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專欄:源鉑資本的階段性發展成果

2018年05月17日 05:50 風傳媒
「互聯網革命已經演進到了一個新階段,這波區塊鏈浪潮對各行各業,甚至國家主權的衝擊,史無前例。」(作者提供)

「互聯網革命已經演進到了一個新階段,這波區塊鏈浪潮對各行各業,甚至國家主權的衝擊,史無前例。」(作者提供)

在源鉑支持的庫幣科技奧丁丁集團接連宣佈獲得超過千萬美元的策略投資之後,許多朋友紛紛關切垂詢,想多了解源鉑的整體思路。我在風傳媒專欄已經發表了許多相關文章,初衷是希望能以「金融科普」的風格,讓讀者從宏觀角度理解區塊鏈革命此一互聯網發展進程的重大事件,並刺激更多思辯,促進行業穩健發展。謹藉此機會,總結一下源鉑的階段性成果,以饕讀者。

我在2014年開始認真思考策劃源鉑的架構時,比特幣尚未從Mt. Gox事件後的低迷中復甦,以太坊也還在概念階段。我當時認真研究比特幣以及其底層的分佈式系統、演算法、密碼學、激勵設計與相關的政治、經濟、法律、社會的潛在影響後,大膽地做了一個終局判斷:互聯網革命已經演進到了一個新階段,這波區塊鏈浪潮對各行各業,甚至國家主權的衝擊,史無前例;參與者不是被殲滅在灘頭,就是席捲全球。區塊鏈革命起於金融,但將遠遠不止於金融,我們正在創造新的互聯網。

主導這波創新的企業,無論在思維、行為、組織與戰略上,將會與既有的企業截然不同,既有的投資邏輯與心態也將不再完全適用。雖然我在紐約與香港積累了十多年價值投資、槓桿收購、金融工程的實戰經驗與業界人脈,這些資源既是助力,也是阻力。人類的想像力與超越歷史經驗的能力是有限的,作為一個投資新創的新創投資公司,源鉑不能、也不會囿於既有框架。

在源鉑的想像之中,加密貨幣與區塊鏈革命在商業面的體現,一開始是金融體系的補充,逐漸會因為比特幣的準金融資產屬性,以及以太坊促進全球群眾募資的能量,發展出各類圍繞這些虛擬經濟的互聯網金融服務,並會影響實體經濟中金融服務的變革。早期建立區塊鏈業界的先行者,往往素有歷練、歷經滄桑,很多並非不能在既有世界的贏者圈中獲得優越地位,而是對許多既得利益集團感到不滿,進而創業。這是與前一波互聯網新創潮很細微、但至爲關鍵的差異。

這些我稱為「邊陲精英」的區塊鏈業界領袖,對世界如何運作的政治經濟邏輯,有非常清醒的認識。他們明白,比特幣、以太坊、以及許多基於以太坊的數位貨幣,只是發展中的原型,與金融機構一樣,既不神聖,亦不神秘,都是達成某種目的之手段。要建立新的互聯網,必須要創造可持續的商業價值,最終仍要回歸到用戶、場景與解決實際問題。

市場對各類區塊鏈應用的正確心態應該是:區塊鏈技術絕非萬能,作為分佈式帳本的安全機制,區塊鏈必須與其他技術結合,方能形成一套能商業運營的系統。比特幣、以太坊、以及開源社群利用區塊鏈基礎建設創造的分佈式應用(decentralized apps,dApps),都只是原型。關鍵不是在這些原型能否落地,而是如果這些原型無需落地也能在虛擬空間中服務用戶時,傳統金融機構、互聯網平台巨頭等利益集團該如何因應。

跨國金融機構與央行投資探討利用區塊鏈技術為既有金融體系「換心」,是在試圖避開數位貨幣跨境超主權的技術特性在法規面與主權面向造成的尷尬。這在技術上完全可行,但與數位貨幣的開源精神相左。考慮到目前全球金融業的情況,妥協是必然的。可以預見更多與數位貨幣脫鉤的區塊鏈應用出現,但並不會讓數位貨幣消失或邊緣化,反而只會加強分佈式技術的市場地位。

