無法刪除。

北京大學積極籌備120年校慶,高岩與岳昕兩名女學生卻讓這間學校的迂腐寫進了區塊鏈。
北京大學積極籌備120年校慶,高岩與岳昕兩名女學生卻讓這間學校的迂腐寫進了區塊鏈。

這段密碼的使用方法是這樣的:

將上面那段代碼丟進Google的搜尋欄,按下搜尋鍵後,點選第一筆搜尋結果(Ethereum Transaction),按下「Input Data」欄位的「Convert To UTF8」鍵,你就會看到下面這段中英對照的文字(以下僅列中文,原文為簡體)—

北京大學的老師和同學:

你們好!

我是2014級外國語學院的岳昕,是4月9日早上向北京大學遞交《信息公開申請表》的八位到場同學之一。我拖著極疲憊的身軀寫下這段文字,說明近來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些事情。

4月9日之後,我不斷被學院學工老師、領導約談,並兩次持續到凌晨一點甚至兩點。在談話中,學工老師多次提到「能否順利畢業」、「做這個你母親和姥姥怎麼看」、「學工老師有權不經過你直接聯繫你的家長」。而我近期正在準備畢業論文,頻繁的打擾和後續的心理壓力嚴重影響了我的論文寫作。

4月20日中午,我收到了校方的回復。外國語學院黨委書記、學工老師、班主任在場,黨委書記向我宣讀了學校對於本次信息公開申請的答覆:

1、討論瀋陽師德的會議級別不夠記錄

2、公安局調查結果不在學校的管理範圍里

3、瀋陽公開檢討的內容因中文系工作失誤也沒有找到

這樣的回覆結果令我失望。但畢業論文提交即將截止,我只能先將心思放在論文寫作上。

4月22日晚上十一點左右,輔導員突然給我打來電話,但因為時間已晚,我並沒有接到。凌晨一點,輔導員和母親突然來到我的宿舍,強行將我叫醒,要求我刪除手機、電腦中所有與信息公開事件相關的資料,並於天亮後到學工老師處作出書面保證不再介入此事。有同樓層的同學可以作證。隨後,我被家長帶回家中,目前無法返校。

我和母親都徹夜未眠。學校在聯繫母親時歪曲事實,導致母親受到過度驚嚇、情緒崩潰。因為學校強行無理的介入,我和母親關係幾乎破裂。學院目前的行動已突破底線,我感到恐懼而震怒。

申請信息公開何罪之有?我沒有做錯任何事,也不會後悔曾經提交《信息公開申請表》,行使我作為北大學生的光榮權利。

二十年孺慕情深,我愛我的母親。面對她的嚎啕痛哭、自扇耳光、下跪請求、以自殺相脅,我的內心在滴血。在她的哀求下我只能暫時回到家中,但原則面前退無可退,妥協不能解決任何問題,我別無他法,只有寫下這篇聲明,陳述原委。

情緒激動,請大家原諒我的語無倫次。

在此,我正式向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提出以下訴求:

1、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應公開書面說明越過我向家長施壓、凌晨到宿舍強行約談我、要求我刪除申請信息公開一事的相關資料所依據的規章制度,對此過程中違法違規操作予以明確,並採取措施避免此類事件再次發生。

2、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應立即停止一切對我家人的施壓行為,向我已經遭受驚嚇的母親正式道歉並澄清事實,幫助修復因此事導致的家庭緊張關係。

3、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必須公開書面保證此事不會對本人畢業一事產生影響,並不會再就此事繼續干擾我的論文寫作進程。

4、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負責消除此事對本人學業、未來就業和家人的其他一切不良影響。

5、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應明確就以上訴求進行公開書面回覆,給關注此事的大家一個交代。

我將保留通過法律手段進一步追究相關個人和單位責任的一切權利,包括但不限於向北京大學和上級主管部門舉報外國語學院嚴重違反校紀的行為。

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14級本科生岳昕

2018年4月23日

岳昕的公開信被網友以hex code隨附在以太幣(Ethereum)的交易網上。(翻攝網路)
岳昕的公開信被網友以hex code隨附在以太幣(Ethereum)的交易網上。(翻攝網路)

事情從頭說起。

1998年,一名叫高岩的北大中文系女生告訴親友,她遭到系上副教授沈陽性侵。不久後,高岩選擇輕生,年僅21歲。在擴及全世界的「#MeToo」浪潮中,高岩生前的同學李悠悠本月初發表〈現南京大學文學語言學系主任、長江學者沈陽教授,女生高岩的死真的與你無關嗎?〉一文,引發社會輿論關注,李悠悠也接受媒體訪問,指控沈陽害死了高岩。

高岩墓碑。
高岩墓碑。

目前仍在大學任教的沈陽否認所有指控,聲稱這完全是惡意誹謗。但南京大學文學院很快發表聲明,表示經過行政討論,建議沈陽辭去南京大學教職,目前沈陽在南大的工作已被停止。上海師範大學也發表聲明,表示即日起終止與沈陽簽訂的兼職教師聘任協議。作為事主的北京大學,則透過官方微博表示,根據1998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對這一事件作出的調查結果,當年7月,北京大學對沈陽做出行政處分。

