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國彥專文:台北新官場現形記

2018年04月28日 06:20 風傳媒
新上任教育部長吳茂昆。(資料照,陳明仁攝)

新上任教育部長吳茂昆。(資料照,陳明仁攝)

第一回  潘文正公倉惶辭官 神醫相國劍走真氣

「仕至千鍾非貴,年過七十常稀。浮名身後有誰知?萬事空花遊戲。

休逞少年狂蕩,莫貪花酒便宜。脫離煩惱是和非,隨分安閒得意」。

這首「西江月」詞,原為明朝馮夢龍編著古今小說「蔣興哥重會珍珠衫」開場,是勸人安分守己,隨緣作樂,莫為名韁利鎖,損卻精神,虧了行止,求高官失了高官,登富貴損了富貴。爰此,請聽我說那台北城裡一套故事,眼見現世果報轉眼臨頭,好教少年子弟做個榜樣,早悟南柯夢醒為福,無以名位驕於天壤間。有分教:登臨處,貴極祿位,權傾北都;俄頃間,豬羊變色,蟻聚何殊?

話說管大爺入選太學教練首席,被那育教部刁難,無法上任,深居簡出,不動如山,偶而引幾句西洋詩句,草東歌詞,意在言外,棉裏藏針,育教部諸般撲風捉影,旁敲側擊,也拿他莫可奈何。

春節前後,育教部七道金牌,就「獨董」、「抄襲」、「兼職」東問西問,如同元宵燈謎,讓人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及至三月,鶯飛草長,杜鵑花開滿太學校園,姹紫嫣紅;轉眼間又影蹤全無,果真白駒過隙,歲月荏苒,「才過十五元宵夜,又是清明三月天」,太學首席仍上任無期。

清明過後,管大爺祭出「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招,育教部潘文正公原以為勝利在望,僵持未決之際卻撩動了葉中樞的浙江太學授課風波,真是「八方吹不動,一屁打過江」,拔管大旗,如同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迎風招展,臭不可聞。

這潘氏朵拉盒子一開,揭露的卻是多般往事不堪回首,除葉中書之外,難免還有其他內閣席捲其中!原為拔管,卻成摘葉;春風逐葉,眼看成株連之勢,設定停損點迫在眉睫,潘公遂在每週文武例會之後火速呈辭,那相國賴神醫施出緩兵計,聲稱潘公家中有事,故有倦勤之意,仍在慰留中。未料原來溫吞含蓄的潘公突出霹靂手段,火速將辭職千字文遍傳記者,表明不樂見「政治干涉教育」,從此人間蒸發。

須知相國賴神醫原本懸壺濟世,少稟「小醫治人、大醫治國」之志,先在理髮院剃官員頭髮鬍渣數年,後爭取到台南道節度使一職,尚未做滿做好之際,為當今聖上拔擢,目下正帶領一班內閣閣員勵精圖治。

防火牆既去,賴神醫暴露在明處,親身站上火線。這日賴神醫回到南台故里,記者堵上麥來:「那管大爺祭出『山岡明月』招,您有何高招回應?」

賴神醫不是蓋的,原本為私淑蝶谷醫仙胡青牛醫術而讀「倚天屠龍記」,也悟得九陽真經真義,乃從容回答:「他自狠來他自惡,我自一口真氣足。」此乃九陽真經第三段,可見蔡神醫武功路數,與管大爺系出同門,潘文忠公閃電下台,空門大開,接手賴神醫的一出場,竟然也是武林高手。

當夜賴神醫回自家尋搜武林密笈,讀到「笑傲江湖」卷,那華山派風清揚教導令狐冲:「你的賤招使得再渾純,只要有跡可尋,敵人便有隙可乘。但若你根本無招式,敵人如何來破你招式?」當下融會貫通,原來重點不在招數,而在於風清揚強調的「氣先於劍」,這也是他華山派「氣宗」勝於「劍宗」關竅所在。賴神醫心領神會之餘,知道為什麼潘文忠公拿不下來管大爺,賤招雖多,眼花繚亂,終究是缺一口真氣。賴神醫當下心意已定,欲贏此仗,須找一位與管大爺旗鼓相當之士,乃定下尋人三要件:一、需有內閣首席資歷;二、需擔任過太學羽球教練首席,懂得予索羽球;三、頂戴上需有翰林花翎。條件既定,回顧扁朝諸公,符合條件者無幾,接任育教部者呼之欲出。

