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核或擁核 文科理科差很大?

2015年03月13日 07:10 風傳媒
媽媽監督核電聯盟成員冷彬表示,反核議題中對科學專業的論戰,彰顯的是「台灣在教育及人才培養過程中,人文理工切割上的明確」。(楊子磊攝)

媽媽監督核電聯盟成員冷彬表示,反核議題中對科學專業的論戰,彰顯的是「台灣在教育及人才培養過程中,人文理工切割上的明確」。(楊子磊攝)

福島核災已過4年,儘管核四已確定封存,但核電爭議仍未見停息,每當討論到核電相關議題,反核、擁核2派團體依舊爭論不休,就理念、科學及數據激辯,極難取得共識,更常互相攻訐對方背景,如「文科生不懂科學」、「理工人欠缺同理心」等等。面對這樣的狀況,反核及擁核陣營皆同意「學識背景不同」是難以溝通的主因。

從2014年一連串的全國能源會議及分區會議中,時常能觀察到能源議題中對「科學專業」要求的高門檻。主婦聯盟祕書長賴曉芬便說,自己在這個會議中屢次遭專家斥責「你不懂專業」,讓她事後回想仍忍不住顫抖。而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網路論戰中,近年來每當網路上出現反核文章,總有許多網友於留言中張貼大量科學數據,駁斥反核者無知、理盲而濫情,而反核者也不時以情緒性字眼回擊擁核者,甚至互相攻擊對方背景,雙方難有交集。

反核者批「許多核工專業人士欠缺同理心」

面對此現象,媽媽監督核電聯盟成員冷彬表示,反核議題中對科學專業的論戰,彰顯的是「台灣在教育及人才培養過程中,人文理工切割上的明確」。她表示,可以理解擁核者略為偏激的留言用字,因為對方也希望能解決台灣在經濟及用電上的需求,當這樣的用心遭到反核人士否定時便轉化為反動攻擊;而她也說,透過觀察核能流言終結者及核工專家的言論,所學越窄、越專的理工人,越喜歡強調科學辯證,卻也忽略了許多對周遭人事物的同理。

「為什麼反核能量可以持續累積?是因為大家在乎的,不只是專業及科學的東西有沒有辦法被辯證。」冷彬進一步說明,許多廢核民意其實是建立在對核災當地居民及環境的同理上,並開始對於大多數人要用電而犧牲了少部分人權益產生同理,冷彬認為,台灣的教育應讓每個人在專業養成過程中,能長出對人、對環境、對土地的關照。

冷彬並指出,媽盟因「媽媽」身分招致外界對專業的攻擊在所難免,但成立3年來,媽盟成員知道自己花了多少心力在閱讀核能相關資料,就是期許自己能成為2派意見的溝通平台。

擁核者評「許多反核者不具量化思考能力」

而被視為「反反核大本營」的「核能流言終結者」網站創辦人黃士修,也同意人文理工的分割阻礙雙方溝通。一談起廢核大遊行,黃士修拋出的是一連串國際評估報告及數據,一一反駁反核者提出的訴求及主張;而面對「核廢無解」的主張,黃士修更是強調,即使核廢料會有輻射問題,但經過全程嚴密監控的工程技術處理,並不至於影響環境圈,也強調經過台電工程師全面整理檢查過後的核四,早已非外界所言的「危險拼裝車」,言談中在在顯示對科學及工程的樂觀與信賴。

「我沒有歧視人文科系,但他們的確比較欠缺量化概念。」黃士修認為,輻射會不會傷害人、核災發生風險等等都應考慮量化問題,好比微量的輻射對人體影響並不大,但反核者往往一聽到有輻射就很緊張,也無法信任核工專家丟出的數據及邏輯,這些都造成溝通上的困難,而黃士修認為「這不是他們的錯」,僅是對方沒受過相關訓練的緣故。

談到「核能流言終結者」成員疑似四處攻擊反核人士,黃士修則說,大部分並非出於成員之手,較多是長期參與「核能流言終結者聊天室」的網友,可能看過相關數據便自發性地反駁網上反核者提出的不實觀點,其中許多人也不是擁核者,就像核能流言終結者的成立宗旨一般,反對的只是與科學事實不符的謠言。

儘管文理背景可能影響一個人對核電議題的態度及論述方式,但也不能簡化為「文科反核、理工挺核」的二元邏輯,好比理工背景出身的綠盟副秘書長洪申翰便時常以科學角度切入反核議題,並反思科學對反核運動的影響。洪申翰認為科學專業不該成為一種霸權,純粹科學框架也很難完整處理公共政策爭議;地球公民基金會台北辦公室主任周東漢則說,反核團體並非拿不出數據,只是不希望論戰流於瑣碎細節討論影響廣度,因而僅就少數幾個大點與反反核者論戰。

洪申翰認為科學專業不該成為一種霸權,純粹科學框架也很難完整處理公共政策爭議。(楊子磊攝)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反核 擁核 專業背景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