在想像各類dApps時也要認識到,區塊鏈賦予人類的新能力,是在虛擬空間中建立秩序,就如同各類遊戲設計師一樣,可以在數位世界裡「建國」。遊戲業過去三十年的蓬勃發展,證明了人類對虛擬世界的眷戀與依賴,可以創造巨大的商業利益。今日很多遊戲的發展,遠遠不是三十年前的工程師所能想像得到的。日本中央銀行總裁黑田東彥在一場人工智能與金融前沿研討會上曾說:面對新科技對社會經濟所造成的深層變革,政策制定者不應該過度憂心新科技的負面作用,而不去關注其正面效益。人們在面對區塊鏈時也應該採取更開放的胸懷與眼界,不要一昧地看區塊鏈還不能做什麼,而應該思考可以用區塊鏈來做什麼。

區塊鏈目前缺乏在實體經濟中落地運營的項目,固然是一大挑戰,但也是其最大的優勢:缺乏實體經濟連結,使得區塊鏈新創沒有包袱,也沒有明確邊界定義其活動範圍。這使區塊鏈新創企業擁有極大的行動自由,無需擔憂傳統經營指標的限制。各類區塊鏈新創看起來像在自建山頭,可是生態系內的競爭,提供了篩選機制,促使新創企業互助結盟,合成出兼有金融機構/互聯網平台/治理體系的虛擬行為體,看起來像是鬆散組織的企業/教派/政府,卻在技術與價值觀有共同語言。

從最宏觀的層面看,區塊鏈目前最成功的應用就是比特幣及以太坊:一個是原生於互聯網上的數位現金,一個是原生於互聯網上的世界電腦。兩者都是所謂的「賦能基礎建設」(enabling infrastructure),好比古人「已知用火」一樣,火賦予人類新能力,但人類要如何運用新能力、解決何種問題、往何種方向發展,其實一直是「摸著石頭過河」。

比特幣與以太坊因為發展得早,有巨大無比的先行者優勢,這個優勢又會因為先行者當中用戶的「品牌忠誠」轉化爲強大的網絡效應,從而讓後進者面臨極高的競爭門檻。互聯網發展史證明了,平台為壟斷用戶的控制權無所不用其極,這個現象在叢林法則至上的中國大陸互聯網業界更為明顯。現在各種新生的ICO項目之中,很多是看到比特幣與以太坊在原型階段就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而感到眼紅,覺得有為者亦若是。這其實意味著,區塊鏈業界也出現了既得利益集團。他們面對後起之秀的質疑,與傳統金融與互聯網巨頭看待區塊鏈的質疑,愈發相似,這都是人性。

2018-05-14 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約token已將近83000種,不可能沒有泡沫。來源:etherscan
2018-05-14 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約token已將近83000種,不可能沒有泡沫。來源:etherscan

 

ICO融資的市場機制有很多不規範的地方,業界自律與問責非常重要。但這並不代表所有新的區塊鏈項目都是圈錢騙局。區塊鏈業界現在仍然非常小,但生產原型的能力很強大。誰能說這些原型都注定失敗?ICO做為群眾募資機制固然還有很多問題,但證明了創造一個真正面向全球的互聯網融資平台,技術上完全可行,剩下的是管理精進與市場開發的問題。許多區塊鏈項目背後的新技術,只要找到適合的商業場景,都有發展可能。但在競爭壓力愈發強烈時,項目能否撐到發達,還是回到經營能力、策略與時機。現在區塊鏈業界一片榮景,顯然有泡沫,泡沫有利項目融資,但破滅後也會讓業界進入寒冬,但終究會有冬去春來的一天。

