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平觀點:後段私大招生亂象側記(二)

2018年05月03日 06:50 風傳媒
南華大學招生說明。(取自南華大學臉書粉絲頁)

南華大學招生說明。(取自南華大學臉書粉絲頁)

風塵僕僕,從風城搭高鐵前往天龍國(台北)的台大集思會議中心,參加本校申請入學錄取新生親師座談會。本系只有一位新生(行政單位逕予錄取),但本系除了我一位老師外,系助理也一同前來對這位同學表達歡迎之意,希望她最後的抉擇就是本校本系。除了各系老師和助理外,本校一、二級主管、招生單位職員和工讀生,都參與了這場座談會。北、中、南和校本部共舉辦了四場座談會。其他場次參加者比例如何,我無從得知,但台北場服務人員多於錄取新生則是個事實。

雖然對招生機制多有質疑,但只要是本系錄取的學生,我們當然都竭誠歡迎。我也不懷疑與會教職員工生,為招生所做出的努力。但一些值得深思的問題,容我以一個現場觀察者的角度,提出考察。

親師座談會的家父長預設

首先,為什麼是「親師座談會」?

答案當然很簡單,也普通常識。但常識並不代表沒有可商榷空間。常識上理解,校方希望透過這場座談會來讓家長認識學校在各方面的優點,家長放心,考生的就讀機 會就大增了。這裡看似沒有問題,但卻可能投射出台灣教育長期以來習焉不察的沉痾。

按理,18歲以上的大學生應該培養更高的自主性,但我們的大學卻在許多舉措上,無意識地預設了家長才是最重要的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s)。這預設或許有一定的正功能,但是否有也會產生非預期的反功能呢?

跨國比較各國大學生,我們也許就可看到負面影響了。相較於世界主要國家,台灣大學生的自主性和自律性明顯地缺乏良好的環境來鼓勵或培養。很多人到了大學仍然無法自我決定一些重要事務,也無法認識或探索自我真正的性向,更難以從依賴權威提供標準答案的思維慣性中走出獨一無二的創意。何以致此?實是因為校方和家長方,不自覺地共構(或共謀)出一套家父長制(paternalistic)保護或訓導系統。

其結果是,台灣大學生永遠長不大,缺乏自主學習的動力,更難以培養高度自律的道德主體性。這不就是康德在「何謂啟蒙? 」中所提到的,「自我招致的未成年狀態」嗎?當然,康德有所不知,在台灣,這自我招致的結構性條件是,大人們無微不至的呵護和每事必躬親。 

在大學中,無論是生活機能中的食衣住行醫等,校方總是希望家長先知道孩子在這個環境中會被照顧或被保護得很好。此外,在課業學習方面,校方總是宣稱本校全面實施點名制度,家長可以放心孩子的學習,至少可以確認孩子不會翹課。當然,這個宣稱從來沒有落實過。(我是指翹課)此外,舉凡期中預警或其他行為操守問題,學校也強調通報家長的必要性,認為這個方式方可以有效督導學生免於走入歧途。

但以上設定是反啟蒙的,是讓大學生永遠維持未成年狀態。我的主張是,在大學場域中,家長應退位為家人。讓大學直接與大學生成為互為主體的對話夥伴。只有在這樣的關係定位下,大學生方有可能走出依賴、切斷家父長制的臍帶,發現自我和培養獨一無二的主體性。

南華大學親師座談。(youtube截圖,資料照)
南華大學親師座談。(youtube截圖,資料照)

冗長的同義反覆

全程觀察本校在臺北的親師座談會。我當然肯定校長及其他主管、老師、職員和工讀生的辛勞。但整個親師座談會的效益為何?答案恐怕不見得跟努力的程度成正比。從那麼多教職員工生的服務、交通、餐點的直接成本,和所犧牲的時間成本來看,學校在親師座談會的努力是事倍功半的。

從學生端(或家長)來看,選擇校、系的決策牽涉各種主客觀因素(很多,這裡就不贅述了)。但態度上心證是否已定,可粗分三種:要唸/不唸/未決定。前二者很難因為這場座談會而改變心意。未決定應該是座談會發揮關鍵一擊的機會。除非在座談會中能接受到關鍵的新訊息,足以打動家長或考生,否則一切努力都有可能徒勞無功。

可惜的是,親師座談會中,校長、各一級主管鉅細靡遺的超時報告,似乎難以產生打動人心的效果。如果長官報告內容是考生事前(高中入班宣導、系上面試、自我搜尋時)就已知且已經聽過多次的,那麼長官若再次重覆述說那些已知的訊息,且沒有任何增添,則對考生而言,他/她們現時所接收到的,就是同義反覆,也就是已然資訊飽和了。果如此,則長官的報告對考生的決策便難以發生增減效果。

而在這(已經超時)重複訊息的疲勞轟炸之後,再請各系老師帶開座談。我和本系助理接下來的每一句話都很難跳出同義反覆、資訊飽和的框架。家長和學生也很難不產生感覺遲鈍的反應。親師生之間似乎手足無措、捉襟見肘,再難找到話題了。我除了寒暄搞笑之外,真的沒步了。這時,當我們建議提早結束座談時,家長和學生的表情竟然是充滿感激之意。所以我判斷,我個人風塵僕僕地趕來所進行的鞏固考生就讀意願的行動,是失敗的。

南華大學親師座談。(youtube截圖,資料照)
南華大學親師座談。(youtube截圖,資料照)

一個沒有具體指涉的符號

親師座談會中,長官冗長的報告,浮現了一句金句:「態度比什麼(知識、技能)都重要。」(請自行重覆三次)每當各級長官提及此時,台下老師(包括我)率皆頻頻點頭稱是。但,請等一下,「態度比什麼都重要」,然後呢?怎麼沒有下一句?我很好奇,「態度」這個詞的內涵和外延所指為何?你預設的意涵和我是否相同?因為少了下一句,造成「態度比什麼都重要」的宣稱,成了一句虛無縹緲、含糊不清、空洞不實的贅語。

有一位處長說,在職場上,知識、技能都可能過時,但態度永遠決定高度。請問這個態度是指:順從老闆?還是逆來順受?還是陽奉陰違?還是批判?還是反抗?以上每一種都是態度。長官偏好那一種?若沒說清楚,則「態度」這個符號就會失去作用力。

我無意對這個現象進行嘲弄和揶揄,反而更覺得需要藉此自我警惕。一個人在行政職上久了,有可能不自覺地增長官大學問大的我慢心。在權力的優勢氛圍下,所說的話,即使空洞,也總是迎來屬下的讚嘆和奉承,久而久之,自己非常有可能內在的語言學轉向。也就是,說話越來越習慣定言、命令和訓示,反而忘了論辯、對話和反思能力。基於此,我更加確定了一件事,自己絕對不能擔任行政主管,否則終究會落到面目可憎、言語空洞的地步。

最後,我很好奇,一句沒有作用力的空話,為什麼人們還點頭稱是呢?社交禮儀是我能想到的答案。

*作者為南華大學應用社會學系副教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