北大校方對高岩案的說明。
北大校方對高岩案的說明。

根據北大公布的調查資料,沈陽在1997年1月,受到高岩「要求建立戀愛關係」,他本人雖無意與高岩戀愛,當時卻回覆「那你就算是我的女朋友吧」,隨即與高岩摟抱、親吻。事後沈陽認識到自己的錯誤,說這全是因為他感到女方「精神狀態有問題」、怕出意外,才會出此下策。同年6月,沈陽要求高岩「終止往來」。1998年3月11日,高岩自殺。

北大中文系在當年〈關於給予沈陽警告處分的決定〉中提到:「沈陽作為一名教師,在與女學生高岩的交往中態度不夠嚴肅、處理極不慎重,高岩之死雖確屬自殺,但沈陽在與高岩關係上處理不當,無疑會使高岩思想上產生強烈刺激。沈陽又沒有及時向組織反應自己與高岩交往以及發現高岩精神狀態有問題等情況,以爭取組織的幫助,以致釀成嚴重後果,造成極壞影響,經系主任辦公會討論,根據有關規定,決定給予沈陽警告處分。」

那麼對沈陽性侵的指控呢?北大根本略過不提。

署名「湖底冤魂」的聲援岳昕大字報,一度被張貼在北大校園裡。
署名「湖底群魂」的聲援岳昕大字報,一度被張貼在北大校園裡。

誰又是岳昕?

至於區塊鏈裡的岳昕,則是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的大四女生(2014年入學)。岳昕當然不是高岩案的當事人,不過她也對北大校方處置感到不滿。岳昕4月9日和另外7名同學對校方遞交《信息公開申請表》,希望校方公開對高岩案的調查資料。此後岳昕卻遭到校方恐嚇威脅,最後甚至聯絡她的母親將她「帶回管教」。而且校方疑似編造了其他理由通知岳昕的家人,讓她媽媽近乎情緒崩潰。

這起事件在北大校方的強力打壓下,原本很可能會像其他醜事一樣消失於中國民眾的視野之中。但看不下去的北大學生,在北大紅旗團委通告欄貼上《聲援岳昕勇士》的匿名大字報,作者署名「湖底群魂」,並且讚揚岳昕勇敢正氣,敢為北大女生高岩涉遭性侵自殺翻案,要求校方公開當年會議資料,卻受到校方連番迫害。大字報還向學校叫陣:

「你們究竟在怕什麼?岳同學最怕的是,對不起百廿年前的五四先輩,毀了精神上的校慶,而你們最怕的是『出亂子』,毀了作為政績的校慶,我們於是想問,這到底是誰和誰的鬥爭?這是『兩個北大』之間的鬥爭。」

這張大字報當然被撕走了,連「岳昕」二字都成為微博禁搜關鍵字。但據信是岳昕所寫的中英文公開信,這兩天卻悄悄出現在「區塊鏈」上,強調她是因為要求校方公開1998年北大副教授沈陽性侵北大女生高岩的調查資料,才會遭到校方騷擾。她同時要求北大校方公開解釋究竟跟她的媽媽說了什麼、負責修復家庭關係、保證此事不影響到她的畢業資格。

只要區塊鏈在,訊息就在

美國喬治亞大學化學系博士生古懿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區塊鏈」是傳播和記載信息的媒介,也是用於承載虛擬貨幣「比特幣」交易的價值互聯網平台。由於交易記錄上網後就很難被篡改或刪除,用戶便可以將交易代碼公之於眾。因此網管很難刪除用「區塊鏈」技術發佈的網絡消息。因為只要區塊鏈在,訊息便永遠不會消失。

古懿說,這次事件可以看出「區塊鏈」對中國公民運動的巨大組織潛力,因為這可以有效突破中國互聯網無孔不入的審查機制。「無論是比特幣還是以太網,他本身都是一個非政府、非結構化的虛擬技術世界,而這樣的一個虛擬技術世界天然是反體制的,天然是親近自由的。」不過古懿也說,中國政府會不惜一切代價封鎖新興網絡技術,像是「斷網」就是最終手段,因此「區塊鏈技術也需要持續革新,才能在信息貧瘠的中國互聯網上存活」。

「北大已經不是那個北大了,北大學生還是那些學生」

在這筆以太幣交易網資料的評論區,不少網友也寫下相同意見:「這世界再沒有404」、「這才是區塊鏈的正確用途」、「大家終於意識到區塊鏈的正確使用姿勢了」、「區塊鏈竟然還能有這個功能,臥槽簡直牛逼,怪不得各國都在禁止虛擬貨幣!載入史冊的存在永遠都不會被歷史所抹殺,真相既不會被篡改,也不會遺忘。真相,就在那裡。」

更多人感嘆北大校方的迂腐作為,在區塊鏈上寫下了:「這樣一來,北大就要永久銘刻在鏈上了」、「這個國家缺少的哪是芯片(晶片)啊,是自由,學術自由和思想自由,缺少的是對私有財產的保護和個體權利的尊重」、「北大已經不是那個北大了,北大學生還是那些學生」。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Wenn du lange in einen Abgrund blickst, blickt der Abgrund auch in dich hinein.

                                                                                                                —Friedrich Nietzsche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