挑戰十分巨大,我們仍然在路上。

因為源鉑本身也是新創,投資領域又非常新,已知的未知數與未知的未知數比一般新創投資更複雜不可測,挑選團隊時不能一昧追求「完人」型的團隊。我們最看重創辦人指揮調度的能動性、商業直覺,以及其新創項目相對於區塊鏈業界發展階段、商業需求與源鉑戰略目標的長期價值。其中,創辦人的個性最為關鍵。

團隊學經歷、技術、經營、融資的綜合水平固然重要,但都比不上「人」這個因素。「人」在源鉑決策中的兵棋推演階段至為重要,對的人會把一手爛牌打好,錯的人會把勝局下到滿盤皆輸。兵推不可能完美預測未來,只能儘量針對新創項目所面對的競爭態勢,考慮創辦人的個性、思維、信譽與實力所能制定與執行的發展計畫,在18-24個月內,能否出現顯著的商業成果,讓源鉑可以將投資無法回收的風險降到10%以下。

10%當然是主觀判斷的概率,有質化與量化因素。粗略地說:如果在18-24個月內,內外形勢的變化,使得新創項目的估值已經比源鉑投資成本有三至五倍的升幅,增長動能繼續增強,團隊的競爭地位強化,源鉑會暫時認定該新創項目已取得階段性成功,並伺機增加對該團隊的資源配置,加速擴張戰果。依此標準,奧丁丁與庫幣科技都是相當成功的投資。

我在2013年就認識奧丁丁的創辦人Darren。那時奧丁丁與區塊鏈社群剛開始產生連結,產品服務也還沒有2018年完整,但我與Darren交換過對互聯網發展的看法之後,發現在分佈式系統架構、打造商業場景以及利用金融工具放大價值等方面不謀而合,因此很快就決定投資奧丁丁。我認同他的洞察力、想像力、技術力、執行力。奧丁丁有潛力創造出「分佈式社群供應鏈」並演化成一個虛實整合的新型態搜尋引擎,價值非常高。更重要的,因為Darren與我在許多理念上契合,彼此專長互補,若能透過投資關係結盟,對彼此將大有裨益。後來的發展也證明,在多次關鍵時刻,源鉑聯手奧丁丁,確實能創造相當可觀的綜效。

2018-05-14 庫幣科技(作者提供)
 

庫幣科技就是一個很好的範例。我認識庫幣創辦人Michael早於Darren,那時源鉑已經投資了MaiCoin,但尚未充分認識安全管理私鑰的重要性。因此未主動詢問Michael是否開放投資。後來庫幣在尋求擴張資本上碰壁,Michael結識了Darren與奧丁丁的技術長John。John對庫幣的第一代產品CoolWallet大為讚賞。由於John是技術達人,品味極高,能得他青睞,讓Darren非常驚艷。

2018-05-14CoolWallet(作者提供)
 

Darren跟我說了之後,我倆一起約Michael細談,深入了解其產品特性、發展策略與其製造供應鏈,發現這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商機:無論互聯網未來如何發展,資訊安全都是剛性需求。庫幣科技業務始於比特幣,但未來的服務範圍將遠超過比特幣,是一間極少見的、能在新創階段就能掌握金融級資安需求相關技術的公司。CoolWallet如信用卡輕薄短小,能立刻賣到正在高速發展的加密貨幣與區塊鏈業界,還能成為極有效的品牌宣傳工具。Michael年輕但個性沈穩,以及不屈不撓、臨機應變的韌性,加上家學淵源,使他成為區塊鏈業界少見的複合型管理人才,必須爭取。

我們三人幾次深談,敲定投資架構細節,Darren也聯絡了幾位天使投資人,全球知名的區塊鏈礦機晶片商比特大陸,也參與支持。簽約投資以後,源鉑與奧丁丁分別投入資源與專長,協助庫幣加速發展。源鉑投資後九個月,庫幣就開始獲利,一年之後就得到全球領先的互聯網金融集團、日本上市公司SBI策略投資超過千萬美元。SBI從2016年開始規劃SBI加密數位貨幣生態系的佈局,是區塊鏈領域上投資最積極的公司,2018年初更成立超過2億美金的區塊鏈以及人工智能基金,且目標投資總額將上看5億美元,成為全球區塊鏈生態系裡領先的投資要角。