只因這一番,有分教:立心拔管,有志者,行百里者半九十;無意插柳,出招處,峰迴路轉又一村。

畢竟這賴神醫青眼有加,榮膺重寄之人又是誰?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花木茂坤粉墨登場 青眼獨識回生仙草

這接任之人複姓花木,雙名茂坤;此姓稀奇,啟人疑竇,實因他素有移花接木之功,久而久之,江湖上忘卻其原始姓氏,統稱以花木先生。花木先生少年期間在淡江水濱學習萬物之理,正如那管大爺,年少時期舉業並不順利,也有一段少年頹唐,後來急起直追,輝煌歷史,成為後山父母勉勵家中小青年的勵志楷模。

花木先生當年以翰林之尊領銜科工部,政黨輪替後又成為華東太學首席教練。這花東太學地處偏遠,在花東海濱,校園廣大,有花草之勝,乃世外桃源。花木先生當年遊學車遲之國,學得超導神功,對於材料感應有特異功能,他到華東太學自有一番仙緣奇遇。

蓬萊寶島自古在神州邊陲,不獨近年禮失而求諸野,傳下不少中華文化,即便那花花世界,莽莽乾坤,古來亦與神州大地物種來往,藕斷絲連。想當年武則天以婦人而登大寶,隆冬之日來到暖閣,吟雪詩賭酒,揮醉筆酬花,不覺讚道:「這樣寒天,臘梅忽然大放,俱來伺候。」躊躇自滿之餘,說道:「各花都是一樣草木,臘梅既不畏寒,與朕陶情,別的花卉,自然也都要通通開放。」遂吩咐左右預備金箋筆硯,運起醉筆,在玉箋紙上草草寫了四句:

「明朝遊上苑,火速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催。」

第二日武后與上官婉兒用過早膳,來到上林苑,左等右等,百花闌珊,只在雪地裡瑟縮,沒半點精神。原來那百花仙子前一日串門子,到麻姑處下棋,因天晚落雪,並未回駐百花衙門,也就沒看到女天子御旨,誤了曉風催促的花期。武后大怒,降旨將百花仙子趕出仙界,貶墮紅塵。臨行之際,百草仙子趕來送行:「我偶於海島水畔覓得回生仙草一枝,特來面呈,以為臨別之贈。此草生於鴻濛開闢之初,演化歷年,有九轉之妙,洵為稀世珍稀;無論仙凡,一經服食,不唯起死回生,並能同天共老,區區微敬,亦望仙姑笑納。」

看官,你道那仙草尋自何處?正在我蓬萊寶島,花東海濱。該草鴻濛以來東納太平洋之風氣,西攬中央山脈之地靈;秀姑巒溪水浥注以清芬,鯉魚潭饗宴以潮聲。這小草花,仙風道骨,每年清明節前後開花,或白色,或白紫相間,花朵隊伍沿草幹向上盤旋,有如龍麟盤柱,故又稱「盤龍蔘」。究其血統,實屬蘭蕙之屬,但因有當年百草仙子一段因緣,又隨百花仙子下凡,故名「綬草」。

具特異超感功能之花木校長,來到校園巡視,見此小草零落,玉立娉婷於草萊間,頓感知其有起死回生之效,遂開講通識課程,募集師生,共同培養,開發萃取技術,勃然有成,華東太學遂申請智慧財產,取得專利,編號104107161,原為美事一樁。

詎料京城湖港區小道姑淑慧再度發揮估狗功夫,發現相關技術專利早由花木坤與友人在車遲國開設公司、申請得有專利。又有一K黨發言人爆料,兩年前,與其在車遲國開公司的特定友人又把「誠服生醫」一百萬市值的股票轉讓給花茂坤夫子帳戶。

上述指控引發三重懷疑:一。花茂坤身具翰林要職,竟然到車遲國開設公司,從事商業活動;二、花東太學的綬草專利被「不告而取」;三、市值一百萬股票之轉讓所為何來?

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殊不料這第一把火就燒向自己,一口真氣未足,徒賸滿口撇清。正因這一般,另有分教:再登仕途,致令往事都露;回生仙草,反害卿卿性命。

欲知後事如何,有待下週分解

*作者為前環保署長。(本文以古典章回小說「鏡花緣」等為本,隱言廋語,化實為虛,祈勿對號入座。)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