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專文:歷史太弔詭─蔡英文把自己推向了蔣介石的角色

2018年05月01日 05:50 風傳媒
蔡英文總統任內把政治的手伸進大學校園,歷史會記下這一筆。(陳明仁攝)

蔡英文總統任內把政治的手伸進大學校園,歷史會記下這一筆。(陳明仁攝)

教育部長吳茂昆決定「拔管」那一夜,我打開電腦回顧了關於「殷海光事件」。

純粹就是一種直覺聯想,管中閔適不適任台大校長,若最終成為民進黨全面執政下的政治事件,那唯有超越藍綠,才可能看清楚這件事倒底顯露怎樣的時代意義!

而我看到的超越藍綠的命題是,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自負,果真帶來絕對的傲慢!

民進黨從黨外時期開始,是靠著論述威權國民黨的胡作非為,一黨專斷,而一路壯大的。這種成長模式,最悲哀之處,是民進黨不需要太多「深度的思維」、「真切的反省」,只要壓著國民黨的威權歷史,便能一路順風的打!

證據之一,是阿扁時代的貪贓枉法,不僅未被綠營嚴厲譴責,尚且還可能被高度漠視或容忍。潛規則竟然是,國民黨都貪吃了數十年,阿扁偷吃一點,有那麼嚴重嗎?

反證之一,則是國民黨繼續不爭氣,同樣在阿扁喪盡民進黨民氣之餘,重返執政,卻白白浪費八年時間,不在黨產、不在轉型議題上深刻自省,積極掌握議題,結果仍舊給了民進黨反撲的機會,甚且,這次反撲,幾乎是抱著「抄你宅院、拆你神主牌」的準備而來。

歷史,給人的教訓,往往是隱喻的。兩黨政治,不爭氣的競爭,便是,無一政黨,可以爭氣的成長,反而,互相不爭氣的比爛,等對方凸槌。某種意義上,這或可解釋了何以「白目的」柯文哲,能以「白色力量」盡壓藍綠!

殷海光為台灣戒嚴時期的自由主義代表人物,也是被國民黨政權打壓的代表學者,曾任國立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1969年病逝,其位於溫州街18巷16弄底的故居,現為台北市定古蹟。(取自殷海光基金會)
殷海光為台灣戒嚴時期的自由主義代表人物,也是被國民黨政權打壓的代表學者,曾任國立台灣大學哲學系教授,1969年病逝,其位於溫州街18巷16弄底的故居,現為台北市定古蹟。(取自殷海光基金會)

殷海光事件,發生在1966年,那真是威權國民黨全面壟罩的年代,黨、特務、教育部,聯手打壓了一位台大哲學系教授,讓他教不了書,寫不了文章,出書則被禁售,最終讓台大蒙塵,讓國民黨的威權、白色恐怕的紀錄,再添一筆。國民黨怎麼打壓、醜化殷海光的呢?

說他,「偽自由主義者」,(這是人格的謀殺);說他「知識詐欺者」,(這是道德的清算);最後祭出「紅帽子」,說他「煽動顛覆」(這是全面扼殺他的價值)。

殷海光事件時,蔡英文只有十歲,賴清德才七歲。他們不可能知道這事件,然而,隨著他們成長,隨著他們自己說的投入反對運動的歷程來看,他們沒有理由不知道殷海光事件!至少,在他們口口聲聲,威權國民黨迫害台灣社會,打壓台灣民主自由之進程時,他們多少要從歷史檔案裡,找資源,找材料。

殷海光事件,是威權國民黨,迫害學術、侵犯校園、打壓異己、阻礙民主的關鍵證據。我從黨外時期,讀黨外雜誌開始,便一而再,再而三的,讀過太多這樣的黨外論述、民進黨批判了,蔡英文、賴清德自許反對運動血統純正,更沒理由不知道,沒讀過,不了解吧!

然而,歷史是弔詭的!

當民進黨全面第二次全面執政,且是完全執政之際,當蔡英文總統一再說要「謙卑」,要「再謙卑」之後,我們看到的,卻完完全全是反其道而行的,傲慢再傲慢!

操勞校務的傅斯年。(台大校史館/flickr)
力抗政治干預學術的故台大校長傅斯年。(台大校史館/flickr)

什麼是權力的傲慢?

就是自認自己是對的,而且,有權力作護身符!我說了,算數。

正因為,權力是護身符,所以,超越了制度。超越了程序。超越了多元自主的尊重。

當年,蔣介石為了穩固的自己的政權,不惜打壓異己,伸手介入社會各個體系,包括學術與校園。他自已到底懂多少,介入多深,我不知道,但他身為最高的黨政軍特頭子,最終不能避免把權力黑手伸入校園,逼死殷海光,他終其一生,死後蓋棺,都得承受「迫害學者」、「侵犯台大」的惡名。

他也許認為自己這樣做,是對的,於國民黨政權,於台灣社會、政治的穩定,是對的。但他,錯了,錯在他不該以政治權力人物的角度看待這一切。因為,社會應該多元,各個體系應該自主,多元就是有雜音,要整合;自主,就是要尊重其自行摸索、調整對或錯的尺度。

此所以,當年的胡適之才說出那麼有名的一句話:「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有權力的人,要容忍自主的多元社會,民間體系,自己去解決問題,去承擔責任。民主家庭連大人都知道,給孩子犯錯的

空間,他才會成長。何況是,民主已然多元的社會呢!

不能容忍犯錯,不能容忍自主之民間出現與權力意志不相容的結果,動輒便出手干預,那就叫:專斷;那也叫傲慢!

胡適愛吃茶。
胡適晚年曾說,容忍比自由更重要。

台大好不容易走出威權政治的陰影,好不容易在過去數十年裡,戰戰兢兢,夾縫中維持自由主義的香火,因而才有後來黨外時期、民進黨成立後,眾多投身反對運動、民主運動、政黨政治,乃至於民間各種運動的領導先驅與精英。亦先後,在民選的年代,連續出了四位台大校友總統,論風光亦風光矣!沒想到,卻在「號稱最謙卑、最民主」的校友蔡英文總統手裡,出現了「撤換」準台大校長的事件!

要提醒的是,尊重民主、法治的作法,其實只有一種,就是「尊重」,即使不喜歡其結果。

但,藐視民主、做賤法治的理由,卻真的可以千千百百種,任你隨便挑。

我說歷史很弔詭,因為,當年一心一意反對威權國民黨的民進黨,在擁有絕對的完全執政的權力後,竟然,也在全面圍剿管中閔之際(回想一下,手法是不是也是謀殺學術地位、追殺道德人格、刻意戴紅帽子?)不知不覺,步入了把權力之手,伸進台大,干擾自主,篡奪自治的傲慢。而最終高潮戲,是拔掉他「準校長的資格」!

歷史,會記下這一筆的。

我誠懇的向學姊蔡英文喊話,所謂「『尊重』教育部『專業』決定」,這真是一句鳥話,尤其出自黨政大權一把抓的總統之口。沸沸揚揚的「卡管」鬧這麼久,鬧掉一位教育部長,要說總統竟然感覺像置身事外,事後只回應一句空話,說真的,這擔當,太不像台大的傑出校友了!

不管是真的不作為,還是其實暗暗主導了事件整個始末,歷史將極為詭異的,把蔡英文推向了她一定不以為然的昔日蔣介石的位置上,只因為她也讓政治權力之黑手,伸進了台大校園!

*作者為知名作家,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授權轉載。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