作為先進工業國的重要成員,日本對加密貨幣與區塊鏈產業的開明政策,領先全球,SBI創辦人北尾吉孝社長曾經幫助孫正義的軟體銀行上市,SBI本身也是互聯網金融創業經營的典範,這對推進奧丁丁與庫幣的發展,有莫大助益。在促成SBI於2017年投資庫幣的關鍵時刻,源鉑發揮了臨門一腳的影響力,但讓SBI對庫幣產生興趣的遠因,則是來自源鉑、奧丁丁與MaiCoin在2015年為協助同業夥伴走出台灣在東京努力的成果。這是新創企業協同作戰(打群架)的教範。

2018-05-14左到右:源鉑、SBI、奧丁丁、庫幣科技、AMIS MaiCoin (作者提供)
2018-05-14左到右:源鉑、SBI、奧丁丁、庫幣科技、AMIS/MaiCoin (作者提供)

 

金融業本質上是資訊業,其核心商業模式在於協助社會調度各類資本進行經濟活動,管理風險並賺取利潤。互聯網科技的進步,更加凸顯了金融業的平台特質。作為資訊交換與資本調度平台樞紐的金融業,先天就應該極大化服務網絡的覆蓋率與反應速度,盡可能普惠群眾。從金融服務是否存在(availability)、是否易被使用(accessibility)、服務品質能否配合用戶需求(quality assurance)與對經濟決策的影響力(economic influence)等四大面向來看,不同國家推進金融新創的程度,技術往往不是最主要的限制因素,而是對於風險的價值體系。

問題核心在於監管政策目標與策略選擇。如果監管機構除了維護金融秩序之外,亦能認識到資訊科技與金融業態的快速演變,已經使得監管政策必須從金融機構為主的舊思維轉型到以金融交易甚至金融用戶為主的新思維,尤其在規模不大的中小型經濟體,保守維穩至上的監管思維,只能拖延互聯網的「境外勢力」,反而因為無法鼓勵創新,讓本土業者無法積極佈局金融科技,坐失主動出擊的先機,這是內外交逼的競爭困局。金融監管機構與金融政策制定者有必要認識到,全球金融資本的競爭,不只是高端人才及優質客戶的競爭,更是金融體系綜合能力提升速度的競爭。

展望未來,如果推到極限,加密貨幣與區塊鏈革命有可能形成一場準宗教性質、反抗既有權威、原生於互聯網的邊陲起義,終極目的是在互聯網超空間中,建立超主權、跨國界的虛擬世界秩序。這個秩序會形成一種高度連結、高速演化的網絡結構,持續與主權國家、跨國企業、互聯網巨頭構建的全球及在地秩序競合博弈。要掌握與判斷投資機會,投資人必須認識到,投資決策就是區塊鏈網絡演進的一部分,投資就是投身革命,必須要有不能那麼溫良恭儉讓的覺悟。

我初步總結源鉑投資新創企業的判斷準則,既是投有執行力的團隊,更是投有戰鬥力的游擊隊。源鉑的最高目標不僅是商業層面的持續獲利,而是創造能進行持久競爭的演化型網絡組織。具體策略佈局的指導綱領,有五大層面:

一、驗證團隊的兵棋推演存活率;
二、運用金融工具強化實業資源;
三、提升控制區域中的網絡韌性;
四、擴大利益攸關者的行動自由; 
五、創造指數型增長的有利環境;

源鉑資本的階段性發展成果,證明了此策略有效,還將持續證明它。

*作者為旅居香港的金融觀察家與專業投資人,源鉑資本(Kyber Capital)執行長。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旅居香港的金融觀察家與專業投資人,源鉑資本(Kyber Capital) 執行長,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金融工程碩士,台灣大學電機法律雙主修,擅長從產業趨勢、企業併購動態與資本市場數據分析解讀投資趨勢。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